变本加厉的抄袭者“墨客”

moke

我来告诉你有这么一款App:它在刚刚上线的时候曾被外界批评抄袭了国外的著名同类应用,一度成为众矢之的;而就在昨天,这一App的2.0升级版正式上线,结果是又一次变本加厉的抄袭,对象则是那款国外App的升级版。

我指的是墨客。

如果你是第一次接触这款第三方新浪微博客户端,会发现单纯从使用的角度上看它其实还挺不错的:有着一套漂亮的UI,滑动的交互方式,还有着好听的机械音效。但你要是试过它的原型——著名的Twitter第三方客户端Tweetbot之后,一定能感觉到这是一款彻头彻尾的抄袭作品。从主界面的视觉元素到交互细节,不管你对“抄袭”的定义是什么,都不能否认墨客2与Tweetbot 3有着大面积相仿之处这一确凿无疑的事实。

我再来告诉你,这并不是墨客的第一次抄袭。

2011年年底,墨客的开发者王凌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中心思想是:他想以著名iOS开发商Tapbots(Tweetbot的开发商)以及两位开发者Paul Haddad和Mark Jardine为目标,征集一位Designer共同开发一款“顶级微博客户端App”。他同时在文章中放入了一段这款App的demo视频,从视频中看,这款App的UI和交互几乎完全抄袭了Tweetbot。

王凌在文章结尾处注明:“我从Tweetbot上学习了很多,但我的目的不是抄袭它。最终产品会借鉴它的优秀之处,但不会使用它的graphic元素。”在2012年年中墨客正式在App Store上线之后,视频中展示的与Tweetbot完全相同的视觉元素不见了,整体色调和部分UI经过了重新绘制,但在墨客身上仍能找到很多Tweetbot的影子。

当然,墨客和王凌因此遭到了许多人的质疑,包括Tapbots的Paul本人。王凌随后发表了《抄袭者“墨客”》《原创者“墨客”》两篇文章回应,大体意思是,虽然墨客“借鉴”了不少Tweetbot以及其它app的创意和设计,但你们看,墨客并不是Tweetbot完全的复制品,还是有些原创的地方的,并且这些原创的设计花费了我们不少功夫呢——依靠这种“我把人砍死了,但买菜刀这事儿为国家贡献了GDP”的“辩证”逻辑,墨客继续心安理得地在App Store上卖钱,除了王凌表示已经向Tapbots道歉之外,此事最后不了了之。

就在昨天,墨客的升级版“墨客2”上架,我惊奇地发现,这位开发者似乎把自己“不会抄袭Tweetbot”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墨客2与Tweetbot的最新版Tweetbot 3之间的相似程度比以前更高了,如果对第一个版本的抄袭王凌还能以“有些原创”为理由狡辩,那么这次的抄袭已经到了堂而皇之明目张胆的程度——墨客2甚至还模仿了Tweetbot 3中明暗主题以及主题的智能切换这两个特性,至于版面、图标、色调等,也出现了比前作更加严重的雷同。

222

先请注意,作者对抄袭的判定,我们对于抄袭的判定和法律对抄袭的判定有时候并不是一回事。在2012年墨客刚刚上线时,在知乎上曾经对这一事件进行过一次讨论,其中有观点将墨客的抄袭和微博和知乎对Twitter和Quora的模仿混为一谈。实际上,如果单从法律层面讲,模式之间的“抄袭”和具体产品细节上的抄袭并不能相提并论。

知识产权法律师游云庭告诉PingWest,单纯的产品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模仿,若非被模仿对象申请专利,否则法律是不做限制的;而产品上的明显抄袭如果想要进行维权,则一般由被侵权方向苹果投诉,处理方式或是侵权方对App进行修改,或是由苹果将App做下架处理,或是双方对薄公堂。也就是说,即使抛开道德问题不谈,对产品抄袭的界定在法律上也是有法可循的。

而王凌在上一次事件中的表现,显然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不那么甘心承认抄袭的姿态上。他先承认了抄袭,却又让批评者不要先入为主,应该耐下心来发现那些墨客中的原创元素——在这位开发者的眼里,好像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Tweetbot才叫抄袭,而墨客因为有着原创在,批评它抄袭就有失公允。更何况,墨客身上还包裹着一些诸如原创的设计耗费了开发者的大量时间、以及对Tweetbot的“致意”此类的“美好”元素呢。

没有什么比这种牵强附会地美化抄袭与搅浑水的态度更糟糕的了。无论Tweetbot的设计多么精良,甚至每个设计都是同等条件下的最优秀方案,都不应该成为开发者理直气壮抄袭的理由。况且,即使有Tweetbot这样优秀的产品在前,Twitterrific、Echofon等第三方Twitter客户端们、国内的VVebo、Weico和微格等微博客户端们,都没有放弃“原创”的努力,我也已经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盛赞Echofon的精良,以及Weico的方便了。

但游云庭也对PingWest称,这种产品上的抄袭远没有商标侵权那么严重,也很少有人通过法庭处理此类问题。而这恐怕也是新版墨客继续抄袭的重要原因:上一次的事件显然不但没有给墨客一个教训,不了了之的结果反而助涨了墨客的气焰。

如果成为国产Tapbots是墨客开发者的目标,那么没有产品做得比墨客更像Tweetbot了。如果不受到处罚就还有狡辩的余地,那么墨客的开发者已经足够幸运。如果墨客这次变本加厉地抄袭后仍然我行我素,那么我只能希望中国的开发者不要以墨客和王凌为榜样。

注:题图来自墨客官方网站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