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陌的想像与克制

momoslogan

无论被坊间如何看待,陌陌对自己的定位是“All In One/社交生活皆在陌陌”。

这或许并不是自吹自擂。因为你会发现,如今的陌陌早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基于位置的IM应用了,它的产品本身以及活跃在上面的用户都在变得丰富和多维度。这一点可以通过陌陌的几次功能迭代感知到:最初,它是一个单纯的IM应用,像Jack’d等类似应用一样查看附近的人,通过搭讪的方式互相认识;后来,它加入了群组和留言板功能,让点对点的沟通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社交网络;接着,陌陌开始向位置属性之外的维度扩张,增加了陌陌吧这一重要特性。它的进化离位置越来越远,却离兴趣越来越近。而在产品细节层面,陌陌通过会员和表情等个性化装扮、个人展示、动态信息甚至游戏的方式完成了一个在线用户形象的立体构建。

momo operation

换句话说,陌陌通过多种玩法和多维度的展示方式,试图让用户把陌陌当作手机端社交的主要阵地,而不仅仅是一个认识陌生人的工具而已。

而且起码从陌陌公布出来的数据看这种方式是奏效的:前不久,陌陌CEO唐岩宣布,陌陌的注册用户正式突破1亿;根据陌陌公布的数据,其月活跃用户已有4000万,用户每日启动应用的次数是10次左右。陌陌联运的游戏中,陌陌泡泡兔激活用户数超过了600万,而陌陌争霸月流水超过了1200万元人民币。

一个注册用户超过1亿、月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的社交应用,理应拥有更大的想像力。比如,在产品上,陌陌可以开放类似微信和LINE那样的公众账号;在商业化上,如今的用户规模足以吸引众多商家入驻(事实上,已经有不少商家自发地利用陌陌推销产品了)。但目前,除了在产品上的一些玩法之外,陌陌的商业化仍集中在会员服务、增值服务、广告以及游戏上,而对于位置这一底层属性至今没有进行深入挖掘的迹象。这导致陌陌的商业化至今与位置无关,更不用提什么进入本地生活领域了。

事实上,陌陌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想象空间,但仍选择了克制。比如,就在今天,陌陌更新了其版本,增加了几个特性:在个人资料设置中,用户现在可以添加喜欢的电影、音乐和书籍(电影和书籍数据来自豆瓣,音乐数据来自虾米,目前仅支持关键词搜索方式添加);会员用户可以添加最长1分钟的语音自我介绍;另外,陌陌还扩展了聊天功能,加入了阅后即焚特性,支持发送30秒视频的功能,等等。但陌陌的产品总监雷小亮告诉PingWest,添加这些功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扩展商业化的想象空间,只是为了增加用户的玩法和黏性。因此,除了搜索之外,陌陌并不会像豆瓣那样添加更多的电影和音乐的发现入口。

我向雷小亮和陌陌的运营总监郑毅提了一个问题:陌陌接下来是否会深挖位置这一属性,包括产品和商业化上?雷小亮回答,这件事也是陌陌一直在思考的事情,团队甚至曾经一度开发出过类似微信“微店”的产品,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郑毅解释称,砍掉这个产品的原因是他们内部认为“对社交没有帮助”。

这就是我想说的——用户超过1亿之后,想像和克制,也变成了陌陌需要持续面对的取舍。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