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陌陌唐岩:做直播是一意孤行,警惕遍地人工智能,有钱没处花愁人

长久以来,唐岩的名字和陌陌这家公司深度捆绑。但在陌陌成为移动直播行业最大赢家之际,人们发现,那位叫唐岩的寂寞创业者已沉寂多时。

自2014年底赴美IPO至今,作为陌陌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的唐岩很少再露脸发声,他不仅谢绝了诸多媒体的专访请求,还对力劝他出席活动刷脸的媒体好友说:“如果你真是我的好兄弟,还为我好,就别害我。”

两年期间,陌陌除了历经上市、计划私有化和放弃私有化的过山车,还做起了今年最热门的直播生意。而唐岩则需要不断对朋友解释,这两年突然多了许多白发是因为遗传而非压力过大,“伍子胥一夜白头那是不科学的。”面对“你有没有焦虑”之类的问题,他坦然回应:“还好吧,我是一个神经比较大条的人。”

12月27日,唐岩接受了包括PingWest品玩在内的媒体访问,我们一起聊了聊上市后的陌陌在业务决策背后的故事,还有唐岩对行业的看法和未来的思考。

1.做直播不是跟风,而是基于独立思考的结果

2016年4月,陌陌正式推出直播业务。仅过了半年,这项低调启动的业务带来的收入就达到1.086亿美元,占总营收的69%,这个规模在数百家直播公司中无出其右。对于这个收入比例,唐岩表示很满意。

在2016年的移动直播大战中,陌陌并非首先涉足“全民直播”的公司,连唐岩自己都承认,这项业务理应早点做起来。不过,作为一名提倡“独立思考,不唯上”的老板,唐岩否认这是“盲目从众”之举,他对PingWest品玩表示,这项业务最早始于2014年,2016年初才正式推出,完全是一个独立思考的结果。如今,唐岩承认自己手机里并不安装其它直播app,他每天在陌陌直播上花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

PingWest品玩:您之前说过,我们的直播内容建设似乎是晚了,应该是越早越好。但是陌陌的企业文化其实就是“独立思考,不唯上”,内容行业这么热的时候做直播,陌陌是否放弃了独立思考,转向从众了?

唐岩:我觉得独立思考的是一种思考的方式,并不意味着要特立独行。我记得很多年前有人说过,如果全世界只有一个制度,那不是很单调吗?如果是好的,也没什么关系嘛,所以我觉得这是两回事。

因为我们当时想做内容,在2014年就开始启动了直播项目,2015年三月份才把关键负责人招到,九月份推“陌陌现场”,一月份开始尝试陌陌直播,到四月份整个平台开放,整个业务是一个独立思考的结果,它肯定不是盲从。我们做的一些东西是首创的,做直播其实完全是一个独立思考的结果。

其实陌陌现场一度是不赚钱的,但现在发展非常好,而且对整个直播的生态是非常互补。不管从经济上,收入上来说,还是从生态上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事情。

2.分清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反对“基因论”

陌陌的移动游戏分发、付费表情一度领先微信,这也曾令外界认为,这家主打陌生人社交的盈利模式有望对标Line。但事实是,来自中日两国的两家公司大有分道扬镳之势,目前移动游戏分发业务在陌陌的总营收中比例在稳步下降。唐岩告诉PingWest品玩:“游戏分发不是一个好生意,而且会越做越差,整个游戏分发行业的走势都证明了这一点。”

唐岩自称有公司决策有30%是正确的就不错了,而移动游戏分发正属于另外70%的失策,而在直播功能正式面世前,陌陌必须有更多业务来支撑营收。陌陌内部曾经有过增加新业务的大讨论,候选项目包括移动拼车、电商、O2O甚至互联网金融。但这些业务都被唐岩一一否定:“这些事情明显超出范围了,你不可能赚到所有行业的钱。”

不过唐岩在决定做直播时,也遭到了决策层的全体反对。事实证明,他的霸道决定不仅带来了不错的营收成绩,也令陌陌的业务架构产生了变化。如今,在内容行业混迹了10年的唐岩,在“泛社交”之外,还给陌陌增加了一个新业务标签:“泛娱乐”。

除了直播业务,陌陌低调成立了“陌陌影业”,但又不准备声张,“这只是个雏形。”唐岩直言不讳地表示,目前影视行业泡沫太多,相比起来,陌陌做影视也没有劣势,先做事再说。不过,面对今年体育内容的大热,资深球迷唐岩否定了进军体育内容产业的可能,他告诉PingWest品玩,不能凭个人兴趣做体育,而且体育不是高利润业务。

PingWest品玩:您曾说陌陌现在的主业就是泛社交和泛娱乐,这个泛社交和泛娱乐是否明确的边界,或者是否有负面清单,哪些不能做?

唐岩:我觉得“边界”肯定是一个比较模糊的概念。比如说黄瓜是算蔬菜还是水果?番茄算蔬菜还是水果?其实都没有特别明确的标准。但是如果明显过了这个界,肯定还是你看得出来的。

比如说去年我们还有人在说,这个平台要不要做拼车呢?我觉得这是属于明显超出范畴;比如你要做什么电商、O2O,这些也是明显超出范畴的;如果贸然做什么互联网金融服务,也明显超出范畴。但像直播、游戏、社交,或者图片分享、视频分享,这些都没有明显超出我们的概念。但即便在“泛社交”和“泛娱乐”这个大领域内,我们也不见得适合做所有的事情。有些可能一提出来可能就PK掉了。

Pingwest品玩:为什么不适合做电商,是因为黏度/活跃度不够或者别的原因?

唐岩:倒不是,还是希望把精力更集中到一些我们自己更擅长做的事情,因为你没法赚到所有的钱。以前,大家喜欢偷懒,说这个公司有做什么事情的基因。我觉得基因是个偷懒的说法,我对基因的另外一个解释是:如果你没做过这个事情,你又没有全力以赴,它又不是公司的中心战略的话,就很容易导致失败。

3.“后泡沫时代”,对互联网热词敬而远之

唐岩觉得,互联网的“代际”之分有些无聊,互联网发展无非就是“泡沫”与“非泡沫”之别。泡沫过后,新经济从业者最大的焦虑,是寻找新的概念或增长点。VR、移动直播、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都聚拢了不同规模的皈依者。

但他又对时下流行的“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热门概念表示“不太感冒”,“数据是有的,也很重要,但你怎么定义‘大数据’呢?哪种程度叫大?”至于人工智能,也还有更长一段路要走,“至少现阶段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PingWest品玩:您反复强调,对人工智能不感兴趣,理由是什么?

唐岩:我不是不感兴趣,是现阶段不感兴趣。我的理由是,我们现在并不知道什么是“智能”,所以做不出真正的“人工智能”。在基础科学方面,我们需要一个认知的突破,知道到底什么叫智能,才有可能做出真正的人工智能。

因为很多年了,基础的科学,像数学、物理学得到的突破性的进展都不太大。所以你不要指望在这一块实现进展。而且很多人会认为,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决定了人工智能的这个前景,我觉得是不正确的。我当时读图灵的论文,他认为比如真正的人工智能几十兆就够了,是不需要,就是他没有理解。我们现在做的很多东西,其实比如包括计算能力的提升,甚至包括深度学习这些东西,我都觉得还是没有能够触到那个“智能”的核心,没有解决智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如果解决不了这个“智能”的问题,更多的还是一个“深度学习”,或者是计算能力的提升而已。我个人对人工智能是非常感兴趣的,但是作为一个公司而言,以我们这样体量和现在做事的这个公司的话,是不应该对这个事情抱以太大的热衷,至少现阶段不是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

4.陌陌的短板:国际化仍不足,也不会花钱

2012年,陌陌在用户总数超过1600万之际就开始了国际化进程,但到目前为止,唐岩对国际化成绩并不满意,“陌陌目前海外的用户主要是海外华人,海外非华人用的还不够多。”

对陌陌来说,更多的是成长的烦恼。在新一代互联网公司中,陌陌是第一家创立三年半就实现IPO的公司,“只赔了2000万美元就上市了。C轮的钱没花完,D轮到IPO的钱都没动。”唐岩回忆说,他们是一家非常不善于花钱的公司,“上市之后第一季度就在赚钱,现在账上的钱还在不断增多。”曾经投资罗永浩锤子手机的唐岩,也称陌陌对内容行业投资有兴趣,但他同时表示,每年产生这么多利润,非常需要懂得花钱的高管来投到更合适的地方去。


放弃私有化的陌陌,选中了唐岩最拿手的“内容产业”,它成功了,至少目前财报数字如此。不过,在“泛娱乐”领域,陌陌是一位背景奇特的选手,它既没有像阿里或腾讯那样大手笔投资,也不像奥飞那样闷声发财,野蛮生长;它既极力避免与垂直直播公司做对比,也不透露自己对影视新公司的期许;它账面上有不少资金,但又缺乏有经验的内容投资人。

在与大数据、人工智能划清界限后,仓禀充实的陌陌,还需要讲一个更具未来感的故事。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