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数学王国”缔造者:以敬畏之心对待儿童;以敬畏之心对待数学

数学王国是一款针对学龄前儿童的教育app,采访的机缘是它入选了2015年苹果iPad应用商店年度精选。作为一款今年3月才上线的应用,这是个很大的荣誉。而在此之前,它还多次获得App Store首页新品推荐,以及“新手必备”、“免费精品”等专题的推荐。

数学王国的全名是“米亚米娜大冒险”,这是他们原创的两个卡通角色,在像糖果传奇一样的关卡中,米亚米娜会陪伴小朋友,通过游戏一样的体验,学习写数字、数数,运算,形状,测量和数理逻辑等基本的数学概念。

2

作为一款教育app,数学王国很少直接灌输知识,而是通过动画让儿童自己探索数学;作为一款儿童类app,它又骄傲地说“我们的动画量超过绝大多数成人应用的”。当然,既然定位是教育,app背后教育理论的科学性就非常重要,数学王国采用的是“蒙台梭利教育法”,这是一个深刻影响欧美发达国家儿童教育的理论,核心是尊重儿童的天性和自我探索,近年来,中国也涌现出了一批采用蒙氏教育法的高端幼儿园。

“顶尖产品 + 皮克斯文化 + 一群技术狂人和艺术家 = 下一代迪士尼式教育平台”,墨齐科技希望达到这样的愿景。

墨齐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黄梓牮有10年的互联网产品管理经历,曾是腾讯资深战略总监、土豆网首席产品经理,我和他聊了聊数学王国的产品理念、儿童教育的和墨齐更大的野心。以下是对话实录,顺序有调整:

PingWest品玩:作为一款儿童教育产品,教育理论的科学性非常重要,你们是如何做的?

黄梓牮:对,根据科学的教育理论设计产品的骨架本身比较困难,我们另一位创始人是教育学博士;而且我们对蒙台梭利体系非常推崇,她在儿童教育领域的地位是不亚于乔布斯在科技界的。蒙台梭利的理念是小孩自己去玩,玩的过程中他自己会形成对形状、数的抽象和运算的理解。

这个体系是很成熟的,很适合放到app上去的。不光我们,全球很多开发团队都看到了这一点,只是我们在中国看得更细致一点。

其次,动画片对儿童有深刻的影响。小孩和成年人看动画片是完全不同,成年人把它当成讲故事的载体,看重的是情节;而孩子会把动画片看成可以参与的场景。我们在动画上花了很多精力,数学王国的动画量是非常大的,甚至超过绝大部分成人游戏,包括动画的角色数量、场景。我们更倾向于用大量的场景、角色,而不是把数字简单堆在那里。让儿童热爱它,其实才是知识的探索。

当然,我指的是从儿童视角出发的动画片,不是《喜羊羊与灰太狼》这样的烂片。

PingWest品玩:能具体说一下好的动画片和烂片的区别吗?

黄梓牮:好片就是儿童可以参与其中的,他会有驱动情节的感受。比如法国的《粉红猪小妹》,英国的《查理和罗拉》,还有一些公认的过得去像中国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因为它融入生活,讲述了一些道理。但顶级的儿童动画片除了讲道理,更重要的是让儿童觉得,“这个世界太有趣了!我不想吃的食物看完动画片立刻想去吃,不想做的事立刻想去做。”

最后,我们发现自己和《查理和罗拉》、《粉红猪小妹》本质上做的事是一致的,不需要动画多绚丽,但一定要从儿童的视角出发,不能高高在上。

Peppa-Pig

粉红猪小妹

另外,我们团队应该算是比较有追求一些吧,各个模块基本都是我们原创的。

PingWest品玩:那内容,也就是故事也是你们原创的吗?对内容团队成员的要求是什么?

黄梓牮:对。我们自己有一套培养体系,因为我们觉得大部分国内的儿童内容创作者都不能用,就像我们觉得做教育的人不能做这件事一样,他们没有对儿童的敬畏。所以我们的要求很纯粹,喜欢文学,热爱动画等,而学儿童文学、做过童书出版这类人,我们反而不感兴趣。

PingWest品玩:这倒是跟我们现在的招人要求有点像,做过科技媒体或者自媒体的,我们并不欢迎。

黄梓牮:当你对自己的文化自信的时候,为什么一定要迷信错误的经验呢?

 

PingWest品玩:我发现数学王国目前只有30多个关卡,那孩子是不是很快就全部通关然后不理了?

黄梓牮:其实还好。因为儿童理解这些东西并没有那么快,我们对数学本身是有敬畏的,设计这些东西时,我们要对数学有重新的认知,要把数字不断转换成儿童的生活,让他们去探索、抽象。

3

3个苹果 + 两个梨子等于5个,这件事对儿童来说完全不可理解,为什么要加在一起?这不就是3个苹果和2个梨子吗?为什么要加在一起?这个槛是个质变。就这个最简单的counting、即点数本身都没有那么容易。他们的探索没有那么快就结束的。

PingWest品玩:用户玩数学王国一般的周期是多久?

黄梓牮:那些不付费的玩家,玩4、5个月也不成问题。

PingWest品玩:那数学王国的东西会不会跟现在学校的教育特别割裂?

黄梓牮:对,非常割裂。我们上次在苹果分享了自己的理念,同时说我们要重新设计一些教育模式。我不知道5年后国内的应试化教育怎么解决它遇到的挑战和压力,因为小孩每天接触的好玩的东西,包括app,和老师讲的东西一比,会让他们觉得这一切非常奇怪。这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PingWest品玩:你们考虑过解决这个方面的问题吗?

黄梓牮:在这个矛盾激化的过程中我们会越做越大,会提供越来越多的服务,说不定我们自己会办一所学校。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更愿意考虑提供教育平等的机会。家长是可以自由选择,甚至让自己的孩子出国读书,但我们会试图提供最好的东西。

 

PingWest品玩:数学王国目前的用户量有多少?

黄梓牮:具体不方便透露,百万级。

PingWest品玩:你们是如何获取用户的?

黄梓牮:主要是苹果推荐和口碑。其实儿童类产品的用户获取成本很高,比如打广告,很多看到的人都不是你的用户。

PingWest品玩:数学王国完整版售价45元,为什么这样定价?

黄梓牮:高吗?我们还想定得更高。长远来说只是想实验一下大家可以接受哪个价格区间。休闲游戏是付费率最高的应用,我们的付费率比休闲游戏都高,而且是在使用者和付费者分离的情况下。

 

PingWest品玩:你们未来会深耕目前的三个应用(汉字王国、数学王国、英语王国),还是做更多的产品?

黄梓牮:深耕为主。我们把这三个应用看成平台级的产品,目前的完成度可能只有10%-20%。

PingWest品玩:我依然觉得仅凭这三款应用,还是显得很单薄。

黄梓牮:很多人觉得这几个产品就是一套课程,玩完了就没了。但实际上从汉字王国就可以看到,我们在做儿童社区。而且里面有大量精美的绘本,这些绘本都有很多神奇的特效。我们是在向平台化的方向发展。

4

汉字王国中的绘本

我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喜欢绘本,当我看到这种东西时,瞬间就被击中了。好的绘本是集哲学、美学和好的故事于一体的东西。这也是鞭策我们做好产品的理由,即做儿童产品如果不能做顶级产品,满足这三个方面的基本要求,那还是不要做了。大家有一个误区,做儿童产品的一定是一个弱的团队。

我们其实很熟悉互联网的打法的,就是集聚大量的用户,然后就能把低成本、高质量的东西给他们,随着边际效应越来越明显,就形成了很好的规模效应。

 

PingWest品玩:你现在有孩子吗?

黄梓牮:目前没有。这点跟很多儿童创业团队不同,他们都是创始人有了孩子之后才开始在儿童领域创业的。但这不见得是我们的劣势。

PingWest品玩:为什么?

黄梓牮:我们的创始人在儿童教育理论上的研究比他们付出的多得多,因为他们自己认为有了小孩之后就可以通过自己的孩子的视角看待世界,这是一个偏见。

另外,我们做这件事的起因就是看到了很多孩子并不一样,除了前面说到的蒙台梭利,瑞吉欧的理念也是我们十分推崇的,他有一句话叫,“孩子有100种语言”,这对我们的冲击非常大。每一个孩子天生都有自己的表达方式,这真的非常酷。但你说一般的父母会觉得这个酷吗?不会,他们会觉得我儿子或女儿聪明才是酷的,他画出来的画美才是酷的,所以我可以为我的孩子做一点事。但我们不是这样,我们想既然所有的孩子都有这样的潜能,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孩子当成最高的?

PingWest品玩:这个说法真是非常新鲜,但的确说服我了。

黄梓牮:当然这些都只是一个说法。目前中国没有儿童界的顶级品牌,如果有一天我们成了中国的乐高,那我们说什么都是对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