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过分解读Moto X,它是Google策划的一起声势浩大的营销

MotoX-11

从去年12月底到今天的8个月期间,关于Moto X的各项传闻不绝于耳。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猜测与谍照硬生生把Moto X给拼凑了出来,跟我们现在见到的真机的情况相差无几。这其中科技媒体真的是功不可没。从神秘的X Phone海报,到工程机谍照泄露,再到Eric Schmidt被拍到用Moto X通话,Google雇佣的广告策划团队在全程把控着这一切。

PingWest此前曾撰文“调侃”:“科技媒体的作者们在科技公司越来越聪明的营销工具面前,几乎已经丧失了博弈的能力,它们只能被层出不穷的新营销手段牵着鼻子走。”现在看来,Google已经很聪明地牵着科技媒体的鼻子走了大半年。在今年的AllthingsD 大会上,摩托罗拉CEO Dennis Woodside“故意”地说道:它就在我的裤兜里。随后在科技媒体们的协助下,Moto X的话题又一次被煽着了。

直到昨天Moto X正式发布,Google就开始了这次营销的第二个阶段。而之前媒体的捕风捉影只是为这部手机预热了一下。律师出身、曾负责Google欧洲销售业务、被空降到摩托罗拉的Dennis Woodside这次可以向Larry Page交上一份出色答卷。

抛开“由你设计,美国制造”这些传播机构给设计的标签,来看一下Google的这次营销到底高明在哪里了。

不比参数,比个性

这是最显而易见的聪明之处。智能手机比拼参数已经失去了意义,无法作为营销的噱头,消费者不会买账。于是他们把能够将Moto X与其他主流智能机高大全的气质区分开来的卖点放在了——颜色上。

毋庸置疑的是,颜色是Moto X所谓的“由你设计”概念的唯一有意义、有意思的元素。我仔细分析了摩托罗拉的这个MotoMaker定制软件,发现由用户自由选择的就那么三大项:Styling、Features以及Accessories。

Styling让用户选择的信息有:Back(背壳)、Front(前脸)、Accent(边缘)的颜色,以及Signature(背面的个性签名)和Case(保护壳)。

配色方案有2000多种,这是最大的筹码。个性签名与保护壳这都是“机”外之物,可有可无的东西。

Features允许用户选择:Memory(容量)、Power On(开机文字)、Wallpaper(壁纸)以及Google Sync(账号同步)。

摩托罗拉不可能为每种颜色的Moto X都生产一台16GB的32GB的,所以用户当然要在这里把容量大小给定下。至于开机文字和壁纸,这些毫无定制意义,都应该是系统支持的设置选项。

Accessories的选项有:Wall Charger(充电器)与In-Ear Heaphones(耳机)。

其中耳机可以选择多种颜色。

所以,从MotoMaker提供的可定制的选项来看,只有颜色是唯一具备定制意义的元素。也只有颜色能够玩出最炫的个性,多元化的色彩跟Google十几年来红、橙、蓝、绿的LOGO遥相呼应。

Moto X避开参数战争,转而用业界史无前例的个性化颜色配置来吸引消费者的注意,不得不说这是一次赌注很大、但很高明的营销策略。我们常说,诺基亚时代的手机都是五颜六色的,而到了iPhone时代,所有的手机都成了“蝙蝠侠”。Moto X试图打破这千篇一律的视觉乏味,再起颜色风暴。

现在全世界都知道X8了

X8是摩托罗拉应用在Droid Ultra、Droid Mini、Droid Maxx以及Moto X上的CPU运算组。需要注意的是,X8本身不是一块CPU,也不是SoC(系统芯片),而是3个处理器的组合。它之所以叫X8,是因为这个运算组包含了8块芯片。相信从X8的叫法上,很多人误以为Moto X是一台8核CPU的手机了。在给这套运算组取名时,X8中的数字8是被故意“夸大”的概念,为的就是能有更好的宣传效果。

组成X8的部件分为3部分。其一是一块定制版的高通骁龙(Snapdragon)S4 Pro 处理器,由一个主频为1.7GHz的双核Krait CPU和一个四核Adreno 320 GPU组成。另外两个处理器分别是一个用来处理用户语言指令(如Google Now)和一个用来管理传感器的计算原件(如摇晃机身快速开启摄像头)。

Krait

这种架构最大的优势在于节省电量。这也是摩托罗拉在电源管理上积累的技术优势的直接体现。Moto X对外宣称的续航时间为24个小时,在实际使用过程中表现如何不得而知,但X8架构在理论上是可以分散运算任务以节省电量消耗的。在一次外媒的采访中,摩托罗拉工程副总Iqbal Arshad说如果没有摩托罗拉研发的这两个处理器的话,Moto X得需要额外的两块电池。

如果你并不熟悉Droid系列的手机,或者不了解摩托罗拉在智能机计算核心上的技术的话,那么Moto X可以说是很出色地完成了对X8的科普任务。说实话,在Moto X之前,我也并不了解这个X8架构。

于是,在Moto X的光环下,它所采用的幕后计算技术X8以极具特色的架构设计成为了摩托罗拉或者说Google手机的招牌菜。这是Google此次不惜重金推广Moto X取得的成果之一。一提到Moto手机,人们就想到X8架构,一想到X8,就想到了“电源管理”和“传感器管理”这两大核心优势。

出色地传递了Google做手机的理念,为Moto X系列升温

毋庸置疑,Moto X就是一部Google Phone。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Google亲自监制的智能机产品就是Moto X这个样子。在这里,手机的外观设计不是重点,关键是Moto X的功能。

Larry Page之所以把Dennis Woodside空降到摩托罗拉,就是因为后者充分理解Google的核心价值和产品理念,同时又具备丰富的企业运营与营销经验。Woodside就是前往摩托罗拉这家“传统”手机商的Google大使,他把“如果是Google手机会怎样”这个问题带去并得出了Moto X这个答案。

当初人们得知Woodside被任命为摩托罗拉CEO时,一度质疑为什么要找一个不懂技术的人去带领一个世界级的科技公司。现在看来,对于不缺工程师的摩托罗拉来说,一个会卖手机的CEO更加关键。

IMG_9900-1500

我们看到的Google Phone是什么样子的?是一部真正的“智能“机:语音唤醒、史上最便捷的摄像头开启方式、出色的电源管理,以及个性化的颜色定制。这就是Google思考问题的方式,你能从这些功能中找到每一个与之相对的Google的其他产品。

对比摩托罗拉之前推出的Droid等品牌,Moto X完全不是这家“手机发明者”能设计出来的产物。因此,Google舍得5亿美元的推广预算,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让Moto X承载Google的理念,向大众展示Google今后在手机上的发展方向。Moto X不仅为Google传递了设计理念,也在Google出色的营销中一举建立了独立的品牌。

在媒体的协助下,Moto X完成了本系列一个很好的预热,但它在功能上还没有完全体现出Google的精神与产品理念。今后廉价版的Moto X系列手机才是重头戏,而这一点也已经得到了Dennis Woodside的确认。Google在硬件上一个很明显的设计倾向是:必须要便宜,让最多的人买得起。

为Google Now代言

忽略掉那些毫不起眼的硬件配置,也不要去关心X8或者颜色定制。整个这台Moto X最核心的价值其实是落在了Google Now上,落在了Google在移动互联网上的核心搜索产品上。

你会发现,“OK,Moto X”声控唤醒的功能设计、X8处理器中单独处理语言指令的处理器,都是了为了Google Now服务。前者的后续动作也是使用Google Now,后者处理的绝大部分语音指令都是来自Google Now。

人们使用智能机用到的绝大部分移动功能都与搜索有关,而Google Now正是Google布局在移动端的全能产品。各种各样的卡片帮助人们实现信息搜索、路线查询、航班信息以及其他工作和生活类服务。而Google现在也在不断地完善和补充Google Now上的卡片数量。

所以,Moto X的声控与X8架构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Google Now。这款机型的普及直接影响着Google Now的推广。因为Moto X是目前最适合使用Google Now的一部设备,所以Google对Moto X声势浩大、不遗余力的营销策略中,根本的受益者是Google的互联网服务。

准确的说,是Google Now这个移动端的用户入口。Google在硬件上的创新,归根结底是要把用户引到它的互联网服务上去。

 

Moto X发布后,我看到众多科技媒体齐声高呼“Moto已经不是那个Moto了,创新来了”。有人甚至直接把Moto X跟iPhone对立起来,称前者是一部真正的“Anti-iPhone”。所有的这些分析不过是广告公司拿来做推广的素材罢了,在Dennis Woodside和Larry Page的眼中,Google Phone的这场营销战役才刚刚开始。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