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的崎岖硬件路

shutterstock_1715434

构成微软四分之一营收来源的Windows部门正在失去他们在消费市场的领地,错过了移动时代的微软在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的推动下,最终以收购诺基亚作为进军硬件消费市场的重要策略。但根据彭博社披露的细节,鲍尔默在推动微软向“设备+服务”转型的过程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自有品牌硬件的惨败

Surface是微软错过移动互联网时代后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反击,但当时这款自主品牌硬件的推出不仅没有为他们挽回颓势,反而给微软的账面上加上了一笔高达9亿美元的资产减记损失。

根据截止于2013年12月31日的2014Q2财报信息,微软设备和消费者硬件销售毛利率同比下跌了46.1%。包括Xbox主机在内的硬件业务对微软来说仍然是一个负面因素,用微软CFO Amy Hood的话说,“游戏机业务永远也不可能像其他业务那样达到83%的毛利率”。

向“设备+服务”转型的微软,在做硬件业务的同时不得不面对比他们在做软件时低得多的毛利率。对于微软来说,他们在软硬件结合类设计、全球供应链、以及对移动市场的理解都是他们的弱点。当时,与微软Windows Phone手机生产协议到期的诺基亚正准备倒戈Android阵营,而诺基亚占据Windows Phone手机市场份额的80%。于是,收购诺基亚看上去似乎是巩固微软硬件领域的一个合理选择。

微软董事会和比尔·盖茨反对收购诺基亚,鲍尔默与微软董事会和管理层关系破裂

前任CEO鲍尔默是微软收购诺基亚的最大推手。然而除了他本人,微软董事会、一些高官,甚至包括了曾经与鲍尔默关系甚好的比尔·盖茨都反对这项收购。

微软董事会认为,诺基亚收购案的交易价格太高、过程太复杂,而且他们曾经坚信无论是手机业务还是地图业务都是微软所不需要的。尽管在过去的十年里,鲍尔默出色的销售能力为他取得了董事会的信任,但随着2012年上半年两位外部高官的加入,形势开始发生了变化。这两名董事分别是赛门铁克(Symantec Corp.)前任CEO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n,现任微软董事长)和希捷科技(Seagate Technology Plc)CEO史蒂夫·卢克佐(Steve Luczo)。

微软董事会的反对让鲍尔默大发雷霆,他在去年6月召开的董事会上所发出的愤怒的吼声连会议室外的人都听得到。尽管最终鲍尔默得偿所愿收购了诺基亚的手机业务,但双方的关系因此破裂,这进一步造成鲍尔默突然宣布离职的悲剧。

同样也持反对意见的盖茨因此与鲍尔默交恶。在去年11月的股东大会上,两人甚至是在微软法律总顾问布拉德·史密斯(Brad Smith)的极力劝说下才共同上台的。当时,两名微软高管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和托尼·贝茨(Tony Bates)也持反对意见。最后,纳德拉支持了诺基亚收购案,并成为微软现任CEO;贝茨与另一名高管塔米·莱勒(Tami Reller)则于最近提出了辞职。

鲍尔默突然宣布退休,“对头”约翰·汤普森接替盖茨担任董事长

2013年8月22日深夜,鲍尔默宣布即将在23日对外公布他的退休决定,这让微软高管团队非常震惊。鲍尔默在做出这个决定前,只向诺基亚的时任董事长里斯托·席拉斯玛(Risto Siilasmaa)和CEO史蒂芬·埃洛普(Steven Elope)提前知会了一声。鲍尔默之所以给他们打电话,是为了向他们保证微软会如约完成对诺基亚的收购案。

鲍尔默的突然决定给微软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尽管董事会和管理层早已开始萌生让鲍尔默提前离职的想法。微软对CEO的继任人选缺乏准备,公司内部也缺少一个能真正胜任的人才。微软的业务体系过于庞大,而CEO的继任人选必须对公司内部的各项业务都非常熟悉,这使得引入外界高管担任CEO这条路也不被看好。当时微软的候选名单里有高达100名候选者,但做出最后的决定花费了他们很多时间。

从人事层面上看,鲍尔默的离开能够稳定微软管理层。一方面,“对头”汤普森接替了盖茨的位置担任微软董事长,使得鲍尔默更加难以掌控董事会;另一方面,在微软管理层内部,鲍尔默因为诺基亚收购案逐渐受到孤立。

所幸的是,现任CEO纳德拉最终支持了诺基亚收购案,鲍尔默的“遗产”不至于沦落到像摩托罗拉被二次转售那样的下场。但微软内部对公司战略(尤其是硬件战略)的争论并不会那么快随着鲍尔默的退休而停止,新上任的纳德拉依然有很多麻烦需要面对。

题图出处:shutterstock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