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了那个想做中国的“西南偏南”的音乐节,度过了尴尬的一天

上个周末,我如约去了距离北京 90 公里以外的张家口微型沙漠“天漠”,参加了那场要做中国的“西南偏南”的“MTA 天漠音乐节”(详情请戳这里)。

出发之前我还是挺期待的,无论怎样,在音乐节和科技展会都越来越无趣的中国,有这么一场致敬西南偏南音乐节的尝试,总之是件好事。然而当我的小白鞋踏上沙漠,惊讶地发现同行走进场内的人们大多是拖儿带女一家老小,我感觉自己好像去的不是一个“Music、Technology、Art”主题的音乐节,而是某个著名旅游景点。

这一点都不酷。

果不其然,一天下来,我基本上全程都是在尴尬症中度过的:这里到处都是坐在沙漠上纳凉顺便远观表演的叔叔阿姨们,音乐主舞台前的人气跟其它音乐节完全无法相提并论;分区舞台更是惨淡,DJ 舞台甚至空无一人;科技体验馆跟互联网峰会会场门外的产品展示区毫无不同;跨界论坛只有寥寥的观众参加,多半还是媒体记者……如果非要概括这个号称中国版西南偏南的音乐节的特色,大概是“一场没什么人气的音乐节”和“一场平庸的科技峰会”的合体吧。

一小撮热情的年轻人和一大帮吃瓜群众

 

主舞台上是音乐演出,这恐怕是天漠音乐节最像一场音乐节的部分了。表演者轮番上场,卖力地呼唤观众“put your f**king hands up”,用眼角余光挑衅粉丝,要台下的粉丝我们跟上节奏,但现实是应和的只有舞台前区的少数人。不过集中在主舞台前区的这一小撮年轻人是整个会场最热情的观众,他们高举双臂,跟随音乐摇摆,眼睛中除了表演者容不下其他东西,大声叫喊想吸引表演者的注意力,陶醉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更多的观众就像是我入场时看到的那样,几乎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一家老小。他们坐着折叠小板凳,在距离舞台不远不近的空地挑选一个观赏角度良好的位置坐下来,吃着零嘴谈天说地,偶尔木纳地看看台上的表演,用稀稀拉拉的鼓掌以示鼓励。

WechatIMG17

我悠悠地走到前区(要知道一般音乐节主舞台都是要用肉搏才能挤进前区位置的),正在扭动的 Bill 告诉我,他是当地的居民,之前去过很多音乐节,这次来是因为拿到了当地政府给的赠票。像 Bill 这样拿赠票进场的人不在少数,我在场内随机问了十几个年轻观众,只有一个女孩告诉我,她是买票进来的。

这音乐节要赔死了,我想。

WechatIMG16

冷漠,从背影就能感觉到了吧……

不过,主舞台是整个沙漠上最人声鼎沸的地方。它的形状以宇宙飞船残骸为概念,全部陷在沙漠的正中央,被以宇宙为题的装置艺术包围着。日落之后,它们体内亮起了变色灯,折射出光与影,和夜色融为宇宙的样子。实话说,主舞台和沙漠中的装置艺术是最能展现主办方诚意的地方,的确很漂亮。

10

7

外围的“互联网峰会展台”

 

既然科技是三大主题之一,为了让这场音乐节更有科技感,主办方在主舞台以北 30 米外设置了一块接近 900 平米的科技体验馆。馆内放置了十多样硬件,诸如汪峰投资的 FILL 耳机、乐客 VR、Geek 智能乐器、图灵机器人公司的多啦 A 梦、小飞侠机器人等。

但在体验馆里看下来,我失望地得出了一个结论:这跟满大街的互联网峰会场外的展台们就没什么区别。每家设立一个小展台来展示自己的产品。有展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它们之前刚刚参加过一场展览,于是直接把展台原样搬到了这里。

9

16

其实在西南偏南的会场上,也并不是每个进驻的科技公司都要跟音乐扯上关系,但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与科技、音乐和艺术结合。比如今年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IBM 把“认知实验室”搬进了会场,用人工智能 Watson 帮人“算命”,和人猜拳;马自达做了个 DJ 台,只要把代表不同音乐元素的模块摆到台上,音乐就会随之改变;甚至德勤会计事务所这种与音乐、科技和艺术都不相关的企业,也弄了个建筑模型,可以通过滚动圆球,或拨动管子等来改变外厅正在播放的音乐节奏等这样的新鲜玩意儿。

而在天漠音乐节的科技馆,我看到的只有敷衍,以及硬生生地把大家攒在一起的尴尬,就像把一个互联网峰会的硬件展区搬到了音乐节上。

连伍德斯托克创始人都邀请来的论坛,到底是给音乐和科技爱好者开的,还是给媒体?

 

“科技 X 音乐”的跨界论坛,是天漠音乐节的另一个主要环节。

平心而论,论坛的嘉宾质量都不错,连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创始人 Michael Lang 都跑来聊了聊他个人创办音乐节的经历。他所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被广泛认为是流行音乐史上非常重要的事件,滚石杂志称它是 “50 个摇滚乐史上重要转捩点的其中之一”。

11

王自如 x Michael Lang

论坛内讨论的话题都足够有趣,主办方邀请了国内著名的 Live House 主理人 —— 北京愚公移山吕志强、上海 Mao 李大龙、School 刘非等人讨论 “小场地演出是否有市场”;邀请了真正的音乐人们聊如何做自己的产品经理。

不过尴尬的是,论坛从早上 10 点半就在会场“附近”的艾伦酒庄开始了,从论坛去舞台需要 20 分钟的车程,地图显示如果步行的话需要 1 个小时。我猜测这个距离根本不能够吸引到多少观众,果然,论坛的台下几乎都是记者,大家无不拿着电脑、单反或摄像机,一本正经地听台上讲话,几乎没有粉丝来到场内。我不禁想问,这个论坛是给科技和音乐爱好者开的,还是给媒体开的?

我觉得挺可惜的。

12

Live House 主理人们

“感觉自己就像被骗过来的”

 

这次音乐舞台邀请来的表演嘉宾配置其实很有诚意,比如以一曲《Faded》登上 32 国 iTunes 冠军的 19 岁 Alan Walker、英国说唱电子歌手 Example、被 BBC 称为“夏日最佳音乐节乐队”的 Rudimental,还有 Aline Baraz、刘力扬等艺人。

但这一切都没让足够多的观众欣赏到。

由于会场分散且没有足够的指引,加上道路交通不便,除了漂亮的主舞台能够吸引到大批坐在沙丘上看山顶演唱会的观众外,其他的内容基本上都被人忽视了。

如果不是我手上拿着的 MTA 简介,我甚至不知道会场里还有两个 DJ 舞台。这两个舞台搭建在距离主舞台步行 5 分钟的离场道路上,没有标识,没有工作人员引导。在深夜沙漠里,这两个舞台就像夜间施工的建筑工地。只有零零星星准备回家的人在好奇心驱使下走近,好奇地呆望。

WechatIMG12

只有一个人在舞台前

台上的 DJ 喝着酒自己玩,他们相互拥抱,安慰彼此说着“It’s OK”。晚上 10 点多,已经连续 14 个小时在各个会场兜转的我强打着精神,在 DJ 的邀请下直接爬上了舞台,为了不让 DJ 太尴尬而努力地蹦迪。这时整颗大脑都在叫嚣“我要随时断电”。

另一位在旁边不愿透露姓名的参会厂商负责人告诉我,“主办方跟我说这会是中国的火人节,但我感觉自己就像被骗过来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