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一年300多场音乐节,你准备赶多少场?

在几百场音乐节上,90%的场次都会陷入乡村KTV乃至《同一首歌》式的尬唱。

若说,近年来全国各地层出不穷的马拉松长跑是中国中产阶级的广场舞,那么,这两年场次和规模都出现大爆炸的音乐节,可谓文艺青年的集贸市场了。

继音乐独家版权代理的争夺、线下演唱会遍地开花、LiveHouse复苏之后,今年音乐节数量也达到300场以上,与美国的数量差不多(这还算好的,2016年中国音乐节数量甚至达到500场以上),成为一大盛景,其中有些音乐节如“乐杜鹃音乐节”,甚至在去年已拿到了投资……种种迹象表明,近两年可能是中国音乐市场全面爆发的开始。

不过,文化产业短期集中爆发并非好事,更多时候它意味着质量下降,浑水摸鱼的人变多,音乐节更是如此。

音乐节绝不是KTV或《同一首歌》

严格来说,无论迷笛、草莓还是张北草原音乐节,早期“音乐节”一词几乎等同于“摇滚乐”,更像是个音乐人展示自我、音乐爱好者发现新人的小众交流平台,至于粉丝的聚会与狂欢,倒是其次。

不过最近两年的一个趋势是,大众耳熟能详的歌手在音乐节上刷脸频次越来越高,以至于热播音乐节创始人李岱,完全不好意思再提自己当年还请陈冠希、S.H.E组合献艺的历史,她觉得现在应该把有趣的内容带到音乐节上来,毕竟,“这已不是谁大牌就找谁的时代了,音乐节不是KTV。”

同为音乐节从业者、爵士上海音乐节创始人任宇清更是批评道,音乐节应该具备“传播、引导好音乐”的作用,否则便是《同一首歌》式的流行乐联唱而已。

不少音乐节创始人都对泛滥的音乐节市场表示了担忧,也有意与之划清界限。

李宗盛、张培仁和贾敏恕干脆不把自己的活动叫“音乐节”,直接自称“简单生活节”:“我们就做个平台,让年轻人在平台上露出,让他们感受。我们也没叫音乐节,而是叫简单生活节。”

能成优秀音乐节的毕竟是少数,一年300多场音乐节,90%都是在裸泳,在瞎闹,在起哄,试图赚一把快钱就走。“有特色的音乐节是不会被同质化的,每个音乐节都有自己的基因文化。如果同质化,那是因为你平庸。”迷笛音乐节创始人张帆对这些“太水”的音乐节非常不爽,“他们这是在破坏市场生态。”

小白乐迷和尴尬的音乐节

“丝绒咖啡”、“大怡宝”、“海盗船长”、“大麻茶”、“白内裤”、“康师傅”甚至“On The Road”……

摩登天空随机瞎编了这么几个乐队名字,让一些乐迷作出评价,假装在一个名为“广州草莓音乐节”上做采访,结果绝大部分都说“听过”,甚至还有些人煞有介事地评论某某乐队“台风一般”,甚至有些临时瞎编的歌名,他们也表示“听过”、“不错”。

“能表达出我的态度就够了。”一位现场乐迷手舞足蹈、煞有介事地说道。

每年的草莓音乐节,都有这类“朋克式”采访和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乐迷,比如去年主题是《武了个汉:草莓音乐节的粉丝是真的了解自己的偶像吗》

这种恶搞式采访也暴露出音乐节普遍遭遇的问题——音乐节不再是精英或亚文化市场,他们不得不更倾向于讨好大众,而非推好音乐;观众亦非当年的资深音乐爱好者,更像是来凑热闹、戏果儿的小白;至于一些小众初创乐队,则越来越难在音乐节上出人头地。

于是,乐迷参加音乐节也成了一场赌艺术品位的冒险之旅,因为在几百场音乐节上,90%的场次会分分钟陷入乡村KTV乃至《同一首歌》式的尬唱。

如何避免这种窘况、又如何识别一场真正的、高品质的音乐节?

国内优秀音乐节的创始人们各有看法,PingWest品玩(微信ID:wepingwest)梳理出来几个关键词供各位参考:

贾敏恕:有主题、有价值、有品牌。

张帆:有特色的音乐节都有各自的特点和基因,他们即便同时请了相同艺人,但有一半特色还是在台下展示出来的。

李岱:好的音乐节会经营自己的DNA,有一帮真正的粉丝。

一个好的音乐节,喜欢钱有错吗?

其实音乐节也没那么走运。

因为互联网音乐的狂飙突进,几乎所有的音乐形态都能在互联网上找得到,这些内容不但便于获取,而且免费。

一个例子是,在几位参加“音乐论坛”的嘉宾邀请方MTA天漠音乐节,也由乐视音乐做了网络直播。“微信把我们都局限在一个个圈子中,或者变成了一个个圈子的联合体。”李岱形容道,“互联网已经深入到每个人心目中了。”

MTA-festival

MTA天漠音乐节“音乐论坛”嘉宾。左起:迷笛音乐节创始人张帆、简单生活节制作人贾敏恕、热播音乐节创始人李岱、爵士上海音乐节创始人任宇清、主持人。

一个健康的音乐节,首先应该盈利,而且能平衡收入与市场品牌。大多数“名门正派”的音乐节创始人坚持认为,好的音乐节,票房收入应该是第一位,赞助商反而不应该是主角,否则就是“冠名商”。简单生活节可能给音乐节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范式:除了音乐演出票房外,还有一些供乐迷闲逛的市集,在门票之外增加消费频次。

音乐行业发展之快,也引来了不少资本的注意。知名音乐节创始人们虽然认可互联网的作用,但都对资本保持了相当的警惕。

投资能给音乐节行业带来什么?一个直观的表现是,充沛的资金令曾经捉襟见肘的音乐节变得大手大脚了,所以张帆批评道:“投资进来,抬高了制作成本,这是在破坏生态。”

资本虽然能给互联网行业带来指数级的增长速度,但在以创意为主的音乐节行业,大家似乎并不认可。李岱就认为,音乐节虽然需要资本,但中国的资本普遍不成熟,存在赚快钱的投机心态,“引入资本需要格外小心,音乐节是我们的梦想,但资本是来搭车赚钱的。你跟资本目标需要一致才行,99%的资本与音乐节本身的目标是不一致的。”

不过,对张帆来说,风格、钱都不是最重要的制约因素,政策才是。在那场深圳跨年音乐节被当局掐掉半年后,这位迷笛音乐节的创始人旧事重提,还是激动地站起来,愤怒地挥舞手臂,说:

这哪是中国音乐节的2.0时代,我们先谈1.0吧……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