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签发“穆斯林禁令”,震动全美,也震醒了幻梦中的华人

在对《创世纪》的常见解读中,人们普遍认为:上帝花了六天,创造了光、空气、蔬菜、星体、天上的鸟雀和水中的鱼、野兽牲畜和人类,然后在第七天安息。

在成为美国总统后的第七天,唐纳德·川普没有给被他搅得天翻地覆的美国一个弥合伤口、休养生息的机会,而是签署了就职以来引发最严重争议的一项总统令:

在未来 90 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也门等七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立刻执行;另外,正常运转着的难民接受计划也被叫停,持续时间 120 天。

在一天之间,美国从一个对移民和难民友好,曾经因移民和难民获得巨大发展、而感到骄傲的国家,变成了世界上对移民和难民歧视最严重的国家。

而这让人难以相信的一切,都发生在 24 小时之内。

 

一纸禁令,激起全美大反抗

当川普在总统令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时,伊拉克人哈米德·卡利德·达维什,正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

今年 53 岁的达维什曾经为驻伊美军工作,2003 年,美军 101 空降师聘用了达维什担任翻译官;从 2005 年到 2011 年,达维什曾经为美国在伊多个项目担任过职位,也因此成为了伊拉克反政府武装分子的目标。他决定居家前往美国定居,为了合法进入美国,签证流程足足走了两年之久。

170128132536-01-travel-ban-hameed-khalid-darweesh-01028-super-tease

当达维什落地、准备通过海关时,没有得到任何解释,被关进了小黑屋后——他才了解到,国土安全部 (DHS) 和海关和边境保护局 (CBP) 等已经开始执行新的总统令,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在未来 90 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也门等七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

伊拉克人海德尔·阿尔沙维也有着同样的遭遇。他的妻子杜妮亚受过良好教育,2006-2007 年在伊拉克,的一家美国私人军事公司当会计。2010 年,伊拉克反政府武装分子用自制炸弹炸死了阿尔沙维的亲戚,他的一家就此开始了寻求避难的工作。阿尔沙维的妻子和儿子已经在休斯顿定居,而他刚刚完成了冗长的难民申请和审核流程,准备在纽约入境后飞往休斯顿,和妻儿团聚。但这纸禁令,让他一下飞机,就被关了起来。

达维什和阿尔沙维曾为美国做出贡献,并因此经受着最可怕的生命威胁。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天会被划为美国不欢迎的那一类人。

“这只是对那些充斥着恐怖分子国家的临时禁令,并非宗教审查!事实很重要!”CNN 评论员,川普的顾问凯丽·麦克纳尼在 Twitter 上说到。

她说的没错:一纸所谓的“穆斯林禁令”,其实有着更大的钳制力。

因为,首先它在事实上限制了这七个国家所有的公民入境——没错,不分宗教信仰,比如美国从 2011 年开始接收的叙利亚难民中有 2.7% 是基督徒,现在基督徒同样不得入境;其次,来自这七个国家,具有双重国籍或持有多本护照者,以及已经持有美国绿卡的人,也将被禁止入境

禁令引起了轩然大波。感到愤怒的人们纷纷走上了街头,在全美各地发起了示威,主战场是旧金山、洛杉矶、达拉斯、休斯顿、纽约等主要城市的国际机场,以及这些机场所在地的联邦法院门口。举着写有“我是移民”、“#NoBan”等字样的公告牌,示威者向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等政府官员施压,要求他们拒绝执行总统令。

Demonstrators Protest At JFK Airport As White House Defends Immigrant Ban

人权组织“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ACLU) 的律师们,则在机场的餐馆、咖啡厅或者旁边有插座的地面上设立了临时工作台,现场撰写律师函、起诉书。他们还加入了示威者的队伍,要求和被拒绝入境者对话并提供帮助。ACLU 将法律文书最快速度提交到当地法院,为后来很多移民和难民的放行提供了重要的帮助。

C3Sg4ESWIAcaaJl

幸运的是,在事态恶化后没多久,美国联邦法院和各级法院就开始用行动来抵消这项可能已经“违宪”的总统令带来的恶果。

纽约布鲁克林区联邦法官安·唐纳利接受了 ACLU 以达维什和阿尔沙维的名义起草的起诉书,并且在美东时间当晚 9 时——总统令签署 4 个小时后——就下达了判决。这个判决从事实上只能让总统令“部分无效”,具体来说它要求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不得遣返那些被羁押的入境者,却没能进一步要求他们 “放人”,没有对川普的总统令做出“违宪”的判断,更无法推翻总统令。

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也想出了一些奇怪的招数:诱骗那些缺乏经验和对英文不熟悉的被拒绝入境者,签署 I-407 文件,达到“自动放弃永久居留权”(也即绿卡)的效果。官员威胁他们,如果不签署这份文件,将会在未来 5 年内不得入境美国。前述法官的判决无法保护那些被诱骗签了 I-407 文件的人,综合媒体报道,有两位数入境者中招并被遣返。

但刚生效的总统令 4 个小时就被联邦法院喝止的事实,对其他地区法院和地方行政长官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纽约州长安德鲁·科莫宣布动用自己的权力,联合多个部门在法律框架下帮助被羁押的入境者。弗吉尼亚州联邦法院法官莱尼·布林克马则效仿了纽约同行,下达了一项临时禁令,要求在未来一周里辖区内国土安全部等执法人员不得遣返持有效美国绿卡的入境者。弗吉尼亚周的杜勒斯国际机场服务首都华盛顿特区,也是本次禁令执行的焦点机场之一。

而且,至少这些判决救出了达维什、阿尔沙维和更多人,让他们得以和家人团聚。截至发稿,已经有两位数的被羁押者首次,或者再次踏上美国这片心心念念的土地。

在下面的照片中,阿尔沙维在纽约成功转机并落地休斯顿,抱着儿子,眼里饱含泪水。

阿尔沙维和他的儿子

但仍有更多人,甚至包括耶鲁、麻省理工和斯坦福等顶级学府的中东裔教职员工和学生,被困在美国机场无法入境,或者在出发地国家无法登机。一名耶鲁大学的教师在 Facebook 上哭诉,他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因为前往伊朗探亲,现在无法回到美国,回到他的身边。

如无意外,凭借《推销员》一片入围今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一行,也将因禁令而无缘颁奖典礼。

 

科技业在行动

旧金山机场的示威抗议队伍里出现了一位令人感到振奋的示威者:谢尔盖·布林。布林 1973 年出生于原苏联,1979 年因犹太人政治迫害而举家移民美国马里兰州。1993 年,布林进入了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专业,结交了拉里·佩奇。1996 年,二人共同创立了 Google。

布林在旧金山机场表示自己以个人名义参与示威,拒绝接受采访,但他对记者表示,“我也是移民。”

C3VEWOZWYAAIEDN

同样出现在旧金山机场的还有科技孵化器 Y Combinator 主席萨姆·奥特曼。他在博客上撰写文章,呼吁美国科技公司旗帜鲜明地反对这一禁令。

在美国全国引发示威抗议的同时,这一禁令遭到了多家科技公司的抗议。

Google CEO 桑达尔·皮柴发出了一封内部信,表示禁令影响到了近 200 名 Google 员工,自己感到非常的失望和痛苦。Google 在总统令签署后已经在全球召回了超过 100 名员工。Google 没有透露是否有员工正在海关被拘留、遣返或经历任何形式的禁止入境,但皮柴在内部信里透露,一名 Google 员工在得知情况有变后,火速购买了机票,赶在总统令签署生效之前从新西兰回到了美国。

苹果 CEO 蒂姆·库克表示“无法支持”这项总统令;特斯拉 CEO 伊隆·马斯克则认为移民“守法敬业,没有过错,不应该被拒绝入境”;亚马逊人力资源副总裁贝司·格拉迪在接受采访时宣传了亚马逊过去在全球招募了多少人才,借此给公司在多样性上的努力打广告,却绝口不提禁令本身;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帖文里表达了对此事“感到担忧”——他写到自己的犹太家庭来自德国、奥地利和波兰,妻子普里西拉的双亲为来自越南和中国的难民,“美国是移民的国家,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创业公司的态度则无比的鲜明。

Box 创始人亚伦·列维表示,“在伦理、人道、经济、逻辑的层面上,这项禁令都是和美国的原则背道相驰的。”

他们解决问题的态度也很明确。Lyft CEO 洛根·格林宣布公司将在未来 4 年内向 ACLU 捐款 100 万美元。Airbnb 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则在 Twitter 上宣布给难民以及“所有被美国拒绝入境者”提供免费的住处,推文已经被转推了 8.7 万次,点赞 14 万次。

bc-airbnb

原苹果和 Google 高管托尼·法德尔,以及风险投资人克里斯·萨卡和弗雷德·威尔森等人,在 Twitter 上发起了配捐 (donation matching) 的活动:只要其他人发来给 ACLU 的捐款收据,其他人捐多少,他们就捐多少。配捐是美国社会的一个慈善传统,很多美国公司也有相关的配捐政策,当员工向符合条件的机构捐钱时,公司的配捐比例有时高达 200%,并且和员工捐款一样可以抵税。

tony-match-donate

值得注意的是,Uber 选择用“不停运”的方式支援示威活动,却同时引发了好评和抵制。创始人特拉维斯·卡拉尼克宣布鼓励司机前往纽约肯尼迪机场附近接单,同时又取消了峰值定价,以便人们能平安地到达和离开机场。由于卡拉尼克此前已经被川普收编到了经济和科技顾问团队中,Uber 此举被部分示威者看做是不尊重纽约市出租车罢工以及整个示威活动,他们甚至在 Twitter 上发起了删除 Uber 账户和应用的活动。

虽然强度各有不同,总的来说科技公司对待这项总统令的态度还是比较坚决和统一的。为什么?

其实在历史上,很多来到美国的移民和难民都是技术和知识型人才,数据显示 51% 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的科技初创公司由移民或移民后代创立。除了 Google 之外,亚马逊、甲骨文、IBM、特斯拉等公司的早期创始团队中,都有一代或二代移民的身影。特别是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父亲正是上世纪 50 年代来到美国读书和任教的叙利亚移民。

不光是科技行业,移民真的可以说撑起了美国经济的半边天。财富 500 公司中四成左右是由移民和他们的后代创立的。这也是为什么所有人,包括前述的科技公司大佬们,都对“美国是移民国家,美国人为移民而感到骄傲”表示认同。

 

华人从幻梦中惊醒

之前,我们曾经写过,为了挺川普,硅谷的华人站到了整个硅谷的对立面。而现在,当穆斯林被禁止入境时,华人选择了沉默——只是,当华人被禁止入境时,还有谁将为华人说话?

无论今天在美华人的切身感受如何,这是他们已经面临的境遇。

也许是事情发生得太久,久到现在的华人们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是种族歧视最大的受害者之一。

历史上,美国加州在 19 世纪上半叶发现了金矿,华工开始大批涌入美国。后来,很多留/活下来的华工入籍美国,但仍处于社会的底层,加州法院曾判决华人不得在法庭上对有白人涉及的案件进行作证,失去了法律自卫权。后来随着华工的成本优势逐渐凸显,挤压了其他人种的就业机会,美国排华势力开始兴起,限制华人入境的法案数次提起,又数次被压制下去。与此同时,华人在全美的生活遭受到了更多的、史无前例般的暴力打压。

最终在 1882 年,由两院表决正式通过了《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 。该法案要求 10 年内禁止华工进入美国;非劳工中国人入境需要一大堆复杂的手续,而海关有权进行搜查并拒绝其入境;不准中国人入籍;将非法入境的中国人驱逐出境。这恰恰也是美国建国历史上,第一次专门为了禁止一个种族入境、排斥一个种族入籍而通过的法律,持续了五十多年才在 1943 年底宣告撤销。华人直到 20 世纪后半叶才逐渐在权利平等方面追上其他人种的美国人。

川普在加州安纳海姆集会上邀请华人支持者上台

川普在加州安纳海姆集会上邀请华人支持者上台

今天,华裔在美国政商界的表现也还算不错,美国中产阶级中越来越容易看到华人和其他亚裔人种。在硅谷科技界,来自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的华人成为了工程师群体的主要组成部分,特别是近两年,华人大有成为人工智能时代计算机科学家中坚力量的趋势。

然而,华人既是种族歧视受害者,同时又是一个十分擅长种族歧视,几乎不会感到不适的群体。遵纪守法的华人是非洲裔和西裔毒品、暴力和骚乱的受害者,他们对维护非洲裔、西裔和中东裔利益的政治正确感到厌烦,熟悉并且期待着能有一个和自己一样对政治正确缺乏兴趣的强人来搅乱一切——你甚至可以说,他们所期待的幸福,就是别的种族的不幸福。

chinese-muslim-racism

由此,很多厌倦了民主党/希拉里“强行政治正确”、反对华人不公政策者,选择了旗帜鲜明地选择支持共和党和川普。即便没有选票、不能捐款,他们也会用微信等方式汇集捐款交给有选票和捐款资格的人,去代替他们参与政治募捐。

但今天,但川普的一纸总统令,足以让华人回想起一百多年前他们的老祖宗们在美国遭受的待遇。更别提现任美国总统的高级顾问,白人至上主义者史蒂夫·班农,曾经对于硅谷亚裔人种太多的情况做过如下评论:

WechatIMG193

在穆斯林禁令签署的同一天川普还签了另一项总统令,让班农挤掉了美国最高级的军方情报官员,进入了“国家情报委员会”。今天过后,华人终于可以戳破自己是白人之后最尊贵种族的幻想泡沫了。暴政之下,今天打击的对象是穆斯林,明天就有可能是华人。

位于美国波士顿的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有一首很经典的诗,讲述了忽视与自己无关的团体权益,当最后自己权益受侵害时无人可出声相救的结果,没有名字,但每一句都以“起初他们……”开头。

其实对于在美华人而言,今天美国有色人种的境遇将这首诗改编一下,毫无违和:

起初他们枪杀了黑人,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黑人。接着他们不让墨西哥人工作,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墨西哥人。然后他们禁止穆斯林入境,我没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穆斯林。

最后他们找上了我,到那时候,已经没有剩下能出声讲话的人了。

 

图片来自:路透社、彭博社、CNN、《纽约时报》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