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 Switch 主机的游戏卡带,我也想买来舔一口

任天堂的游戏以“满满的游戏性”被玩家所喜爱,但当任天堂的 Switch 新品推出后,不少玩家以及媒体开启了一项新评测项目——“舔卡”。

先上几张图感受一下,这样舔:

ns6

另一位舔玩之后的表情:

ns7

还有舔到面部抽搐:

ns5

当然,这个新闻在游戏圈早就传开了,不然也看不到这样多舔卡的用户。不少视频游戏主播以及游戏记者都以身试法,就为尝一尝“任天堂味”的卡带是什么样的。

ns

不少媒体已经做了这样的测试。GiantBomb 的 Jeff Gerstmann 拿了一片 NS 游戏卡带塞进了嘴里,然后马上就拿了出来,简直是苦不堪言的表情,千万不要舔!

国外知名科技博客 The Verge 的执行编辑 Dieter Bahn 也舔了游戏卡带并表示,“这玩意简直就是杀虫剂味儿”,作为对比,他还去舔了 iPod Nano,罗技的遥控器,Fitbit 和 LG 的智能手表……舔完还说这些东西都是无害的,没事。

“中国最大的、基于爱好的同性交友社区”g-cores 机核网(引自一位 g-cores 联创的说法)的几位记者去日本直播排队购买 Switch 当天也在开箱时在数万网友围观时亲自尝了尝这个卡带。虽然没说尝起来像什么,但看上去也是一种说不出的滋味。

ns11

游戏媒体 kotaku 记者 Mike Fahey,则从 FC、GBA、PSV、NDS 一直舔到了任天堂 Switch 的卡带。只有当 Switch 的卡带放到嘴里的时候——天啊,这太痛苦了。

问题来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舔卡行为?还有到底为什么会有这么特别的苦味?

任天堂已经对起初报告这件事的媒体进行了回复。主要是因为 Switch 游戏机使用的全新的卡带,但因为游戏卡带只有 SD 卡大小,为了避免意外摄入的可能性、防止儿童吞咽,任天堂在卡带上添加了目前已知最苦的化合物“苯甲地那铵”,用来保持游戏卡带可以远离年幼的孩子。

苏格兰爱丁堡的麦克法伦·斯密斯(Macfarlan Smith)在研究局部麻醉剂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一物质。浓度为 10ppm (1 升的溶液中有某物质一毫克,某物质含量即为 1ppm)的苯甲地那铵溶液,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苦得无法忍受。

苯甲地那铵常温下是无色不挥发的固体,商品一般为溶液形式。它通常被用作厌恶剂,以避免人们误食其它有毒却无味的物质。例如添加到工业酒精、防冻剂、动物驱散剂、液体肥皂以及洗发精当中,除此之外还用于避免咬指甲。

image

随后,IGN 的 Alanah Pearce 在推特上也确认了这条消息:“任天堂把卡带味道做这么差是有目的的,因为这样孩子们才不会吃它们,我承认这么做很粗暴但聪明。孩子们喜欢把小东西放在他们的嘴里,做得难吃能保护他们。”

当然,即使做出这样的解释,但不少熟悉任天堂的玩家还是对这一行为大肆调侃。这种又黑又爱的行为也真没有只有几个品牌的粉丝能做的出来,也侧面透露出了对任天堂满满的爱:

“任天堂下了一手很大的棋,以防小朋友吞食肯定是借口,目的是宣传卡带有味道,引起人的好奇心让人尝试舔舐。然后想买二手的人,也许想想这破玩意给人舔过,就不买二手而去买新的了。完美的推理。”

说的我都想买一张《荒野之息》尝尝了……

“天马行空般的思想,不错,这很任天堂……”

Twitter 上的 speaktaiwanese 这样认为“据了解,任天堂是全世界第一家用「我们的游戏很苦哟!」來行销电玩的公司。

这让我想起来任天堂在游戏方面做出过的那些看起来傻又让人不自觉感动的游戏性——红白机时代,那时 Player 2 的手柄设置了麦克风,在一定的游戏环节,对着麦克风大叫就能启动游戏彩蛋;想起来那些类似“舔卡”的愚蠢举动——掌机时代的我们拿起 GBA 卡带,都会“吹一吹”,还天真的认为反插卡带会有什么秘籍。

任天堂 Switch 主机这次又掀起了新的潮流,“舔卡”则成为了任天堂游戏史上的新一个注脚。

ns4_meitu_1

看来汪星人对这个味道完全免疫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