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乐见】往广岛投下原子弹的老兵说:我不后悔

【今日乐见】往广岛投下原子弹的老兵说:我不后悔

70年前的昨日,美国空军军官查尔斯.斯文尼对长崎投下了原子弹。这次投弹造成了约20万人的死亡。但也直接促使了日本军部决定停止战争,向盟国无条件投降。这也许是人类历史中最有争议的事件之一。

作为被轰炸的一方,日本70年以来一直以受害者的身份谴责投下原子弹的行为。也有人认为,当时投下原子弹是不必要的,因为只要假以时日,穷途末路的日本政府也会投降。也有人认为,投下原子弹无异于以暴易暴,将无辜的日本市民卷入死亡。

然而,作为当年的直接当事人,查尔斯·斯文尼却从未后悔,他于1995年5月11日昂然走进美国国会,做出了一篇演讲。

今天日本巧妙地打起种族主义这张牌,以此来宣示其行为的正义性。日本不是进行罪恶的侵略,而只是从白人帝国主义中解放受压迫的亚洲大众。解放!是的,他们用屠杀“解放”了2000万无辜的亚洲人。我坚信,这2000万无辜的人,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后代,永远也不会欣赏日本崇高的行为。
经常有人问我,用原子弹轰炸日本是否是出于报复,是否是蓄意毁灭一个古老而令人尊敬的文明。
对此,有如下事实:其一,在最初的轰炸目标清单上包括京都。虽然京都也是一个合法的目标,在先前的空袭中未曾予以轰炸,国务卿史迪文森把它从目标清单中去掉了,因为京都是日本的古都,也是日本的文化宗教中心。其二,在战时我们受到命令的严格约束,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轰炸东京的皇宫--尽管我们很容易识别皇宫并炸死天皇。毕竟我们不是为了报复。我经常想如果日本有机会轰炸白宫,是否也会像美国这样克制。我认为日本不会。
在此让我澄清一个事实,纠正一个长期以来的偏见,那就是我们故意选择人口密集的城市轰炸。我们要轰炸的每一个目标城市都有重要的军事价值。广岛是日军南方司令部所在地,并集结了实力可观的防御部队。长崎是工业中心,有两个重要的兵工厂。在这两个城市,日本都把兵工厂和部队配置于市区中心。
像在任何一场战争中一样,我们的目标--理所当然的目标--是胜利。这是一个不可动摇的目标。
我不想否认双方死了许多人,不仅两国,而且是世界。我不为战争的残酷性而骄傲而欢乐,我不希望我国或敌国的人民受难。每一个生命都是宝贵的。但我的确认为这样一个问题应该去问日本战犯,是他们以日本人民为代价追求自身的辉煌。他们发动了战争,并拒绝停止战争。难道他们不应为所有的苦难、为日本的灾难负最终的责任吗?
也许如果日本人真切地了解过去,认清他们国家在战争中的责任,他们将会看到是日本战犯要负起战争的罪责。日本人民应该给远东人民一个答复,是谁把灾难强加给远东各国,最后强加给日本自己。当然如果我们与日本人一道抹煞历史的真相,那么这一点是永远也做不到的。

点击此处,阅读查尔斯·斯文尼的全文


百度浮城

当人们说到中国互联网,第一个想到的都是BAT。而BAT的第一个是——百度,对于许多中国网民而言,互联网的一切都是从百度开始。

然而,这个骄傲正在逐渐褪色。相对于阿里和腾讯的迅速发展扩张,百度无疑逐渐变慢了

百度曾是中国市值最高的互联网公司,在中文搜索领域有着绝对的权力。人们用3家公司首字母缩写指代本土互联网行业的强势角色,BAT—百度排在第一位。
但事实早就不是这样了。2011年,百度的市值冲到460.72亿美元,但此后被腾讯赶超,便一直没能翻身。如今,它的市值在BAT中最少,不及腾讯的一半,是阿里巴巴的1/3。
当下一个经典的玩笑是:一位创业者若来自阿里巴巴或腾讯,他通常会直接说出来,但他若说出身于BAT,那意味着他来自百度。

原因是什么?

过度倚重广告,一味搜索向导,令百度的战略保守而迟滞。它与BAT中的另外两家渐行渐远。

目前,百度给自己开出的药方是,专注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和深度学习。然而,这些真的能够挽救他们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