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原红杉中国副总裁曹毅:我做新基金要学顺为,多拉一些“雷军”们进来

2014年是一个中国VC变化的节点——多家知名投资机构的明星投资者以个人的身份成立新的投资基金,而他们背后的LP的主流人群,也正从捐赠基金、主权基金、家族基金等,变成中国的投资机构和不少互联网公司的高管。此外,他们投资的领域也并非向很多大机构的做法那样,尽可能保证多样,而是更加细分和垂直。

曹毅就是其中一位,这位投资了大姨吗、今日头条、酒仙网、美丽说、豆瓣、融360、拍拍贷等项目的原红杉中国的副总裁,在近日离开了红杉资本的中国团队,创立了首期规模为1亿美元的新基金“源码资本”。该基金的合伙人除了曹毅外,还包括以红杉中国为代表的基金,以美团王兴为代表的个人。专注在O2O、互联网金融、新型社交、娱乐、企业IT等领域。另据了解,截止到第一期基金募集完成,源码资本已经投资了十几家团队,其中包括无秘(秘密)、PP租车、SendCloud等。

在接受PingWest采访时,曹毅向我们分享了源码资本的成立的初衷,基金的投资策略,以及新的基金对创业者的意义,同时对一些新兴的商业领域给也出了自己的判断和看法。下文PingWest的精选实录。

U5334P115DT20111130172235

PW:最近明星投资人们扎堆出来成立新基金,但我们也看见,最近拿到投资的项目,相比去年而言,拿到“好价格”的难度正在升高,类似智能硬件这一样的新浪潮也开始被投资者更冷静的对待,这多少说明了“抢到”好项目的难度正在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还会有越来越多基金涌现?新投资基金的机会在哪?

曹毅:这件事要从几个角度来看。首先,投资人和创业者关系一直是,并确立在“创业者为主,投资人为辅”的标准比例关系。也就是说,VC投案子、谈投资还是辅助创业者,不是用投资来引导创业者。

那么我们就要考虑创业者的创业环境是不是真的变成如你所说的那样。而恰恰相反,在我的判断中,创业的机会还在增多——一些还没有和互联网结合的传统行业公司的基数相当大,比如O2O和互联网金融。那么正在涌现出来的创业公司和机会也在随之变大,比如,做汽车互联网业务相关的公司去年有4000家,但5年前可能只有几百家。这种爆发式的增长也让一个领域里的机会更多了。

此外,今年是互联网公司的上市红利期,很多公司的高管再上市后得到了不菲的资金。从他们个人讲,这些资金需要有一个较好的回报。从业务角度讲,他们也希望尝试在自己关注、擅长的领域找到新的增长点。

PW:我们看到源码资本的LP类型非常丰富,有基金、个人,其中个人又有各个互联网公司的高管。基金被发起的时候是否考虑这么配置LP的优势?

曹毅:找LP让我花了很多心思。你会发现一个现象,顺为基金一部分的成功来源于其利用了雷军的品牌优势和影响力。而我们想得是更开放,多拉一些“雷军”们进来,把各个领域最新锐的CEO、BAT高管和天使投资人招募进来,做到LP融合又隔离——融合指的是他们是携带资源的、纯粹的财务投资人,对创业者来说,他们再创业早期需要资金,也更需要资源,我们的LP可以帮助他们很快进入这个圈子,快速被接纳。隔离是指是我们的投资方向并不会被个人业务所牵绊,比如以前公司做LP,在投起案子来会做很多平衡,但个人很少会影响到。

PW:一个全新的基金,在资金规模和品牌上与一些大型基金相比没有优势,那么源码资本投资策略是怎样的?

曹毅:在投资界做创业公司、做尝试,会比在大基金里试错要更容易,我们会与红杉基金相互配合,综合资源做一些投资,但我们有专注的领域:O2O 、互联网金融、社交是一级的、优先的投资领域;智能硬件属于二级有优先。在确立了专注的领域上,我们摸索,验证一些想法,比如:

对我们基金来讲,我们完全聚焦在IT领域,我们就对这个领域的创业者创业、融资会发生的事情做更详细的研究,投资在哪几块会耽误进度,我们就改进,达到快速决策、快速投资,让融资过程按照一个标准流程在一个限定的时间内迅速完成。

投资完成后,我们会帮助创业者寻找一些找资源,至少协助他们与一个领域的生态系统建立联系。这是一个双赢的决策,因为对我们来讲,我们背后的LP、基金也希望有一个生态资源的圈子产生,我们和他们也能融进这个圈子。

此外,对创业者来讲,我们无论是term还是合同,都按照标准条款执行,每个人合作拿到的都是同一份合同,投资多少钱,分得多少股份,制定对创业者宽松的条款。

PW:你提到智能硬件属于二级优先,你怎么看待智能硬件创业上最近的一些变化?

曹毅:说实话,现在的智能硬件没有抓到用户的需求,而且还欠一个标准,这是需要大公司来推动的。例如智能手机,苹果推动了智能手机的潮流,然后小厂才会有机会——苹果的智能手机价格太贵,小米这样的公司才有机会发展起来。智能硬件上,如果苹果、Google出了产品,立个标杆往下沉后,小厂才有机会。

PW:最近,在租车、叫车服务火爆之后,拼车等跟车相关的服务创业者逐渐增多,早期的估值就已经出现了千万级别,你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曹毅:有一个大的环境是,中国私家车的保有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了全球第一。仅北京就有上百万辆。汽车这个东西这对家庭来说,是仅次于房产的重要资产,又是一个移动的工具,与人的结合非常密切。

之所以拼车服务开始冒出来,我觉得是一个机会成本的问题。你看,易到用车到了C轮融资, PP租车开始B轮,这两家投资的空间已经不在早期了,暂时也不再需要投资了。但拼车是新鲜的市场,大部分都是天使或者A轮阶段。在这块、哪怕用户的需求不是很大,但诞生在一个基数(汽车)很大的环境下,投资人也不愿意丧失一个机会。

再就是需求其实是一个激发的过程,可能拼车的场景不是很清晰,但产品一定是完善到一个程度后才能激发出需求,就像语音识别,可能做到 60%没人用,但 80%就很多人用了,然后瞬间就可以到90%,让市场出现爆发。所以拼车可能并不是最主流需求,但行业足够大投资者基本属于同一起跑线那些没抓住之前机会的就会选择投一些。

PW:你觉得汽车的下一个新的爆发点是什么?

曹毅:二手车交易会是一个好的点。现在的二手车交易都是把控收车渠道、准备消灭黄牛。但其实你可以换个思路,顺应需要,管控黄牛。让黄牛做的交易也信息化,放到网上做到更透明这样更实际。或者直接做C2C、P2P的二手车交易,还会衍生处二手车信贷这个新的投资点。

你可能感兴趣的: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