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 PPT 不讲情怀,蔚来想在今年真的量产出互联网汽车来

蔚来汽车选择在奥斯汀的西南偏南大会上发布了自家的概念车 EVE。原来空荡荡的屋子被布置成了汽车陈列馆的样子,蔚来白色的 Logo 出现在屋顶,里面是两台看起来昂贵而炫目的电动车,很多被吸引进来的人,在车前惊叹、拍照。

蔚来汽车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对此感到很高兴。这是完全由蔚来美国团队做的决策,包括选择在西南偏南上推出概念车、把整个展馆设计成这样的风格等。在他看来,这就是有本地团队的好处。

IMG_3591

“当时我们没选择 CES,因为(CES)已经烂大街了, 汽车厂商全都跑过去了。这个比较好。”他说。此前,蔚来的英文品牌 NIO 和首款电动超跑 EP 9的发布会选择伦敦萨奇艺术馆举办,伦敦团队的团队出力不小,李斌也很满意,说在欧洲的影响很大,大家评价也都很好。

硅谷、伦敦、慕尼黑……蔚来在中国以外的办公室陆续成立,蔚来整个公司现在迅速扩张到了2000多人,光是研发团队就占比70%多,30%的员工在海外。“都是很精英的人。所以成本也不低。“李斌说。

蛰伏了近两年,到了去年 11 月,蔚来汽车的亮相突然多了起来。 EP 9 打破了德国纽柏林赛道的电动汽车单圈最快速记录,又在奥斯汀创造了自动驾驶汽车的最快单圈记录;而到今年 4 月,它就会在上海车展上发布自己的最新量产车。

量产车的性能对标特斯拉,价格对标丰田?

李斌仍然对这款量产车的关键指数保密,比如续航里程和百里加速,但是在专访中,他还是对 PingWest品玩透露了一些新车的消息:

这款量产车将会是为一线城市的核心家庭用户打造,EVE 概念车上的一些核心理念,比如内部宽敞的空间设计,车载人工智能助手,这些都会实现,它将会具备 L2-L3级别的自动驾驶性能,适用于堵车和高速行驶的应用场景。

李斌说它的档次和性能对标特斯拉,所以续航里程会有几百公里,但售价方面会比特斯拉在美国的售价更低(特斯拉在美国的税前起步售价是7.1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0万元左右),而蔚来的高管曾经对媒体称,它的价格将会是在丰田的档次。

量产车的面目逐渐清晰,但事实上,“车”本身只是蔚来整个庞大链条中的一环。从销售渠道,到汽车生产交付,到后续服务,这些都将决定车的成败。对于这些问题,李斌已经有了答案。

李斌说,这款量产车的销售渠道将会是“完全自销”,蔚来将会自建门店和用户中心,甚至用户中心已经在一线城市装修了。车子会在2018年交付,但也会有一个排队的过程。谈到销售目标,李斌说的很坦白,“我们不会生产一年销量10万辆以下的车,但是明年还有一个产能爬坡的过程,明年到不了10万,即使有这么多订单,明年也生产不了这么多,还要保证质量。”

至于很多人担心的充电问题,蔚来汽车既会和现有基础设施做对接和应用,也会有自己独特的基础设施和服务。完全靠公共充电桩是不行的,靠在家里充电也不行,李斌说,在中国解决这个问题还是有不同的方法,要靠产品设计和商业模式、独特基础设施这些去解决这个问题。“基础设施已经在开始铺设了。当我们的车交付给用户的时候,整个服务体系都会 ready 的。”他承诺说。

互联网公司造车梦纷纷破产,蔚来能行吗?

汽车创业,坑不可谓不多。从乐视汽车与法拉第,到腾讯和富士康投资的和谐富腾,在最开始都是重金砸入的,结果却纷纷深陷在“坑”里,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甚至遭到起诉,更别说其他拿着 PPT一场接一场开发布会的小公司。可以说,4月发布的这台量产车的表现,将决定蔚来汽车的“未来”。

蔚来汽车自己,选择在这些坑上“搭块板子”。尽管已经完成了三轮融资,每轮都达到了数亿美元,投资人包括刘强东、腾讯、高瓴资本、淡马锡、联想这些大名头,但是李斌还是很谨慎。他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要尊重规则。”

尊重规则,就是清楚自己该在什么地方做革新,该在什么地方尊重基本的产业规律。“不能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李斌说。

所以,李斌决定蔚来做自己擅长的事,比如研发和用户服务。而在生产制造和质量控制等方面,蔚来没有像特斯拉等一样自建工厂,而是选择了和传统汽车制造商江淮汽车合作。

“整个车的设计完全是蔚来汽车做的,零部件和供应链的体系也是蔚来做的 ;生产制造和质量控制,双方联合一起来做,”李斌说,“传统的汽车公司制造业本来就做的不错,但如果为了证明自己,非要找几个半生不熟的人建厂自己做,这就没意思了。”

他觉得特斯拉自己建个厂,也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方式。特斯拉还有几十万辆车排在那交不出来,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每年卖出很多车,每个用户不用怎么等就能拿到车,这才是好的。相反,下个订单后两年交车,这个过程中也没什么技术突破,这样的效率,对他来说不可以接受。

但是另外一方面,动车最重要的就是部分三电(电机电控和电池层组)的研发,蔚来都握在了自己手里。他们在南京的电驱动系统制造基地及整车试制线、江苏昆山的逆变器及电控系统制造基地、常熟的电池系统制造基地都已落实。李斌看不上国内一些公司的做法,花大价钱去建厂,但是核心的东西反而不自己做,一看都是外部采购来的组装,“电机自己都不做,那像什么话。”他说。

在李斌看来,那些搞砸了的公司,他们都低估了汽车产业链的复杂程度,低估了供应链和制造的难度,低估了产品,低估了资金,低估了技术,低估了整个汽车创业的难度。

“对于汽车创业来说,性能、质量、成本、时间,这是一个四元多次方程,必须要去求解,这个挺难的。”李斌说。而他的答案是,全球找最好的人才做研发,专注在中国市场。

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在中国,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在中国,国家是最支持的,蔚来要把中国市场做起来了再进入美国市场。所以,在在中国发布量产车后的第 3 年(2020年),他们才会再进入美国。

“这是一个节奏的把握。作为一个新的汽车公司,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到底怎么把远期中期近期的资源分配好,这个很考验对事情的判断。不能把每件事情都当做是成功的必要条件,这就没法弄了。我们还是尊重基本规律。”李斌说。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