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这样的“创业公司”,不赚钱,但一定要改变世界

到底什么能帮助人类抵抗艾滋病?

——机器学习?别开玩笑了。

但这还真不是玩笑。起码硅谷非营利机构Immunity Project的团队是这么认为的。

作为一个专注于HIV疫苗研发的非营利组织,Immunity Project希望利用机器学习技术,对稀有人群身上的HIV抗体进行分析,找到艾滋病病毒的生命周期并进行破解,以生产出这种疫苗、并把它免费带给全世界的艾滋病患者。

具体来说,在艾滋病患者中,有一类被称作“精英控制者”(elite controllers)的人。他们生来就有一种能力,可以轻易地就找到并中和感染的细胞里的HIV蛋白,在其免疫系统内部产生非常强大的抗病毒反应。所以他们虽然携带HIV病毒,但是却不会感染艾滋病。这些病人仍然呈HIV阳性,但是因为有很强的免疫力,体内在源源不断的产生对抗HIV的抗体,所以他们并不需要进行治疗。

这是他们的幸运,但不幸的是,差不多3400万人里,只有不到1%的人有这样的能力。Immunity Project正是想要利用计算机的力量,来找到这个能力的神奇之处。

他们的联合创始人Naveen Jain称,他们现在正在使用微软研究院David Heckerman博士开发的一种算法,通过对上面提到的精英控制人群的血液样本进行研究,并和普通人的来进行对比,以来找到他们的免疫系统对HIV病毒的抵抗之处,然后把相关物质应用到疫苗中。“这其实是一个典型的大数据问题。”Jain称。这种做法放在以前,可能很难实现,因为它会产生海量数据,但是现在,随着机器学习技术的成熟,一切有了可能。

像这样创新地把HIV病毒疫苗研发、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技术整合到一起的研究方法,还不是Immunity Project唯一让人吃惊的地方。如果你知道他们的筹款方式的话,或许才会真正的惊叫出来。

由于希望明年可以开始在50名志愿者身上进行疫苗测试,Immunity Project需要大量的资金,根据Jain的预计,会是2500万美元左右。但是,传统的风险投资对他们的行为还是持保守态度。这是显而易见的:Naveen Jain称团队希望能够免费发放这种疫苗,这意味风投很难从中获得大幅的财务回报,而药物公司更是不希望看到这一幕发生。

所以,在筹款方面遇到挑战的Naveen Jain他们,决定走一个不寻常的路:众筹。

在今年上半年,Immunity Project在官网上进行了众筹。他们树立了30天内48.2万美元的目标——考虑到这个项目的内容和性质,这应该是一个大胆的数字,但是Jain他们在30天过去后,筹到了46.2万美元。

他们此前还加入了硅谷著名的孵化器Y Combinator。Sam Altman喜欢他们这个疯狂的点子,在处理他们的申请时,他花了很多时间和这个团队在一起,最后不仅接受了他们的加入,还以个人的名义进行了捐款,并捐献了自己的血液样本。

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这类科学研究项目还要依靠众筹的方式进行融资,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但是Jain却乐在其中。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其实就是在用一个创业公司的方式来进行自己的项目,“当我们决定众筹之后,剩下的事就变成了一个很常见的过程,怎么讲你的故事,怎么得到传播,这就和其他的众筹产品一样。”Jain笑着说,“不同的地方可能在于,科学还蛮难兜售的。”

像Immunity Project这样的非营利性组织,在硅谷出现的越来越多。他们有不同的主题,比如帮助流浪汉,或者提高贫穷社区小孩的受教育水平,或者为特殊疾病患者提供帮助。但不管主题如何,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完全抛弃了老一套非营利组织机构式运营的做法,而是以最高效的形态——创业公司的模式出现。他们团队精简、专注自己的“产品”,并且会出现在各大科技大会的Demo展台上,和普通的创业公司同台竞技,公开融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和技术天然亲近,非常擅长利用各种互联网的工具。

比如为病人的亲友提供护理培训的Noora Health。它通过搭建一个医疗护理平台,让亲友们在家给病人提供更好的看护,以应对紧急情况或者帮助病人更快痊愈。联合创始人Katy Ashe介绍说,在美国,他们使用的是iPad应用,可以和医院一起,给病人和亲友提供各种培训材料和知识库,包括视频、小测试还有互动内容等,还可以针对特定情况进行搜索;而在印度等发展中国家,医疗的基础设施没有办法跟上增长的需求,为了能够更加本地化,Ashe他们则主要通过电话来提供基础护理知识的培训。Ashe喜欢称她的团队为“Coursera Over the Phone”,而她在团队内的角色,除了是联合创始人之外,还是“首席设计师”。

现在Noora也在努力通过技术,为病人家属提供更加个性化的内容。而且,他们还有不错的“自我造血”模式——医院会付钱给他们。“我们并不受用户的钱,但是医院愿意付钱给我们。”Ashe说。所以,同样作为非营利组织,有稳定的资金来源,让Ashe他们不那么担心钱的问题,也让他们可以更快的规模化,或者用Ashe和创业公司的CEO们喜欢的词语说,“更快地扩张。”

如果说到非营利组织的创业公司化运营,医疗众筹网站Watsi应该算是开了先河。它也是YC支持的第一个非盈利公司。如KickStarter和其他众筹网站一样,Watsi上有各个病人的信息,包括他们的年龄、地区、病情,以及需要的金额等,你在找到你想要帮助的对象后,填写不少于5美元的金额,就可以进行捐助。为了确保资金的透明化运作,Watsi会通过Google Docs持续提供后期的追踪信息,让你每一笔钱都花在哪里、病人的治疗情况怎么样。更重要的是,他们采用融资的方式来维持自己的日常运营,普通用户捐助的钱,则会100%用于病人身上。

但是Watsi并不是一开始就想的这么透彻。联合创始人Grace Garey说,最开始他们花了差不多1年半的时间才让网站上线。那段时间里,成员们都是志愿者,只能在下班后免费工作,所以当他们的网站上线获得第一批捐款时,问题来了——他们自己反而没有任何收入。“为什么我们要按照传统的方法来,为什么不能像创业公司一样融资?”Grace Garey说。于是,闭门打造了几个月产品后,他们就像普通的创业公司一样站上了YC的Demo展示舞台,告诉台下的投资人们,半年内,他们的用户达到了250%的增长,并且要在3个月内完成第一轮融资。

然后他们确实做到了,并且激励了更多的人,来成立Immunity Project,成立Noora Health……为自己所关心的群体或者议题,成立一个“创业公司”,给他们帮助。

你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公司和以往的非营利机构,有多么大的不同。除了产品和技术这两个天然因素之外,他们在诸如运营等方面,也完全不希望把自己当成一个特殊的社会组织来看,而是一贯以创业公司的身份来思考。三个创始人们最常想的一个问题,就和千千万万个创业公司的CEO想的一样:怎么让这件事更简单?怎么让我们的“产品”做的更好?怎么规模化?

他们是传统非营利机构里的异类,但是就像Grace说,比起非营利组织的社区,他们更适应的,是科技创业者们的社区。同样是改变世界,营利与否,似乎真的不是那么重要了。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