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Everyone, Think Forward

乔布斯并不属于苹果,他属于数字与艺术、科技与人文交融在一起的每个灵魂开始跳动的初始时刻。当我们想起乔布斯的时候,参照物永远不应该是苹果和库克,而是那些与乔布斯时间交错、灵魂相通、行动相近的——那些永远准备放弃一切legacy,每分每秒准备迎接下一个“初始时刻”的人。

 

一年前,在史蒂夫▪ 乔布斯(Steve Jobs)逝世后的第二天,我在电脑上敲下了这样一句话:Now everyone, think forward,作为给《第一财经周刊》乔布斯纪念特刊最后一篇文章的收尾。我是一个不太擅长怀旧和追述的人,而作为一个进化论的笃信者,一个未来主义者,我总相信更新奇和更美好的事物在眼前。

 

所以,我现在决定为乔布斯逝世一周年写点什么的时候,敲出来的第一行还是这句话:Now everyone, think forward。我认为这句话是对乔布斯最贴切的纪念。想想看,如果我们对乔布斯的理解与审视,超越他设计的充满魔力的产品,甚至苹果这个他一手缔造的商业品牌的历史负累的话,你会发现乔布斯的存在依然栩栩如生。

 

乔布斯并不属于苹果,他属于数字与艺术、科技与人文交融在一起的每个灵魂开始跳动的初始时刻。也许我们太习惯将乔布斯的人生起落和终结之处的辉煌与苹果联系在一起,这导致我们从来就忽略了一个问题:乔布斯每一次魔幻征程的出发点,从来都不是基于一家公司既有的战略和经营策略的,即便这家公司是苹果——重返苹果之后的14年,他重新创造了这家公司三次。(重新发明电脑、音乐和移动)

 

如果我们假设一下,在2005-2006年间的某一天,当苹果的董事会(当然在乔布斯时代这个机构等于不存在)突然再次向乔布斯发难,声称他“重新发明手机”的想法愚蠢且不符合实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答案一定不会是乔布斯放弃这个念头,而是再一次无所顾忌地离开,重新开始,让一切发生。

 

那么进一步假设一下,如果这一幕就真的发生了,这款可能不知道将被冠以什么代号的手机会不会因为失去了苹果的光环而黯淡无光,进而无法像现在那样成为一款“改变世界”的产品?我坚信不会的,它会依然在诞生的那一刻惊世骇俗,进而光芒万丈,在宇宙中留下印迹。

 

因为这一切其实在本质上与它是不是苹果无关。这一切只关于心灵深处的召唤和创造新事物的冲动:一切都太糟糕了,现在必须得重新开始。

 

然后这一切就开始了。乔布斯的人生从来就不是由一个传奇而辉煌的“苹果的故事”,再加上几段在Pixar和NeXT的断章组成的。贯穿他生命的,其实是一个又一个散落的初始的时刻,而大多数的“初始时刻”(founding moment)到后来都变成了一场颠覆某一个领域、改变了某一群人的宏大叙事。

 

而这正是让庸常的大多数人所惊叹的。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能使一个人瞬间忘掉过去的经验和认知,一次又一次地摩拳擦掌朝着某个不可知的方向,创造和发现新的疆界?是什么神秘的力量能让一个人永远觉得过去取得的成果都可以被随时抛弃,然后无视一切嘲笑、轻蔑和诅咒地启动下一个初始的时刻? 当乔布斯意识到Pixar过于精致的电脑硬件不足以变成一门生意的时候,Pixar马上变成了一家用最棒的动画讲故事的公司。当乔布斯重返苹果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曾经设计的Machintosh电脑全部清走,苹果接下来变成了一个生产各种晶莹剔透、形状各异和色彩绚烂的数字艺术消费品的公司,而当这一切大获全胜后,乔布斯的新产品——iPod Touch、新一代iMac、iPhone和iPad突然进入了极致简约和朴素的境界,并再度引发市场的疯狂和潮流的跟进。在乔布斯生命的最后一年,他发出了“后PC时代”的宣言,连同苹果自己的iMac和Macbook系列一起都被扫进了历史的尘埃……

 

每一个时刻都可能重新开始,闯入新的神秘世界,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极致且难以捉摸的生命状态。我们看到微软至今坚持把自己的大多数互联网和移动业务都装到那个被称作“Windows”的框架中,我们看到作为一款“社交”产品出现的Google+最终体现在每条搜索结果的首页上,我们看到英特尔坚信未来的智能手机将基于X86架构,我们看到诺基亚在Symbian的道路上坚持了10多年至今仍未完全放弃——我们见到的大多数公司和创造了它们的绝顶聪明的人,都在与“legacy”(遗产/负累)的斗争中落败了。

 

而对乔布斯来说,“legacy”似乎是从来没存在过的东西。因为没有legacy,每个时刻都可能是一个初始的时刻。

 

可能身后难以抗拒的宿命是,他成了苹果这家公司的legacy。人们总是会将他的继任者库克(Tim Cook)与他进行比较,将他身后的苹果公司与他曾经掌控的苹果公司逐一比对。其实,这不仅是对库克的不公平,又何尝不是对乔布斯的误读。乔布斯的生命是用来“引领人类”和“在宇宙中留下印迹”的(这是他自己说过的话),因此,当我们想起乔布斯的时候,参照物永远不应该是苹果和库克,而是那些与乔布斯时间交错、灵魂相通、行动相近的人——那些永远准备放弃一切自己的成见与负累,每分每秒准备迎接下一个“初始时刻”的人。

 

Now everyone, think forward。在这样一个日子里,我们不是在纪念乔布斯,我们是在寻找未来。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