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到底为什么恨死了《纽约时报》?它的主编把背后的故事全抖出来了

除了跟 Breitbart、Infowars 等几家右翼网站和小报走得比较近,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几乎把从有线电视到纸媒的整个传媒行业的主流媒体都炮轰了个遍。但要说最招恨,最经常被特朗普在公开场合拿出来说的,谁也抢不过《纽约时报》……

nyt-trump-call-out-1在特朗普看来,其他媒体最多是“假新闻”;跟自己同城的《纽约时报》却严重得多。看看他用来形容时报的词:“失败的”、“不诚实的”,以及“美国人民的敌人”……

美国总统跟《纽约时报》到底结下了什么梁子?在奥斯丁举办的西南偏南大会上,该报执行主编迪恩·巴奎 (Dean Baquet) 说出了真相 ——几乎每一个和特朗普有关的重大报道,都是时报先做出来的……

巴奎不想被误会为傲慢,但他的确觉得,作为一个城外来的“局外者”特朗普,一直有想要征服纽约精英的潜意识存在。特朗普家族大部分钱都是在皇后区赚到的,而皇后区是纽约的外城(outter borough )。他来到曼哈顿,建造酒店和大楼给纽约的精英住,是想要证明自己征服了他们。“特朗普认为自己是个纽约成功者,所以时报对他来说很重要。”

《纽约时报》是纽约精英的代表,没有来自纽约的商业、政治、文化人物会说自己不重视时报。“得不到我们的支持,他就会很愤怒。”巴奎说。

但客观地讲,特朗普还是很给时报面子。在大选获胜之后,特朗普先召集了各大电视台和媒体的出版人、主编和主持人到纽约特朗普大厦开会。后来又亲自上门拜访了时报的出版人小阿瑟·苏兹伯格和巴奎,提出的唯一要求是“off the record”,也即只聊天,不采访。

当然,这一要求也被巴奎拒绝,但特朗普还是来了。“我们就差一点点丢掉了那次机会。”

上个月,两个记者统计了特朗普从 2015 年宣布竞选以来在 Twitter 上都炮轰过谁,发现时报稳坐新闻机构的第一把交椅。

“为什么我们总被炮轰?因为我们做的比别家好啊!”巴奎说,“就说大选阶段,从他对女性的言论,到纳税记录,到他的家族企业利益,到俄罗斯,几乎每一个和特朗普有关的重大报道都是我们先做出来的。”

巴奎承认,时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华盛顿邮报》也爆出过很多猛料。他很喜欢时报和邮报的竞争,说两家报纸总是互相给对方很大的压力,“可我觉得这是最棒的事情了。”

“马蒂·拜伦(编者注:华盛顿邮报主编)如果你在听请原谅我,你们的新口号‘民主在黑暗中死去’(Democracy Dies in Darkness),听起来像蝙蝠侠电影的副标题……”巴奎说。

《纽约时报》的口号更直白:真相。奥斯卡颁奖典礼时,这部以“真相是什么”为主旨的新广告片被播出。广告片的最后一句话是“真相从未如此重要”。

the-truth-tvc-nyt

《纽约时报》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掌握着话语权和议程设置权力,从去年大选以来却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互联网让所有人都能成为信息源,都能成为内容制作者,成为记者。这让巴奎觉得十分危险,因为不是所有人和所有的网站、小报,都符合他对新闻的定义。然而特朗普在社交网络上的粉丝众多,能够影响到精英阶层和精英媒体无法触及的草根阶层,而且很容易混淆是非,加速了媒体公信力和设置议程能力的流失

巴奎坚持认为,在这个假新闻成灾、媒体公信力破产、精英与草根的鸿沟越来越难以弥和的时代,真相从未如此重要。只有真相,而且是没有被政治立场过滤的真相,才能让读者受益。

他说:

我们的工作,是以寻求真相为目的积极、强硬、不停地提问。把有关特朗普的一切报道得淋漓尽致 (to cover the hell out of Trump),才是我们的使命。媒体和总统之间最自然的关系不是朋友也不是对抗,而应该是“紧张”(tension)。

不过,特朗普还真的给时报带来了不小的帮助。巴奎说,每次特朗普跟时报干仗,数字订阅上涨就会呈现一个小爆发……

过去,时报的主要收入来自广告,随着社交网络抢走了大量的读者和广告分成,时报的广告收入正在下降。数字订阅的上涨已经改变了时报的收入构成。

但更重要的是,它对时报的运作模式也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比如,时报每天发布超过 200 篇文章,过去上报了就修改不了——现在更重视数字(网页、移动端等),经常边写边发,随时更新;再比如,前不久该报首次加入了用文章点击量、社交传播广度和穿透力等指标计算的评分系统。这又在时报内部带来了新的问题:不傻的记者都知道,报道特朗普传播好,评分高;写战地报道花钱多又要冒着生命危险,谁还愿意去呢?

《纽约时报》白宫记者格伦·特拉斯在简报室

《纽约时报》白宫记者格伦·特拉斯在简报室

巴奎指出,有责任感的媒体,不应该为了吸引眼球而写稿,不应该被评分和点击驱动。他相信,美国媒体的责任是报道国内和去报道全球事务,记录美国对这个世界的影响。

“好的报道有两个作用:解释世界和改变世界,”巴奎说,“我们会招更多的优秀的记者、调查记者。我们会更加透明,让人们知道、认识和尊敬我们的记者,让人们明白一篇报道的背后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们会继续在阿勒颇和阿富汗派驻记者,花更多的钱,继续冒着生命危险去报道新闻。”


最后奉上一些比较有趣的问题和精彩回答:

《纽约时报》真的是“美国人民的敌人”(特朗普语)吗?

我希望他不是真的这个意思,不过我倒是不担心。玩笑归玩笑,这个指控还是有点太过了。我们不是他的敌人,无非就是问了些棘手的问题。

读者政治群向单一,怎么解决?

读者都是自由派,这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让我很担忧。

我出生于新奥尔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家庭,到纽约生活工作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我们身处在这个世俗化的环境,和新奥尔良,和保守者和信教者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我们会积极地改变这个状况,更多地走出去,和那些不一定是时报读者的人对话,了解他们的想法,刊登他们的引语。

媒体花太多精力报道特朗普的推文,而不是他的行动

这么说不对。首先,我们对他的政策挖的很深,报过很多猛料。他的言行举止我们都会报道。

其次,他是总统,总统发推难道不应该报道吗?比如他说自己的前任是个坏人,监听自己,这是个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跟进报道的。

怎么看标题党?

我们内部也有很多标题党啊。我在办公室里转一圈经常看见能让我“holy shit”的标题。

我们不应该被点击量驱动,用标题诱饵来吸引读者。这也是为什么我觉得在数字时代起标题,比报纸更难。

“时报”体会有变化吗?

我们也在积极尝试新的文体,比如时间线、问答等等。

总统成天看 Breitbart、Infowar(一些保守派的媒体),你们是不是压力很大?

他也看《纽约时报》啊!要不然干嘛跟我们干仗。

但我觉得他应该看一些正经的新闻。把 Gateway Pundit(编者注:阴谋论网站)的记者放进白宫新闻简报,把我们的记者赶出来?就连 FOX(偏右,对特朗普比较支持)记者都能在简报室里跟 Gateway Pundit 记者骂起来。天呐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