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即时通讯”到“瞬时通讯”进化,这件事在中国会更火

TapTalk秒视,到MIRAGEBolt,再到正在赶来的快拍、Blink;突然之间,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创业者还是像Instagram这样已经获得显著成绩的互联网公司,都在玩“瞬时聊天”了。

其实,上面提到的几款产品中,如果你曾经玩过其中的一款,那么猜出剩余几款大概的产品逻辑并不困难。简单来说,它们都在一定程度上吸纳了TapTalk的产品理念——让你只需一次点击就可以向好友发送照片或者视频。

1

对于那些尚未接触到这类产品的用户来说,这听上去可能有些难以理解。事实上,当你打开TapTalk后,iPhone屏幕的上半部分就会变成摄像头的取景器,下半部分则是好友列表,这时你只需点击好友头像,手机就会立刻拍照并发送给对应的好友。如果想发送视频,那么长按好友头像就会进入录像模式,松开后视频会自动发送。

由于产品逻辑和功能都颇为相似,所以在为产品制作文案时,各家也颇为类似。比如秒视和快拍,一个标榜是地球上最快的聊天软件、另外一个则标榜是世界上最快的照片聊天软件;而Instagram推出的Bolt对自己的描述则是“照片发送快到爆”。

就像Snapchat当初以“点对点照片交流+阅后即焚”的概念掀起新一波的社交风潮一样,现在这些瞬时聊天应用其实是可以看着对Snapchat产品模式的升级。

在Snapchat刚推出时,很多人并不认为这种点对点的照片分享可以看着是一种通讯方式,但到今天,MIRAGE、秒视、快拍这些点对点发送照片的产品在诞生之初就明确把自己定位成通讯应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Snapchat的成功潜移默化的让人们接受了图片、视频为主导的通讯方式。

不过,Snapchat虽然引入了新的玩法和理念,但是“输入信息——选择发送对象——发送”这样的产品构架仍然保留着大量PC式IM操作的痕迹。这自然也就给TapTalk这样的后来者留下了创新的空间。MIRAGE的CEO Moshe Hogeg在接受BusinessInsider采访时表示,“当我审视现在这些消息类应用时,发现没有哪个真正模拟了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沟通方式。”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沟通方式是:对某个人直接表达自己要表达的东西。而这对应到TapTalk这类应用上就是,在用户点击某个人头像的同时,把自己当前的情景通过摄像头送到对应的人面前。如果我们再结合移动端“实时在线”的特性,这当然就是对人们现实生活中沟通方式前所未有的还原。TapTalk的主界面之所以能得到如此多同行的“致敬”,也在于其将移动端通讯类App的架构带到了一个全新的层级,让“即时通讯”这个概念在移动端真正名副其实。

或者准确地说,不是即时通讯,而是“瞬时通讯”了。

不过,在对Snapchat的产品模式做升级时,TapTalk类应用也面临着和Snapchat诞生之初类似的局限性——只有关系“亲密”的用户之间才可以接受这种沟通方式。概括来看,TapTalk类应用上的好友关系无外乎两类:亲密朋友和玩“亲密游戏”的陌生人。毕竟,谁会无聊到去找一个“普通朋友”玩图片交谈呢?

在Snapchat发展的过程中,随着用户量的增多,它最终还是把纯文字聊天的方式加入到了产品中,但从MIRAGE CEO的描述中不难看出这种方式天生和TapTalk类应用的理念相违背。这也就给TapTalk类应用带来了一个问题:在未来,如何让用户跳出亲密圈子,把通讯录里的普通好友也连接起来?

总结来看,TapTalk这类应用并不止对移动端通讯工具的交互方式上进行创新,在产品理念上一样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和Snapchat类应用在中国一直不温不火的局面不同,TapTalk范儿应用这轮在国外和国内的涌现时间上基本同步,因此接下来几乎毫无疑问会在国内出现一波相关产品爆发潮,而最终的胜出者将有机会去探索如何解决那些悬而未决的疑问。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