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年的某一天,“Everyone” 在硅谷

“Everyone”取完行李,正走出旧金山国际机场。

朋友告诉他坐公交车换乘比较麻烦,他知道手机里有两个 App 可以帮忙——Uber 和 Lyft。他打开 Uber,绑定了自己的信用卡信息、标记自己所在的位置、他看到价格并非衡定而需要自己的出价、下单后 App 上的 “ETA(Estimated Time of Arrival 预计到达时间)”告诉他还有 5 分钟车就来了,他在地图上可以看到自己选的车正在朝自己的位置移动。他在耐心的等。

他可能听说过,也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车辆在地图上实时移动的效果是打车应用 Uber 在 2013 年用户界面上的改进。除了用车,他可能还可以从这个应用里买花、买冰淇凌。

他想,如果能自己住的城市也用上这个应用就好了。

这或许很快就会实现,2013 年这个应用从 35 个城市推广到 60 个城市。在最近一次曝光的公司内部截图里,它每周收入超过 2000 万美元。

“Everyone” 还可以用 Lyft,这个应用的使用体验比 Uber 更轻松活泼一些。基本使用方法和 Uber 一样,只不过一会他看到的不是黑色的轿车,而是一辆车身被贴上粉色或紫色胡须的车,当他上车时需要和司机碰拳头——这是 Lyft 用户之间的“见面礼”。司机还会问他喝不喝水,和他聊天,就像朋友一样。

不管他用哪个服务,总归是可以到达他的目的地——Palo Alto 的某个房子。他以前可能会订酒店,但这次他听说了 Airbnb——这个网站在最近一次公开透露的数据中说,自从 2008 年上线以来已经服务了 1000 万用户,在全世界范围内有 55 万间房屋。他也许会见到房东,也可能房东去旅游了,提前发短信让他去隔壁拿钥匙。接下来,他可以就像住在自己家里一样生活几天。

silicon-valley-sign-lg

放下行李,“Everyone” 想去 Palo Alto 的咖啡馆坐坐,Yelp 上显示了不少咖啡馆,有 University Ave 上的咖啡馆,也有拐角的 Coupa Cafe;他发现 Google Map 也会告诉他附近有什么餐馆、商店、甚至加油站,如果查看开车的路线,还会有某段路上出现交通事故的标记——他知道这本来是 Waze 的信息,Google 在今年收购了它他选择了 Coupa Cafe,他听说后者接受 Bitcoin,他很好奇。

Coupa Cafe 永远人满为患。他随便点了些食物,付钱的时候发现这里用 Bitcoin 的人还不少,似乎并没有受到各国政府对 Bitcoin 的不同政策或态度的影响,有些人甚至以拥有 Bitcoin 为荣——如果他知道在 6 月 San Jose 的 Bitcoin Conference 来的几百号人从 2、3 年前就开始做 Bitcoin 的生意,可能就不会吃惊了。他发现用 Bitcoin 支付的人都要通过一个 App,它的功能就是 Bitcoin 的钱包。

他在餐馆里能看到不少戴着 Google Glass 的人,有的人戴的可能是新一代 Google Glass,他们可能正在讨论围绕 Google Glass 做点什么——今年 Google 又开放了 Google Glass 的购买通道,还提供了新的开发包。

有人正在网上上课。他/她可能是 Coursera 的学生,也可能是 Udacity 的用户,或者其他的在线教育网站。这些人说不定正指望着通过 Coursera 上的证书去申请一个学校,或者给自己的简历里多添点内容。Coursera 的证书已经可以用来找工作了。

有人可能正在写计划书,他/她可能想经营一个小店,需要筹资,如果他们自己没有钱,可以去众筹网站做个活动。

有的人可能正在学中文——如果他/她想从事硬件创业,他们可能要去和 San Jose 的台湾代工厂打交道;更直接一点,他们可能需要去中国深圳。甚至有人开玩笑说,如果你想做硬件创业,就要有个人“睡在中国的工厂里”。

有的人可能正在面试,主题是招聘设计师。设计师在硅谷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你能看到各大公司都在招聘设计师

也有的人在聊天,他们可能讨论的是 Google 和 Facebook 这些大公司在今年发布的一系列针对开发者服务的产品,也可能在互相交流对 iOS 7 和新款 iPhone 的想法,毕竟大家的 iPhone 都变成了新的界面,或者新的颜色。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他们在聊一些 “Everyone” 听不太明白的事情,比如你的外套可能也会记录你的数据;比如怎么戴着 Google Glass 用 Bitcoin 钱包买东西——这可能都是为明年准备的事儿。

“Everyone”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他还要去商店帮朋友买些东西。如果他走进梅西百货,而且他的手机已经升级到 iOS 7,那他的手机就会收到不少优惠信息,他也可以在这里直接支付;如果他手机里下载了 PayPal,手机震动提醒他在某个商店“签到”之后,他在店里看到一个黑色的像 U 盘一样的小设备,如果他要帮朋友买个包,店员帮他包装好,他就可以拿走了。

做完这些,他还可以用 Uber 或者 Lyft 回到他在 Airbnb 的房子里。

你可能已经看出来了,“Everyone”是一个虚拟的人,他可以是每个人,住在硅谷或者从其他地方来硅谷。

他经历的就是硅谷普通的一天,在 2013 年,却不断有“改变”正在发生。

订阅更多文章

你可能感兴趣的: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