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任37年CEO的埃里森退位:甲骨文解决了接班人问题,但还要面对增长难题

今天,市值1850亿美元的数据库软件公司甲骨文迎来一个历史性时刻:担任CEO职位37年之久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卸任,转任董事会主席兼CTO;联席总裁Mark Hurd和Safra Catz两人接班,成为联席CEO。

接下来,Mark Hurd将继续负责甲骨文的销售、市场和战略,Safra Catz仍然担任CFO,掌管财务、财务以及生产制造的相关工作,埃里森则是继续把时间花在甲骨文的软硬件研发上。甲骨文的三个核心高层延续着之前的分工,职位头衔的变化,如Catz在电话会议上的回答,“并没有任何改变”。

当然,这种说法可能带有Catz对甲骨文以及埃里森的感情成分在内。今年52岁的Catz 1999年以执行副总裁的身份加入甲骨文,2004年升任公司总裁,在Hurd 2010年从惠普来到甲骨文之前,甲骨文内部Catz被认为是埃里森的接班人。Hurd则是在2010年被指控性骚扰,被惠普董事会赶下台后投奔好朋友埃里森创办的甲骨文。当时事件发生时,埃里森还曾向纽约时报致信说,“惠普董事会这次做出决议的愚蠢指数直追当年苹果董事会把乔布斯赶走”。

头衔变化后,虽然埃里森、Hurd和Catz这三位核心高层的分工不变,但汇报的流程还是有一点不同,埃里森在电话会议上提到,“Safra和Mark现在是向甲骨文董事会汇报,而不是我了”。

既然只有那么点变化,埃里森、Hurd以及Catz还是延续之前的分工,那么埃里森从CEO位置退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Re/Code认为,这项人事变动背后的原因有两点。第一,Hurd和Catz升任联席CEO,能够让埃里森与他们两者之间的合作分工从本质上形式化,这样能够部分消除埃里森年龄所带来的隐忧,毕竟这位甲骨文的创始人刚刚过完70岁生日。第二,将两者提升到CEO职位,让他们获得应有的荣誉,有利于甲骨文长远规划。Hurd在外面的邀约不断,传闻迈克·戴尔在将戴尔私有化后,希望邀请Hurd出任CEO,不过Hurd没有兴趣。

在埃里森宣布从CEO位置退下来的同一天,甲骨文也发布了财报。季度财报收入低于分析师预期,收入为86亿美元,仅增长2.7个百分点。甲骨文现有的业务模式面临增长瓶颈,公司越来越难以获取新客户,不得不将更多的硬件和软件技术卖给既有的客户。在过去12季度,出现11个季度收入增长不超过5%的情况。

甲骨文面临的增长瓶颈,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云计算技术的崛起。分析师在给投资人报告中写道,由于技术市场开始青睐云技术的新兴供应商,同时企业获取IT应用和解决方案所需的成本会越来越低,甲骨文核心的软件许可证业务陷入增长困境。当然,云也已经成为甲骨文战略中的核心,在过去两年已经收购RightNow、Taleo和Eloqua等云计算公司。负责公司战略的新任CEO Hurd在今年四月份也对外表示,未来两年,甲骨文对研发的投入会增长到100亿美元,投入重点是云和软硬一体。

拉里·埃里森从CEO位置退下来后,甲骨文解决了接班人的问题。但是,业务增长难题仍然摆在眼前。

 

题图来自网络

很抱歉,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本站暂时关闭评论,欢迎移步至品玩App发表您的评论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
brand

PingWest品玩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