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两个Google,一个是佩奇的,一个是布林的

012_page_brin

最近很多人开始重新感叹Google改变世界和颠覆人们想象的能力:这主要是两款面向未来的产品——看上去越来越神奇的Google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导致的。事实上,这个正在诞生着Google Glass和无人驾驶汽车的神秘实验室Google X还在孵化着其它神奇的产品:比如只有打印机一般大小的机器人、通过神经网络将16000多台电脑连接在一起的“人脑”等等。当你听到总有人说“Google的梦想不是赚钱,而是改变世界”这么矫情的话时,你就知道它现在让多少人都感到疯狂了。

但这只是Google的一部分。最近这一年多,Google X Lab里面的疯狂和神奇的实验项目重新让人们把Google定义为一家天马行空、自由无拘束地改变世界的公司——这真的是一个漂亮的公关战役,它几乎让人们忘记了其实Google其实是一家对营收和市场竞争极度敏感,并不惜采取一切手段赢得竞争的公司。准确地说,自从2011年4月拉里 佩奇(Larry Page)重新担任CEO之后,Google就被分成了两部分——佩奇的Google不断地强化营收、整合旗下各种产品、凭Android吞噬全球移动市场,以及用Google+与Facebook竞争;而另一位创始人希尔盖 布林(Sergey Brin)的Google(准确说是Google X)负责未来,并时不时对外释放一些惊喜,维系这家公司新、奇、酷的形象。

这并不意味着分裂。事实上你几乎从来没看见过一家公司把实验室与核心业务,以及当前和未来的关系处理得这么得当——没人担心Google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不会变成现实,它们离商用越来越近了;而似乎也没有人担心Google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会终结Google现在的一切,相反,它们都将得益于Google现在的Android、地图和数据收集等核心的产品和业务。其它公司的例子可能就不那么好看了:诞生于腾讯广州研究院的微信可能是腾讯的未来,但“微信吞噬QQ”的问题在腾讯内部好像已经是个政治上不太正确的大麻烦了;微软的实验室里倒是拥有最多的专利和最神奇的技术应用场景——但五年之后,你发现它们还躺在微软的研究院里。

但这两个Google又是这么的不同。佩奇的Google离“酷”这个字似乎越来越远了,来自Google内部的一些朋友告诉我,自从2011年4月佩奇回归CEO职位后,他的行事风格“越来越像比尔 盖茨”,这听上去不是一个很好的说法,但从他大砍产品线,将旗下各种产品整合在一起,不断加强移动端的变现能力,以及不惜用一切资源推广社交网络Google Plus的各种行为来看,你就知道这个比方不是没有根据的。

以Google Plus为例,佩奇显然无法接受Facebook在社交网络市场的垄断地位。所以你看到了从2011年7月发布以来,整个公司动用各种市场和各条产品线的资源为Google Plus进行推广。我听说的一个细节是:2011年底负责Google Plus的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为Google Plus定下的增长目标是2012年底实现注册用户1.5亿,但这个目标到佩奇那里马上就被否决了——佩奇定下的目标是5亿注册用户。当时大多数人都觉得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到了2012年12月,Google Plus注册用户突破5亿,而月独立活跃用户就已经超过了1.3亿。

这只是一个有点极端的例子,来证明佩奇是怎么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驾驭着作为一个市场支配者的巨头Google的。类似的例子还体现在不同产品线页面的统一设计,YouTube持续的激进改版,以及Gmail在内的各个产品线持续升级并进一步整合搜索和日历等功能上。YouTube的创始人陈士骏曾经对我说,他对Google感觉最“可怕”的一点就是整合复杂产品线,让它们变成一个整密不可分的整体的能力,而这个能力在佩奇这里显然被进一步放大了。

相比之下,布林的Google X更像一个童话世界。不必为实现某个短期内必须达到的特定目标心力交瘁,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有多远。不过,Google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这两个项目都是早在2011年前就开始做了,它们还有着充足的时间日臻完善,目前也没看到更多的竞争者出现。但是在2011年两个创始人分别执掌“两个Google”之后,你似乎发现Google X Labs里的这两个主要产品的发布节奏越来越有规律了:在去年4月Google眼镜第一次亮相;到6月底Google I/O大会上,布林率领一群人带着Google眼镜从直升飞机上降落到会场,为开发者提供Beta版本;再到不久前举办Google眼镜的开发者黑客马拉松,并计划向部分公众提供试用版——你会发现这款有关未来的产品,确实离你越来越近了。

这才是一家公司最神奇的地方呢。我们听说了太多因为庞大和垄断导致创新失灵的商业故事,也见过了太多创始人复位后面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却还没见到一个同时克服了这两个怪圈的公司,以及两位“一个负责垄断,一个负责创新”的创始人组合,真有意思。

不过好像……也有不那么好的地方。我注意到现在很多聪明的和有野心的Google工程师们已经不想跳槽到Facebook了,但他们想去Google X改变世界,这怎么办。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