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他有资格捐掉papi酱的2200万?

为了一则几秒钟的广告,上海一家化妆品公司愿意为此付出了2200万人民币的代价——不是在央视,不是在春晚,也不是在中国好声音的总决赛现场,而是我们亲爱的papi酱的视频主节目后的彩蛋位置。

对于刚刚融资1200万的papi酱团队,这是他们赚的第一笔钱。但是一转眼,papi酱的合伙人杨铭就说,会将拍卖所获的净利润全部捐给他和papi酱的母校——中央戏剧学院。

为什么他有这样的底气?

yangpapi

到目前为止,papi酱与杨铭已经认识接近11年了。从考入中戏时的少年到今天的公司合伙人,杨铭绝大多数时间都默默无闻,在明星背后扮演着经纪人的角色,偶尔也做过创业的梦。但是他对娱乐圈的浸淫、对社交媒体和“网红”的理解都非常人可及。恰好,在一个适当的时间,杨铭与老朋友papi酱踩到了“点儿”,一下子就红了。

中国社交网络环境从来不缺少好事者,papi酱在逐渐红火起来的过程中,曾遭受到不少诘问。好奇、羡慕、嫉妒、质疑,人们怀着不同的目的,都对这位“2016年第一网红”的幕后推手深感兴趣。2月25日,腾讯娱乐采访了papi酱,她第一次用大家熟悉的语言风格谈及了杨铭的角色:“是啊!我俩大、学、同、班、同、学!4年的同、窗、情、谊!十多年的革、命、友、谊!好多人问我为啥东北话说得那么好?因为特么的就是被那个姓杨的给带的!!!我以前普通话老好了(严肃脸)。”

然而,仅仅4天前的2月21日,papi酱的父亲还曾在微博上否认杨铭是她的经纪人。

filehelper_1461272331272_62

杨铭过去曾担任周迅和Angelababy的经纪人,这次当了papi酱的CEO,拿了罗辑思维、真格基金、光源资本和星图资本的1200万投资,才算是真正的创业。

根据杨铭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的说法,早在2015年3月,他和papi酱就商量着要尝试自媒体玩玩。在短暂与另一位大学同学霍泥芳做“TCgirls爱吐槽”的组合之后,papi酱自己不定期发布一些自编自导自演的短视频。从2015年秋天开始,以“上海话+英语”系列为代表的papi酱短视频在各大平台的点击量稳步攀升,“爆款”几率也越来越高,专属于她个人的“逗比”风格慢慢固定下来。

在此期间,研究生还没毕业的papi酱还在为自己的毕业论文焦头烂额;而杨铭则似乎仍然在到处寻求自媒体机会。

“她发‘上海话+英语’那天,我和人家讨论自媒体,被浇了一天冷水,心情不好。我打电话告诉她说大家都说自媒体这事特别扯淡、无聊。她很兴奋地告诉我,‘上海话+英语’突破多少多少条了,瞬间我就阴转晴。”杨铭对澎湃新闻说

那时杨铭与papi酱的关系,并非正式的经纪人与艺人的契约关系,但他为papi酱做的包装与决策,很大程度上确实起到了经纪人的作用。

在papi酱制作短视频的过程中,杨铭会负责讨论时出出主意,“这(片子)太长了,下次得短点”,至于更新频率:不定,完全看心情,“这得看她拖延症是多久。”

据澎湃新闻报道,papi酱最具标志性的“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也是杨铭与她碰出来的:红了之后,别人就来盗传,papi酱觉得特郁闷,杨铭提醒她,得给自己一个标签,“品牌意识啊,加个slogan啊”。

投资界的网红、真格基金徐小平也注意到了papi酱。今年开春,徐小平和罗振宇去见杨铭和papi酱。见面那天,papi酱听了一半就走了神。“她跟我说听不懂,问我觉得怎么样,觉得好就干。”杨铭对澎湃新闻说

3月19日,徐小平发了一条微博:感谢papi酱和她的合伙人杨铭的信任。罗振宇也开始紧锣密鼓地操盘papi酱第一次视频广告招标会的相关事宜。

但是做生意从来就没有一帆风顺的。

yang-luo

4月18日,papi酱的视频因为她时常爆粗口,被广电总局勒令整改。根据群众举报和专家评审结果,广电总局要求该节目进行下线整改,去除粗口低俗内容,符合网络视听行业的节目审核通则要求后,才能重新上线。在一番风波之后,杨铭也从善如流,“一定坚决响应网络视频整改要求,努力传递主流价值观,做一个最正能量的papi酱”,“会继续坚持做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视频内容”。

现在,当红网络花旦papi酱已经注定难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生活、学习、工作了,在商场车站公共场合放肆自拍也会很少。而杨铭的工作就是负责papi酱与外界的沟通联络,并为她保驾护航,创造一个尽量安静的内容创作环境。他们目前团队里的所有人都是中戏出身,把这第一桶金2200万广告收入捐给母校,算是一种非常恰当的选择。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