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兽》:拯救地球从消灭人类做起

试想一下,如果人类数量可以减少十分之一,其对地球的污染以及资源消耗也会减少十分之一;那把人类的人口减少至百分之一,地球是不是能就此得救?

“有没有可能人类才是蚕食地球的寄生生物,那些吃人的寄生生物只是出于本能替天行道。”这是我在《寄生兽》的观影途中脑海不断涌现的奇怪想法。剥除杀戮与对决的外衣,这部看似血腥的作品其实更想探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随着强弱地位的转变,人应该如何对待自身与他者。

(前方剧透预警)


 

故事讲述某天地球突然遭到神秘生物的入侵,这些生物会夺取人的脑袋,继承宿主的记忆,形成自己的意识,并继续装扮此人。完成寄生的生物会变为一部杀戮机器,头部能任意变形(包括利刃),其食物是与宿主相同的物种——人类。

主角泉新一是一名普通高中生,阴差阳错下,入侵的寄生生物没能夺取他的大脑,而是与他的右手融合。它选择接受与新一共存的命运,因为寄生生物必须倚赖靠宿主的血肉才可维持生命。它学习能力相当强,只花了一天就掌握日语,还将自己命名为 MIGI,“MIGI”在日文中是“右”的意思。

shinichi-migi-parasyte1

MIGI(阿部隆史 配音)与新一( 染谷将太 饰)

随着故事的推进,新一遇到形形色色的寄生生物:有单纯遵从杀戮本能的后藤,有试着成为母亲、选择生育人类婴儿的田宫良子,也有认同寄生生物的理念、想为其创造生存条件的市长广川刚志(广川其实是人类,可电影里解释这段的镜头被剪掉了)。

“总有一个声音在我体内回响,把(人类)这个种族消灭殆尽。”这是反派后藤对新一不断强调的一句话。

寄生生物在诞生伊始,就被下了指令,要吞杀被夺取脑部的宿主族类(呼应“人类对地球来说是毒”的设定)。换句话说,猎食人类是一种出于求生之外的本能,寄生生物就算吃人类的食物也可以生存(消化系统依然是人类身体)。

正是由于抑制不了的杀人冲动,寄生生物开始在各地炮制“碎尸事件”,人类却欠缺警觉地忽视这些惨案。寄生生物逐渐了解人类世界,他们学会计划组织并利用政治权炳保障自己族类的生存。

Dolphin

当我在地铁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就想,有没有可能十万年前,海豚才是地球万物之主,却被虎视眈眈的人类……

“为什么人类可以出于自保杀戮一切生灵?反过来却不行。”介于人与寄生生物之间的新一,不断被 MIGI 的话冲击三观。一开始,他只想逃避,可身边的亲友接连遭遇不幸,让生性懦弱的他不得不直面危险。原本理智得近乎冷血的 MIGI ,在新一的感染下,逐渐变得通透人性,甚至还愿意作出自我牺牲的举动。他们这对组合的存在,象征着原本处于绝对敌视的人类与寄生生物,也可以取得某种共存的理解。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我在文中一直选择“寄生生物”,而非片名的“寄生兽”来描述他们。因为我不想采用怪兽这种贬义描述,而是试着站它们的角度思考问题。从人本位出发,寄生生物确实对人类造成极大威胁,人人得以诛之。反观寄生生物,它们也有生存的权利,只是无奈天生的本能,让它们走到人类的对立面。即便是肉体强悍如斯,但面对人类纠集军队的绞杀,寄生生物们依旧难逃覆灭。

借助这场虚构的冲突,电影完成了对人类的存在,以及人类对于地球的主宰地位批判与反思,这也是《寄生兽》最吸引我的地方。

parasyte-1168816

漫画原著

《寄生兽》的原著漫画由漫画家岩明均所绘,单行本共十卷,1990 到 1995 年间由讲谈社发行,曾于 1996 年获得日本科幻大奖“星云赏”,截至 2013 年,该系列累计发行 1100 万册。2014 年《寄生兽》还改编为全 24 话的电视动画。

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当时看上该作,希望能在完成《阿凡达2》之后,启动《寄生兽》的拍摄项目。

但由于好莱坞购买的版权届满,原作者岩明均在 2013 年转而选择与日本东宝公司合作,拍摄真人电影,由山崎贵担任导演,于 2014 年 11 月、 2015 年 4 月分为上下两部在日本上映,共 226 分钟。两部电影合计在日本取得超过 35 亿日元的票房,就漫改真人电影而言,成绩不菲。

卡司阵容方面,领衔主演为染谷将太、桥本爱、深津绘里等人。这里不得不吐槽,染谷将太所饰演的泉新一,在影片前期蔫头耷脑、遇到危险则无力嘶叫的形象实在像极了他在另一部作品《我们都是超能力者!》所饰演的废材中学生,让人频频出戏。

值得一提的是,由深津绘里饰演的田宫良子,代表理性的一方,一直在寻求寄生生物与人类和平相处的方式,为此她自己还生下一个人类小孩。从《跳跃大搜查线》开始就非常喜欢深津绘里,岁月静好,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在她留下太多痕迹。作为本作的演技担当,她出色地演绎了一位优雅、坚韧又不失狠劲的母亲角色。

parasyte2

另外,北村一辉、 浅野忠信等实力男星的加盟为电影注入雄性荷尔蒙的因素。尤其浅野叔扮演的终极 boss 后藤登场,各种震慑的眼神、耍帅的姿势,简直过分。

由于单部电影的放映时间有限,原本上下两部 226 分钟的篇幅,等到 9 月 2 日内地上映被“合二为一”,只有 125 分钟,删去的 101 分钟接近原版的一半。不少交代剧情、支线人物的戏份惨遭删减,如埋小狗的公园一幕、新一与母亲的感情铺垫等等。

作为本片主要引进方的安乐影业表示,之所以采用大幅删减的处理,一来是避免引进原版《寄生兽》上下部而用掉两个批片名额,二来是为了避免拖沓的剧情和压缩不必要的血腥场景,三是 2 小时左右的时长也更符合国内观众的观影习惯。

看过原版电影的朋友或许有点难以接受电影剪得只剩“打怪升级”的俗套剧情。在我看来,尽管由于缺乏细节描述与感情铺垫而显得不那么的深刻,但删减版基本完成了传递主题的任务。再说,对于许多初次接触《寄生兽》的观众而言,能够在院线看到这部科幻、恐怖的作品实属不易(也不排除《寄生兽》是打着环保的主题送审)。

parasyte3

放心,这一幕你在戏院是看不到的。

安乐影业总经理张晗表示,“这样的题材能够上映本身就是一种突破,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渠道来引进不同的影片,增加电影市场的多元性,不仅是好莱坞,各个国家优秀的作品都可以有,百花齐放。”

为表支持,我这次特意跑到安乐旗下的百老汇电影中心观看《寄生兽》。我还惊奇发现,上映近两月的《寒战 2》在百老汇还有一天一场的排期。原来由安乐制作或发行的电影还有延期放映的福利,以后如担心错过哪些好片,不妨来百老汇看看。

本片的画面尺度,也给当前恐怖惊悚类电影的审查提供很好的参考范本。在电影开头,刚夺取一名男子身体的寄生兽,走进便利店,突然张开血盘大口,准备吞噬另一名无辜市民。片方采用的处理是,吞噬的一瞬间,画面一黑,仅保留尖叫声,随即切入空镜。后续的打斗中,遇到直接爆头或者血肉飞溅等近景时,电影也是作了同样的处理。虽然最关键最直接的吃人画面没有了,利用恰当的剪辑技巧,惊悚或恐怖气氛也能够向观众传达到位。

日本电影给世人的印象大致是写实的、温和的,但这其中又不乏利用现实主义手法表现超现实题材的颠狂作品,以《死亡笔记》、《进击的巨人》、《寄生兽》为代表的漫画改编电影更是其中的重要分支。

parasyte

话说回来,这应当也是国内观众第一次在大银幕上感受到“触手”的魅力。剔除作品主题想要传达的思考或理念,从摄影、音乐、剪辑等基本的观影元素看,《寄生兽》也是一流的,完胜诸多所谓的中国大片。面对同期上映的《星际迷航》,《寄生兽》依然取得超过 3389 万的票房成绩,目测能超过今年 4 月上映的另外一部日本真人电影《垫底辣妹》(3758 万)。

最后想以电视动画《寄生兽》主题曲 LET ME HEAR  的歌词作为结尾,生而为人,真是一件有趣的事儿。

You guys do not notice that we
你们还没发现
are gifted just by being humans
我们身为人类有多么受天眷顾
We are absolute predators
我们是绝对的掠夺者
We do not even have any enemies
我们甚至没有任何天敌
Maybe there are other animals watching us
或许有其他动物虎视眈眈的望着我们
and thinking that someday “we will beat them down”
心想「总有一天我们会灭绝他们」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