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h差不多已是微信和陌陌的合体,嗯,就差几千万用户了

还记得微信刚刚推出朋友圈功能的时候,国内很多人惊呼说这就不是 Path 吗?但不论你说微信借鉴也好抄袭也罢,现在朋友圈已经是中国(甚至全球)最活跃的私密社交网络。

可能谁也没想到,日后 Path 也会学微信推出聊天功能,开始卖表情,还单独做了一个聊天应用 Path Talk。今年9月,Path 更是学起了陌陌,Path Talk 中增加了和商户聊天的功能

千万不要说 Path 不知道微信和陌陌。其实早在2013年初和 Digg 创始人、Google Venture 合伙人Kevin Rose 聊天的时候,Path 创始人 Dave Morin 就主动提到了微信和陌陌,他甚至还尝试使用微信漂流瓶的功能,只是因为语言问题玩不起来。

Dave Morin 对中国的了解还不止社交。在长城会举办的2014移动互联网大会硅谷站上,Dave Morin 提到中国其实有“四个硅谷”(大概是指北上广深?),其中深圳就是中国硬件创业之都。作为主会场的开场嘉宾,Dave Morin 和 Wired 责任编辑 Jason Tanz 的对话完全失焦,基本上就是闲谈。不过对于 Path 和 Path Talk,Dave Morin 的解释是,这都是帮助人们更好交流信息更好沟通的平台。

Screen Shot 2014-12-03 at 03.16.10

但是这个平台和微信以及陌陌虽然形似,但在最关键的用户量上,则有着一个数量级的差距。而一个用户量不大的平台,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人们更好的沟通交流?

今年以来,Path 应用在苹果应用商店美国区社交类应用的排名基本都在100-150名之间,Path Talk 大部分时间在150-200名之间,早已风光不在。Path 在2011年正式推出,出众的设计为它赢得了极佳的口碑。但一些运营上的问题,尤其是用户隐私方面的问题,让这家公司也经历了很多争议

现在美国仍然是 Path 最重要的市场,但东南亚已经成为 Dave Morin 最喜欢提到的市场之一。他表示 Path 在东南亚表现不错,尤其是在印度尼西亚。有意思的是,东南亚也是微信在国际市场上发展最好的地区。

在微信有优势的市场,Path 还能有多少机会?即便 Path 拿下印尼市场,对于一款致力搭建沟通平台的应用,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要知道,在黑莓衰落之初,印尼最流行的智能手机是黑莓。

作为 Path 的忠实用户,看到今天 Path 这样其实我也很痛心。现在我打开 Path 频率已经很低,而我的好友里仍然在更新 Path 的,和仍然在更新饭否的人数差不多。

Path 的尴尬在于他没能做成一个粘性极强的小众社交应用,也没能做成一个具有庞大用户量的主流社交应用,这种“鸡肋”的状态让 Path 很难有清晰长远的盈利模式。从 Path Talk 连接人和商户的之后,Path 又多了一种可能的盈利模式。但如果没有足够多的用户量,这条路仍然很难走通。

当然,Path 要赚钱的话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学习微信和陌陌最赚钱的生意——游戏。但这也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