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Graham卸任YC总裁:新旧时代交替,和硅谷精英主义的消退

如果说WhatsApp的出售意味着一个新企业独立运营地结束,那么孵化器Y Combinator创始人Paul Graham的离任,则更像是一个旧时代的告别——不仅仅是创业者,即使是在注重资历的VC行业,硅谷的年轻人们也已经要开始建立新秩序了。

与此前在博文里称将“不再负责YC运营、只担任合伙人并在办公时间参与具体项目”相一致的是,在旧金山举行的Launch大会上,作为嘉宾的Paul Graham再次强调了自己将淡出YC地具体事务——这也是他宣布卸任总裁后,第一次公开露面。他说,在最近一次Demo Day结束后,他对在YC的参与,将仅仅维持在一个普通合伙人的程度,甚至更少:一周几次,“在办公时间”(Office Hour)出现淡出日常管理,甚至不再参与创业公司的筛选。

几乎就可以说,Paul Graham打算对自己一手创立、精心经营了9年的“公司”放手了。因为有新的目标?至少现在看起来不是这样。他以特意加强语气的“No,No,Never!”断然否认了主持人关于他是否还会创业的问题,说,“我不会再做自己的创业公司了”,因为“我不需要钱了。”

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钱其实从来都不会是硅谷这些冒险家会放在首要考虑的事情,而他的退出,或许是因为无奈,属于Paul Graham的时代,或者说是旧YC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你可以看出Paul Graham对曾经的YC的留恋:他在台上放出了Y Combinator进行第一期孵化时地照片,六个年年轻人聚集在Paul家的厨房里,兴奋地讨论着什么,里面有Reddit的联合创始人Aaron Swartz,也有曾经Loopt的创始人、现在接替Paul Graham的新任YC董事长Sam Altman——尽管现在他们都已经成为硅谷的风云人物,但是回到当时,他们还不过是一群爱写代码的研究生,参加了一期像是暑期项目的集中训练。而YC三个月的孵化时间,其实也就是从这儿来:三个月正是学生们的暑期时长。

Paul Graham说那个时候的YC是整个孵化模式的颠覆者,在他们之前,几乎没什么人愿意加入所谓的孵化器——提供很少的帮助,几乎不引入后续融资等。但是随着YC地成长,这种全新的孵化器制度建立并迅速普及开来:孵化器的合伙人们为创业公司提供一切他们拥有的资源、并全力帮助他们获得外部融资,创业公司回馈以不到10%的股份。可以说,这极大地帮助了创业公司的成长,并促成了一批明星公司的诞生——但是现在,9年后,YC自己反而成了需要被颠覆的对象。

因为它正在以一个疯狂的速度在扩张。在成为创业公司的金字招牌后,它扩张增加申请名额已经造成了管理的失控:YC此前一期训练营通常会有40-50个创业公司;但是到了2012年冬季,66家公司加入了YC;随后的夏季训练营,这个数字变成了惊人的84。

这显然不是奉行精英主义的Paul Graham所希望看到的,他甚至写了篇文章,称2013年冬季训练营的录取公司要控制到50以内,那期他们最终录取了47家;之后的一期YC也努力控制在了45家。但是,这个情况没能持续,最近的一期,也就是Paul Graham淡出前会负责的最后一期,根据他在刚刚大会上的透露——达到了76家。

显而易见的是,与数量疯狂增加相对应的,每个公司得到的资源迅速变少了,有些好的公司甚至不再愿意加入YC。因为和9年前不同,现在的硅谷,还有大批的孵化器在等着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同时索取更少的股份。

我曾经和DataFox的联合创始人Bastiaan Janmaat讨论过这个问题,作为针对企业的大数据挖掘服务,拿到钱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但他们最后选择加入了非营利性孵化器StartX。“我们不用出让股份,同样可以有很棒的资源,那为什么还要去挤破头加入YC呢?”他说。

与此可以佐证的是,还有一个投资人告诉PingWest,有创业者在向他们抱怨如今的YC已经不再是YC。拥挤的名单,泛泛地指导,这些都吸引不了他们,“虽然有那么多有名的导师,但是要他们指导的公司更多,谁顾得上你呢?”所以在YC和500Startups同时接受了他们申请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后者。

而从结果上来看,YC孵化的公司质量也在迅速下降——看看Paul Graham就知道,除了挂在嘴边的Airbnb(09年进入YC)和Dropbox(07年进入YC),YC几乎没有什么消费者领域的公司是成功的了。而那两个标杆性公司,其实都已经是5年前和7年前的事。

这绝不会是Paul喜欢看到的局面。他喜欢的是那张广为流传的类似《最后的晚餐》式的图片,被自己喜欢的精英创业者们,如Dropbox的Drew Houston、Heroku的Adam Wiggins所包围。而如今的YC太大,大到当主持人Jason Calacanis询问到说,YC最新一批创业公司的估值范围是多少的时候,Paul Graham甚至开始直接自嘲,“最新那批公司里都有谁啊?”“或许观众们都比我要清楚。”

YC-2

这些脱离了当初他们创办YC的初衷,也偏离了原来的轨道,但是,YC停不下来。

一方面,YC旗下创业公司的估值仍然在猛涨,Paul也不得不承认,YC最近一期毕业的公司估值达到了九年来最高,甚至有一家公司在Demo Day之后估值就达到了5000万美元。

另一方面,和9年前他创办YC时不同,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到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创业的门槛大幅降低,创业开始成为一个很“寻常”的事情,而成功的创业者,也从向最优秀的人群,向最普通的人群蔓延。换做Paul Graham的话就是,“最开始,你必须得是最聪明的那些人,但是现在,只要你意志够强,你再蠢也没关系。”

所以,你能看到YC内部的矛盾了。一方面,Paul Graham已经无法忍受YC的大幅扩张——不然谁会用“Surprisingly Stupid”来形容创业公司创始人?另一方面,这样的扩张却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因为Paul也不得不承认,“十年内会出现比现在多得多的公司,YC要找到他们,就要成长得足够大。”

时态已然变革,即使是Paul Graham这样硅谷教父式的人物,也没有办法逆其而动。更何况,在拥有了10个全职合伙人、8个兼职合伙人之后,Paul Graham对YC的控制力也在下降。所以,即使他再不高兴,YC最新一期训练营入选的公司还是飙升到了76家。

他只能选择退出。这一点从他今天的话里得到了佐证——在大会上,谈及淡出的原因,他直接说,“Y Combinator已经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Giant Things),而我并不擅长运营一个庞然大物。”

但是Sam可以。他成为眼下YC变革需要的人选,在他的带领下,YC将会在现有基础上增长10倍,请来更多的合伙人并招募更多的创业公司。

YC的膨胀,正如上面所说的,会让更多公司涌入,更少公司得到专门对待——你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奉行精英主义的Pual Graham和他的High-Class旧YC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对于硅谷生态圈里其他的孵化器和种子基金,却是显而易见的好事。

另外,可能很多人都在强调,YC新掌门人Sam Altman是YC首批孵化公司的成员、是一个成功退出的创业者,是YC的合伙人之一……但是,最重要的是,有多少人注意到,这个将近50岁的Paul的接任者,仅仅只有28岁呢?

硅谷新时代已经来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