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编辑室】专车市场进入“人民战争”时代

人民战争,即争取人民,组织人民,武装人民,最大程度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投入战争。

 

去年8月,Uber几乎是悄无声息地在中国首先推出了其拼车服务——人民优步,一个彼时听起来跟Uber的美国企业身份非常不搭的名字。

说悄无声息,是因为尽管Uber实施了人民优步前三天完全免费这样的优惠,但除了几家科技媒体篇幅并不大的报道,Uber并没有大规模“广而告之”。

Uber把人民优步定义为“公益服务”。Uber称拼车服务属于非营利性质,他们只收取成本费用。因此,乘客仅需要为此支付油费,Uber会根据后台系统自动计算并扣取费用。当时,人民优步的价格为最低12元人民币,远低于uberX的20元和UberBLACK的30元。

也正是去年8月份,滴滴打车推出了专车服务滴滴专车,快的打车几乎同时推出了一号专车,而2010年就已成立(仅比Uber晚一年)的易到也开始频频进入媒体和公众视野。此外,市场还出现了如AA租车、神州专车等本土化服务。

一时间,专车市场似乎要重演滴滴、快的在打车市场的价格战,而且因为玩家更多,“价格战”似乎要更加惨烈。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除了各家专车服务标配的“新用户首单免费”,以及各种额度不高的优惠券,专车服务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根据最近新浪科技的评测,滴滴专车、神州专车价格中等,一号专车、易到用车价格最高,同时,它们的价格都高于Uber。或者,给出一个更直观的参照物,它们的价格都高于出租车。

但也不能说专车们不够努力,实际在“差异化竞争”上,各家算是各出奇招。

易到:收藏司机、设置黑名单、添加个人偏好(听音乐、坐前座、不聊天、关空调等),随后还推出了日租、半日租、Tesla试驾、代驾、巴士等服务。

一号专车:酒宴专车、包车,还可以通过“为谁订车”功能帮朋友订车。

AA租车:司机统一着装,西装领带;矿泉水;车载Wi-Fi。

神州专车:贝克汉姆代言;车载Wi-Fi,全国统一密码;司机统一配备智能手机和手机号码。

此外,还有一些专车服务要求司机向乘客鞠躬弯腰。甚至有专车服务推出了社交功能,比如基于行业的“行业圈”。

tiantian

但实际上,这些特色服务并没有给它们带来用户的爆发式增长,甚至大多数不能在媒体上博得哪怕一点点版面。专车的竞争优势是什么?“比出租车更好的服务!”每个用过的人似乎都会脱口而出。Uber CEO的初衷也是如此,据说他就是在巴黎街头等了半个小时无法打到出租车后愤而创立了Uber。

不过,比出租车更好的服务,就体现在免费矿泉水、主动开车门、弯腰鞠躬的司机,甚至衍生到在司机乘客间提供社交这种附加功能?

按照这个思路,专车干嘛不同时准备快餐、毛毯、服务员,再干脆附带推出招聘、咨询、移动办公服务,真能在一部小小的车内实现“从摇篮到坟墓”,我倒是真的要五体投地,喊一声“服了”。

你我都知道这当然不可能,除了车身限制、使用习惯等,这样的服务带来的成本飙升足以让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对了,我铺垫了这么多就是要指出这一点:价格,这个很少被媒体单独拿出来作为影响专车格局的因素。

在媒体的报道和社交网络上的分享看,大部分Uber、易到的司机们不仅彬彬有礼,而且学历高,收入高,大多从事互联网、金融行业,“出来拉活可不为赚钱”,要么“就图一乐”,要么是欣赏经济贡献并希望为之奉献力量,甚至有坊间传闻,有人通过Uber招到了员工,约到了炮。但另一方面,专车司机月入过万、过好几万的新闻也充斥在媒体报道和社交网络之上,让你瞬间成了一丈二的和尚,“他们是同一群司机吗?”

当然不是。这个现象恰恰说明了媒体和大众有多么喜欢故事、反转、奇迹,甚至不惜把两个不同的故事放在同一类人身上不加区分。

在并不引人注目的角落,我还读到过这样的故事:有人因为工资太低不得不兼职开Uber;有人是从专职的所谓“黑车司机”转开专车;有人眼红UberBlack(高端车型)的高回报,去找朋友借兰博基尼,最后却因为无人问津不得不用回自己的车,老老实实去开人民优步。

其实很简单,乘车作为一种刚性需求,大部分人的追求不外乎安全、舒适以及价格三个因素。安全上,各家专车都能凭借审核和现代科技做到基本让人满意的地步;舒适上,大家同样能通过不同车型提供不同的舒适度,但基本都强于出租车;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就是价格。

为什么在媒体上鲜见单独的关于价格的讨论?在我看来一个原因是,记者这个群体除了热爱故事,乘车出行也多为外出采访,因为工作性质,他们往往有交通补贴或者“车马费”等变相补贴方式。尽管收入不一定高,但记者恰恰是对出行价格最不敏感的群体之一。

最近,根据我对身边朋友的观察,人民优步已经越来越成为大家出行的首选,原因往往不外乎“比出租车还便宜”;我也开始向身边非互联网的亲友推荐人民优步,说得最多的好处也是“比出租车还便宜。”

实际上,Uber是经过多次大幅度降价才降到了现在的水平,最近的一次在中国是3月中旬。Uber为什么能把专车价格降到最低?这里有一篇介绍,我不再赘述。不过一言以蔽之,除了Uber有巨额融资可以补贴司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Uber通过算法和机制不断地提高乘车效率以降低成本。

这样的成效有多大?Uber没有透露在中国的司机增长情况,但在极客公园对Uber北京地区市场总经理Ben Chiang的采访中提到,“有一个数据可以间接表现它的增长速度,Uber 北京微信公众账号在 12 月 8 日发布的一篇文章只有 1061 次的阅读量,3 月 16 日的车费下调 30% 的文章阅读量已经达到 5 万 6 千多次,这发生在短短的 3 个多月时间里。”

Uber有着颠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愿景,同时也在用最正确的方法高歌猛进。下一个像智能手机一样庞大的市场,一定是Uber这样的公司,而不是易到,更不是AA租车。

就在最近,滴滴专车推出了“滴滴顺风车”一号专车推出了“一号快车”,它们都把自己定义为拼车服务,“一号快车”更明确表示,这是一项非营利性公益搭车服务,它的价格比一号专车要便宜一些,并且平台不收取车主任何费用,乘客所有付费都归车主所有。

didi

是不是似曾相似?这正是人民优步曾经的说辞。在我看来,这是滴滴、快的在专车市场的“幡然醒悟”,或者是二者合并后终于有精力到专车市场和竞争对手来一场真刀真枪的较量。不管怎样,中国专车市场进入了人民战争时代。

从去年8月到今年3月,滴滴、快的迟到了7个月,但也不算太晚吧?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