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Thiel 让你眼界大开的5个观点

自从新书《Zero to One》发布后,Peter Thiel 为此在美国做了多场活动。与其说这些活动是推广新书,倒不如说是他再一次和人们分享自己的投资哲学。

我参加了10月2号晚上的“新书推荐会”,形式是《纽约时报》科技副主编 Quentin Hardy 采访 Peter Thiel,同时听众也可以递纸条进行提问。

2014-09-30 19.09.35

说到《Zero to One》就得不提谷另一位知名投资人、投资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合伙人 Ben Horowitz 今年3月发布《The Hard Thing about Hard Things》。这本书讲的更多是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以及解决方法,可以说是一本“创业手册”。

《Zero to One》则是一本关于创业哲学和创业方向的书,书里并没有教创业者具体的创业经,而是提供了一种不同的看世界的方法。那么 Peter Thiel 是如何看世界的呢?以下是他接受 Quentin Hardy 现场采访的回答要点。

1,竞争 vs 垄断

Peter Thiel 鼓励人们创造具有垄断性质的公司,而不是陷入无休止的竞争。这是他一直不遗余力向人们阐述的一个观点。原因很简单,一家具有垄断性质的公司可以“自主定价”,从而获得最高额的利润;而陷入激烈竞争的公司,往往只能获得微利。

再延伸开来的话,当具有垄断性质的公司获得巨大利润之后,这家公司可以花更多钱去探索新的技术,从而推动技术的进步。而陷入竞争的公司,没有太多利润用来研究新的东西,最多不过能改良一下现有技术。从这个角度来看,前者更有利于推动社会进步。

更实际一点的话,Peter 认为当公司陷入竞争后,会变得过于关注竞争对手,只想赢对手,从而忘了自己的初衷,迷失了方向。通常情况是,一家面包店原本是想做世界上最好吃的面包,后来陷入到和路对面面包店的竞争中,于是不知不觉它的目标就变成了做比那家面包店更好的面包——完全迷失了自己。

2,下注生物科技

近几年在IT产业之外,生命科学和生物科技是硅谷投资人最关注的领域。Peter Thiel 同样如此。他关于该领域最狂野的想法是,随着生命科学的发展,人们的寿命会大大延长,第一个能活200岁的人现在已经出生——甚至他就能成为活200-300年的人。

Peter 认为人们过去把太多精力放在了完善现有医疗行业上,很多科学家并没有去为生命科学做更多突破性的尝试。当然,这里面客观原因是和美国现有医疗体系有关,但 Peter 同时认为这和科学家本身的一些局限性也有关,而这一点目前正在改善。

工程师和科学家的相同之处是,这些人都在某一方面很强,但在创业或者说商业领域很差,尤其是科学家。所以,Peter 认为当风险投资开始更多进入生命科学领域的时候,会引入很多商业人才。这些人过去帮助工程师改变了世界,现在他们也将帮助科学家改变世界。未来生命科学行业会越来越像IT行业。

另外,Peter 认为创业其实是“反科学”的。科学往往意味着确定性和可重复性,但是创业是不可复制的,每次创业都有其独特性,都是“从零到一”的过程,而不是从一开始到N。

3,商业提案(Pitch)并不重要

Quentin 有一个问题是问 Peter 收到的最好的商业提案是什么。Peter 笑答,商业提案并不重要。他甚至举例说当年扎克伯格找到他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商业计划书。顺便说一句,Peter 投资 Facebook 的时候这家公司刚刚达到10万用户。

Peter 认为重要的是团队以及这个团队的经历。他不喜欢刚刚认识不久的几个人一起创业,因为这些人往往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而且也没有太好的创业方向。

他喜欢的创业团队是已经在一起很多年了,团队成员之间彼此都很熟悉,并且一直有同样一个创业的想法,为此做了很多努力,最后开始创业。这种团队有更强的凝聚力,对困难有足够的预期,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不容易很快放弃。

4,关于比特币

作为 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Peter Thiel 对于比特币的理解非常独到。

PayPal 最初的目标是代替货币,但最后做成了支付工具。其中很大的原因是 PayPal 让货币的流通变得很方便,但并没有创造出一直很多人认同的“新货币”。

现在比特币的情形正好相反,目前比特币已经可以称之为一种“新货币”,因为很多人认同这东西有价值。但是比特币的流通性不够强,或者说可以用比特币来买的东西实在太少。一旦比特币在现实生活中的使用范围大幅增加,那么 Peter 就会非常看好它。

5,关于中国的投资机会

随着全球化趋势的进一步增强,未来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会有更多投资机会还是更少投资机会?
这是 Quentin 从听众递的纸条里挑的一个问题,也是全场活动的最后一个问题。幸运的是,这个问题就是我提的。因为 Peter 在书里提到推动世界进步的两大力量,一是全球化二是科技。科技创造新的方法,而全球化则将这种方法应用到全世界。中国是利用全球化最好的国家。

从 Peter 对垄断和竞争的理解看,更有机会的应该是新科技出现的地方,而全球化则意味着激烈的竞争。Peter 的回答也大致如此。他认为中国的确发展很快,因此具有大量的投资机会。但是就科技领域来说,在中国的投资机会不会太大。领先的科技还是会首先出现在在发达国家。

不过 Peter 认为,“发达国家(Developed World)”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称呼,这似乎意味着发达国家已经“发达”了,完成了所有进步,不需要再向前努力。他认为,所有的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Developing World)”,都应该去实现更多突破性成果。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