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周年,PingWest员工纷纷晒出了支付宝账单……(有八卦窥私欲望者入)

 

12月8日对于社交平台来说是个有点“特殊”的日子,这一天里很多人的朋友圈和微博中都出现了大量的“土豪”和未来的“土豪”,他们纷纷秀出了几十万上百万的账单,是的,这一天阿里巴巴公布了“10年支付宝”账单,每一个人都可以查看自己在这10年间花了多少钱在支付宝上。没错,支付宝的10年也是中国互联网在线支付发展的10年。不过这次我们并不打算分析一下十年账单的数据,也没想回顾在线支付的10年变化,而是要揭秘一下PingWest同事们的支付宝10年账单,看看这些“战斗在互联网前线”的人们在支付宝上都下了多大的“功夫”——

 

Jesse是负责智能汽车及儿童科技领域的编辑,还是一名90后——虽然PingWest的同事们都很年轻(除了CEO),但Jesse属于最年轻的那一档。他是在2010年注册的支付宝,掐指一算差不多就是刚上大学的时候。作为普通的学生党,4年多的时间总共花掉了7万元,由于今年参加工作,所以有超过一半是在今年发生的,这可能不如你朋友圈中大多数秀出来的零头。这其中,有将近40%是由转账完成的,这当中包括了聚会、吃饭、看电影,甚至是借钱还钱,代收代付,跟朋友聚会不带钱包也不会被嫌弃了,让朋友帮着代买东西也不用说“等见面了把钱给你”了-打我支付宝。

不过相比起来,Jesse更加感兴趣的是10年后的排名,他10年后的资产预测是3200万,相比起他的消费来讲是个天文数字了,比我的多出不知道多少倍。同时,他是唯一一个把10年后的资产分享出来的同事,意图何在就不揣测了。作为最年轻的一档,未来更有增长的空间,也正是未来十年里面支付宝最重要的用户群,祝福他。

朱旭冬是常住在硅谷的资深主笔,他的年龄在PingWest是个谜。同样是从大学开始使用支付宝,几年间总共花了20万有余。他坦言因为之前实在是没钱才没有使用,就好像也曾经用过一段余额宝,直到没有了余额。由于参加工作有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所以支出曲线就好像半个最小正周期的正弦函数一样:支出数字随着收入的增加而增加,直到到达人生的顶峰——买了房之后急速下降。而支付宝最常做的事情就是信用卡还款、交水电费、给爱奇艺自动充值会员。他特意炫耀了这个功能,说可以一次授权每月自动扣费——嫣然一个居家好男人的使用习惯,

倒是朱旭冬有个小故事,他说曾经在淘宝上假冒出售/购买商品来实现银行卡转账目的,目的是避开银行转账手续费。实际通过支付宝消费金额要比显示20万要少很多。我想起来,以前的支付宝是可以用信用卡进行充值的,然后再将支付宝里面的钱体现,这样就完成了信用卡套现,不知道他的故事跟这个后来被修补的漏洞有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同样是驻扎在硅谷的肖旭分享的跟支付宝的故事就像她的文章一样犀利——既没有告诉我什么时间注册的也没有告诉我花了多少钱,而是对比了在美国使用PayPal的经历。她的支付宝有65%都是转账支出,对,占了最大一部分,可能比有些人的购物消费还多,天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转账需求。

而在她第一年刚到硅谷的时候,仍然有着在两个不同银行的账户间转账的需求,于是决定尝试使用PayPal。首先需要把两个银行账户都和PayPal关联。但是首次关联银行卡就失败了,PayPal发邮件需要再验证一次,证明绑定到PayPal上的银行卡是自己的,但是,事情可没这么简单。

yanzheng

PayPal存了两笔几十美分的小存款到两个账户里,然后告知等2-3个工作日,去银行查看PayPal到底存了多少,把查到的金额输入到PayPal里,就算验证成功——多么朴实无华的验证方法。没办法,谁让PayPal总是要用的呢,等了几个工作日完成了验证,肖旭赫然发现原来没有个人账户间的转账功能。没办法,现写邮件提意见也来不及了,只能采用一个折中的办法:用A账户向PayPal中充值,然后提取到B账户里。很流畅的选择用A账户向PayPal充值之后,再次弹出一个令人惊讶的提示:需要等待3~5个工作日。这次肖旭没有继续操作下去,要知道如果进行下去的话在提取到B账户又是3~5个工作日,转个帐半个月过去了,这谁受得了,于是她决定乖乖出门,从A银行里取钱,然后存到B银行的ATM机里—总共用了15分钟。

3-5days process

看见了吧,这就是你要在PayPal上转个帐费的劲。就像肖旭老师的文章一样,这段故事看似跟支付宝的10年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它的背后代表了支付宝这10年的发展对用户个人使用上的方便程度带来了多么巨大的帮助和改变,恩,一定是想说明这个含义。

没有Jesse年轻也没有肖旭需求奇怪的名扬,从他在PingWest上的文章就能看出他miboy……啊不是,是极客的身份。但是他第一次使用支付宝是2011年,买了一台Nexus S,也是这台原生的Android系统让他走上了数码宅和科技媒体作者的路。坦白讲我真的没想到名扬会显得这么的不前沿,这么晚才走上网购之路,不过转念一想,可能名扬所买的极客的数码产品,支付宝还不能完全覆盖,只能通过别的方法来购买。

Screenshot_2014-12-08-17-35-18

 

至于我,冲动消费的代表,在2008年就注册了支付宝,不过由于一些特殊情况,此前一直没有启用,第一笔消费发生在2013年。长期以来既支付宝中都是出于没钱的状态,网购占去了大部分的支出,几乎都是网银支付,经常会忘掉支付宝登录密码和支付密码,以至于大概有过超过5次的冻结和两次重置密码。其实我进入网购的世界算很晚的,频繁网购可能是09到10年前后的事情,不过这个将近两年的时间还是有了10万出头的支出,再算上之前使用的别的账号中产生的消费,可能算是典型的需要剁手的一代。

前两天跟朋友吃饭,想起了一个场景。以前吃饭,如果有人比较有心机,那么结账的时候一般都是借口上厕所,或者说身上没现金了,下次取了再给。现在可能则需要高喊:“啊!手机没有信号了!”

这是PingWest几位同事支付宝10年账单的故事,其中是不是也有跟你类似的故事呢?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