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émon Go没有进入中国的日子里,他们靠信念和骄傲支撑

“每天登录一次,看看空荡的街道,逗一逗皮卡丘,下线……”

 

2016年7月6日,Pokémon Go率先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的App Store上线。但是其他国家的玩家还在等待,包括中国。

对于小时候看过动画片《宠物小精灵》的人来说,这简直是一个梦幻游戏:带上精灵球,捕捉附近出现的小精灵,挑战道馆,最终成为训练大师。而这一切,是和现实中的地理位置结合的,小精灵们会出现在办公室、地铁站、警察局、河边……等着你去捕捉,就像动画片里的小智一样。

S.Mars就是这样的超级粉丝。在动画片之前,他就在Game Boy上开始玩《精灵宝可梦 绿》的游戏。之后,S.Mars还先后入手了任天堂掌机NDS和3DS,除了钢拳,他玩过几乎所有的《精灵宝可梦》游戏。

Pokémon Go其实起源于一个愚人节玩笑,这是Google每年的传统,2014年愚人节,Google还特意发布了一个视频,玩家可以用Google地图去寻找不同地点的小精灵,然后抓住它们。

S.Mars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个视频,不过,当时AR技术的不成熟,以及任天堂几乎不和西方游戏及互联网公司合作的先例让他知道这只能是个玩笑。

但是,2015年9月,任天堂突然和Google旗下的工作室Niantic宣布,将联合开发这个游戏。他们还联合制作了一个视频,视频结尾,在时代广场上,一位女训练师的皮卡丘放出经典招式十万伏特,击败并捕获了强大的超梦。

pokemon-go-unite-1

pokemon-go-unite-2

“看完真是热泪盈眶,多年梦想成真的感觉。”S.Mars说。

不过,Pokémon Go游戏的上线也是中国粉丝煎熬的开始。

7月6日早晨,S.Mars就下载了这个游戏,Taburis也是第一时间下载游戏的一员,他和S.Mars同在一个名为“Pokémon Go戒毒所”的微信群里。

Taburis是Niantic开发的另一款LBS游戏ingress的忠实玩家,凭借丰富的经验,他在北京的CBD、央视大厦、天坛附近一路扫荡,在2个小时内把等级升到了5级,并率先占据了天坛道馆(不同阵营的玩家可以挑战对方的道馆,通过战斗获得经验及声望)。

但是,从中午开始,中国玩家就发现,游戏不能玩了。游戏地图变成了漫漫荒野,左上角的白色精灵球一直转动,却再也没有小精灵出没的提示。Pokémon Go锁区了,中国的GPS被拒之门外(不过,当天有四川、东北的玩家可以玩,此后几天都是如此)。

pokemon-go-none

之后每一次游戏进度的更新都能第一时间引起S.Mars们的关注。7月7日,Pokémon Go在美国App Store上线;当天,突然有传言说腾讯将代理这款游戏,尽管一张伪造的截图先在群聊中引发了轰动,但很快就被分辨出是一条假新闻。

之后的每一次传言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这些狂热的粉丝们会密切关注每一条游戏可能上线的蛛丝马迹,同时会用知识、常识和理性迅速判断传言的真伪。他们求证的信源来自Pokémon Go官网、任天堂、Google,以及它们的官方Facebook、Twitter,业内爆料人,台湾游戏网站……涉及的语言包括繁体中文、英语、日语。

最接近的一次,Techcrunch报道称,据可靠消息,Pokémon Go将于7月20日在日本上线,这是中国玩家能玩到游戏的重要信号,但日本玩家昨天同样失望而归。

在狂热粉丝,包括很多想尝鲜的人翘首以盼的过程里,也出现了所谓的“破解版”Pokémon Go,原理是把手机的地理位置伪装成已经开通Pokémon Go的国外地区,这中行为也被称为“开飞机”。

尽管会开玩笑说“再不能入坑我就弃坑了”,S.Mars、Taburis们仍然不会尝试“开飞机”。他们说理解想玩游戏的人,“如果能玩的话谁会开飞机”,但同时,他们会给自己制定标准,“这就是作弊”。

“每天登录一次,看看空荡的街道,逗一逗皮卡丘,下线……”在Pokémon Go没有进入中国的这段时间里,这是S.Mars现在每天都会做的事。

 

S.Mars, “别瞎玩”编辑(微信ID:geekgaming),玩过几乎所有神奇宝贝的游戏

PW = PingWest品玩   S = S.Mars

另外,Pokémon的中文翻译有神奇宝贝、宠物小精灵、口袋妖怪、精灵宝可梦(官方译名)等,它们指的都是同一个东西。

PW:你什么时候知道Pokémon Go这个游戏的?当时给你的感觉是?

S:最开始是在两年前那个愚人节,Google发布了一个视频,就是在谷歌地图的不同地点有精灵,可以去抓。当然这不是Pokémon GO,不过谁也没想到去年一言不合发布了一个视频,就是大家一起在时代广场抓超梦那个,当时才知道原来这个计划是真的……看完是热泪盈眶啊……多年梦想成真的感觉

PW:之前接触过Pokémon吗,你是粉丝吗?

S:先玩的Game Boy,断断续续看过《神奇宝贝》,后来到NDS、3DS一路走来……应该算超级粉丝吧,除了钢拳,其他的神奇宝贝游戏应该都玩过。

PW:你玩过Ingress吗?你觉得为什么ingress只是在小群里火,而Pokémon Go火到这种程度?

S:没玩过,只听过。口袋是超级IP啊。就算没玩过游戏,神奇宝贝肯定看过吧,就算神奇宝贝都没看过,萌神皮卡丘总应该知道吧。神奇宝贝在全球的影响力是顶级的。再加上,Ingress这个模式和神奇宝贝很契合。小时候玩过游戏看过动画的,谁没梦想过在真实的世界里抓精灵啊~现在真有这个机会了,大家才会这么激动吧(虽然离想象还差得远倒是……)

PW:7月11日,Pokémon Go在中国解锁1个小时,当时你做了什么?又重新锁区之后你的心情是?

S:当时在家,外面一片热浪……然后二话不说连VPN登陆游戏就出门了……然后抓了一只大钳蟹,之后就锁了。地图一片空白……就如我的心……啊……

PW:你开飞机了吗?

S:木。

PW:你对开飞机这种行为怎么看?

S:就我个人来说,我喜欢的体验不是“抓”,而是“在真实世界里边走边抓”,所以飞机并不适合我。另外,个人不喜欢也不会推荐破解。在自己的公众号上也一再劝说读者最好不去玩飞机。

PW:在Pokémon Go没有进入中国的这段时间里,你靠什么支撑?

S:《口袋妖怪:红蓝宝石重置》……如果我又把二周目打完了的话,就顺着版本往前吧。其实我个人来说还好,那么多年看着一代又一代御三家成长,玩完了翻一翻图鉴继续等待下一版本,本身就是一种乐趣。

口袋的世界本来就很广阔,第一代的精灵们在世界上等着我们,不过全国图鉴的其他精灵也在3DS的草丛里等待挖掘呢~而且我们也玩到了6个小时不是么2333(明明就是因为没有你最爱的达摩狒狒!)

 

小光,机核网编辑,买全了《精灵宝可梦》系列的游戏,玩Ingress 4个月

PW:你什么时候知道Pokémon Go这个游戏的?

小光:最早是2015年9月9日,因为当天日本的精灵宝可梦YouTube频道放出了这个游戏的宣传片。当时机核这边我们跟进发了微博和新闻。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十分震撼,特别是看到最后他们在时代广场打超梦的时候,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激动。

PW:你是《精灵宝可梦》的超级粉丝吗?

小光:动画和漫画都看过,超级粉丝的话谈不上吧。只是买全了《精灵宝可梦》系列的游戏,限定机还没有买。

PW:你玩过Ingress吗?你觉得为什么ingress只是在小群里火,而Pokémon Go火到这种程度?

小光:玩《Ingress》得快有4个月了吧,之所以小圈子里面火还是因为这部作品的游戏机制,还有就是国内玩的话要科学上网,而且这款游戏不符合现在国内的游戏趋势。《Pokmeon GO》火之前有预料到,还是因为IP的原因,大多数人可能不会去理解你作为一名特工(Ingress里面的角色)而去玩一个游戏,但是周围人突然发朋友圈说可以在家楼下、饭店里、公园抓到皮卡丘,再加上从众心理、羊群效应,自然大家都想试试看了。

PW:你开飞机了吗?

小光:没有。没有必要开,一个游戏最基础的规则都不能遵守的话,那么这名玩家也就那样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不想因为这样导致自己的账号被封。

PW:你对开飞机这种行为怎么看?

小光:别人的想法我没有办法去管,但是还是希望如果正式开日本服中国也能玩了以后,官方能把这些开过飞机的账号封禁。毕竟这样会影响到其他玩家。不过就算不封禁的话也无所谓,我再慢慢玩就是了,可能比别人慢一点而已。

PW:在Pokémon Go没有进入中国的这段时间里,你靠什么支撑?

小光:有很多游戏啊,最近一直在玩《精灵宝可梦 ORAS》,刷神兽打VGC2016的排位战,还有每天上下班时候玩《Ingress》。

 

Taburis,游戏编辑,Pokémon Go在澳洲上线第一天率先占据天坛道馆;Ingress资深玩家,曾因为玩Ingress被暴雨困在山顶

PW:你是什么时候知道Pokémon Go的?

T:去年9月份官方一公布我就知道了,就觉得Google 2014年的愚人节彩蛋实现了。我是Ingress玩家,也是Pokémon玩家。

PW:你小时候是《宠物小精灵》动画片的粉丝吗?

T:小时候玩Game Boy上的游戏《口袋妖怪 绿》,黑白2之前的系列全部通关了,后来工作了就不怎么玩了。

PW:这个游戏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和其他玩家对战、交换?

T:主要乐趣是小时候掌机的RPG(角色扮演),那时候动画也火,还有贴纸收集。基本没有和人对战、交换,那个时代需要线,我们三线城市没见过。

PW:小时候你跟Pokémon之间发生过什么印象深刻的事儿吗?

T:这个还真说不上来,因为小时候都是一个人闷头玩的,基本上没有和别人有交互,也没有像别人一样说起来有特别感人的故事,而且时间也过去很久了,某些感受可能回忆不起来。不过现在让我去再去玩这个游戏,就说Pokémon Go吧,一打开还是有熟悉的感觉,算是一种回味。

PW:7月6日在澳洲上线你是第一时间下载的吗?

P:是的。这些都是我当天抓的:

pokemon-first

游戏的设定是升到5级就可以占领道馆,我当天主要就是升级,在关服,也就是锁GPS之前升到了5级,然后占了一个道馆,天坛。

pokemon-gym-tiantan

PW:7月11日,Pokémon Go在中国解锁了1个小时又关服之后你的心情是?

T:心情很差,觉得中国玩家被针对了。但最后一看日本玩家……哈,这次相当于站在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了。

PW:7月13日,Pokémon Go官方Facebook回复粉丝留言说不考虑在中国上线,你的反应是?

T:没有特别的反应。因为考虑到这款游戏是Niantic出的,它应该是世界服务器。即便它的下载不在中国市场开放,那就去别的区下载,也可以玩。所以“不在中国上线”这种说法我并没有很在意,而且考虑到中国之前出台的相关政策,国外游戏在中国上架确实也不太容易。

PW:你对开飞机这种行为怎么看?

T:不作弊。作弊是不对的,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PW:在Pokémon Go没有进入中国的这段时间里,你靠什么支撑?

T:我在有限的时间里占了一个道馆,每天还能领点“工资”,它会有奖励。而且我还有别的游戏可以玩,这种LBS的,比如Ingress。

 

Laka,外企商务,在Pokémon Go锁区后幸运地去东北出差,在众人的羡慕中在哈尔滨和锦州抓了3天小精灵

PW:Laka,我想写写翘首以盼Pokémon Go上线的中国玩家,能跟你聊下吗?

L:OK啊。不过我不算“翘首以盼”吧。

PW:你现在还可以玩吗?羡慕你们大东北。

L:不……我只是去东北出差了两、三天,现在在北京。

PW:哈哈哈那就好。

L:互相伤害的既视感。

PW:你什么时候知道Pokémon Go这个游戏的?

L:很早就知道了,ingress圈一直都在传。当时的感觉是:哎还蛮有趣的,出来了要试试。

PW:你看过《宠物小精灵动画片》吗?

L:知道没怎么具体看过,不是粉丝。

PW:你觉得为什么Ingress只是在小群里火,而Pokémon Go火到这种程度?

L:Ingress上手会复杂一些,要观察地图做规划,还有些战略层面的对抗性,设定也是比较科幻的,大概会对核心向玩家有强引力但是流行度不会太高。小精灵这样萌萌哒人人都喜欢又不复杂不用做规划,火是必然的(只是没想到火到这种程度)。

PW:7月11日,Pokémon Go在中国解锁1个小时后又锁区,当时你做了什么?心情怎样?

L:我当时在飞机上完全不知道,233333. 下了飞机就是东北所以很开心。

PW:说说你在东北玩泥巴的经历吧。

L:东北全程陪老板,也就是抽空玩了会儿,加上半夜出来夜刷,也没时间氪金(原为“课金”,特指在免费游戏中的充值行为),从4级升到7级,还差40xp到8级。占的第一个道馆在哈尔滨的松花江大桥边,被一个据说每天开车满城刷道馆的红军青年给虐了。收了两天租子,回到北京就被打了。

pokemon-gym-jinzhou

满城都是黄鼻子,一进酒店就抓了仨。

pokemon-yellow

在锦州南站等火车的时候(火车站是个道馆)把红色刷蓝(游戏中红、黄、蓝三个阵营可以对抗,胜利者即可占领道馆),几分钟后被刷回去,再刷回来,来来回回好几次,也不知道红军在哪里是谁(不像Ingress,还能在评论里@)

pokemon-jinzhou-fight

PW:所以其实是人群中有两波人在暗战吗?

L:大概也就两个人?火车站那么多人 反正肯定找不到。

PW:你对开飞机这种行为怎么看?

L:跟Ingresser说开飞机是一种侮辱…… 如果是说开飞机去暂时体验一下也就罢了,长期开飞机的话,你真的觉得这个游戏有意思?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