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 v.s.运营商:一场“更聪明”的博弈是如何继续的

seo-for-app-store

近几天腾讯董事局主席马化腾通过人大代表的身份,提出议案并多次呼吁国家加大向电信运营商补贴,将宽带网络建设提升到与公路、铁路、机场和电网建设等同等重要的位置。这提案看起来是向电信运营商示好,给予运营商更多扶持。但背后的深意,还有对宽带资源重新定义,强化其公共服务的属性。

和我们之前所说的一样,我们乐于见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家他背后这个群体代议。而马化腾的这个议案,一方面是电信基础设施的建设滞后、高资费等问题制约着互联网公司的服务更广泛的覆盖——和运营商的电信业务相比,它去拓展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所以更有动力去呼吁;另一方面,以腾讯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与电信运营商之间的冲突已经越来越无法回避、甚至越来越激烈,处于相对弱势地位的它们需要更聪明地和运营商博弈。

腾讯和运营商的的冲突从2G时代就存在,但它最让运营商坐不住的导火索是:超过3亿用户的语音app微信正迅速占领中国人的手机,读取联系人、取代运营商的短信和语音通道。长期来看,电信运营商将逐步丢掉这部分收入,只能获得用户包月支出的固定数据费用,以及,从腾讯手里谈判获得的信道补贴,当然,最重要的是,它的产业价值将发生彻底的转移。

这场被很多人反复说过的变革,或许正是从微信的快速流行才正式开始的,序幕还得算上最近双方频繁的隔空喊话以及谈判。

据通信产业网的报道,2月27日,工信部召集三大运营商开会讨论OTT业务对电信运营商的影响,但移动与联通对补贴方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在3月11日,工信部再次召集了运营商和相关的OTT企业召开内部会议,讨论微信业务对运营商网络资源的占用问题。这也是在产业界广泛议论“微信成为第四大运营商”的背景下,主管部门介入了这一问题的协调。

注:OTT(over the top)。OTT源于篮球等体育运动,是“过顶传球”之意,形象的描述了运营商在面对互联网公司借助通信网络发展的业务时沦为单纯的“传输管道”,无法触及管道中传输的巨大价值的状况。

在此之前,去年12月,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在微信的大本营——广州称,腾讯QQ占用运营商资源非常大,原先一些机制都不太适合传统运营商的网络设计,甚至出现了网络被即时通讯系统干扰甚至出现大规模阻断的案例。时隔不久,联通总经理陆益民也坦言“微信确实给运营商业务带来严峻挑战”。

曾担任工信部副部长的中移动现任董事长奚国华更是直言,互联网业务不仅对短信、彩信等增值业务形成替代效应,而且分流了语音业务。对运营商来说,与互联网企业之间的竞争,将比传统通信领域的竞争更激烈更严峻。他坚定地认为“中国移动应在互联网内容及应用方面有所作为”。

然而,马化腾对腾讯与电信运营商的关系描述则是:“车和路”的关系,认为双方能“互惠共赢”。他近日在接受新京报采访,被问及是否会涉足电信业务时,也谨慎地回答道:腾讯与运营商从2G时代起有大量沟通合作,移动互联网是大势所趋,移动互联网产品和传统电信业务的融合度会越来越高。

他并举了微信与香港电讯盈科的例子来佐证这一观点:“微信给运营商带来大量数据业务收入,推动了整个电信产业链的优化升级”。

但显然,这并不是国内三大运营商所希望扮演的角色,他们更多惶恐于自己的“产业价值被边缘化”。事实上,虽然传统的电信运营商一直试图强势介入互联网内容和应用领域,比如模仿QQ推出的“飞信”等产品,但始终无法跟上互联网企业更快速的创新,日积月累已经不可避免的要成为“管道”。

对于腾讯来说,似乎很难改变博弈中的劣势,因为在目前的环境下,它的所有业务都需要基于运营商的网络基础上。包括最近的谈判,也只是在谈“向运营商补贴多少钱”的问题。它要获得更强的博弈能力,除非就是改变谈判规则,比如让“车与路”的这个关系成立,那么就得先让“宽带”进入“公路”、“铁路”的同一范畴……

运营商目前还不会甘心为腾讯打工,腾讯如果无法让它的“车与路”理论成为共识,双方的冲突就会继续扩大。微信和QQ,作为移动和PC端两个场景下最大的在线沟通应用,腾讯要构建其一直宣称的“在线生活”,这是必须要去解决的问题。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