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性”众筹平台Pozible要如何帮中国的智能硬件创业者走向海外?

可穿戴设备的火爆背后,“众筹”平台发挥了不小的作用。不过对于中国创业者而言,在中国市场中一直缺乏一个世界性的众筹平台,而无论是Kickstarter还是Indiegogo,对不少中国创业者而言都有不少的限制条件和门槛。好消息是,另一个世界性的众筹平台——Pozible不久前在中国设立了办公室,开始正式进入中国。Pozible是一家在澳大利亚的众筹平台,它的创始人Rick Chen(陈钢)是一名生活在澳大利亚的中国人,2010年创立至今,筹得资金超过1亿人民币Pozible,Rick Chen希望Pozible在中国能首先垂直于智能硬件这一众筹领域,给创业者们带来国际性的众筹方案。PingWest对Rick Chen进行了采访。以下是对Pozible创始人Rick的采访精华整理(略有语句上的调整和删改)。

PW=PingWest;R=Rick

alan_crabbe

 PW:你为什么想要做一个众筹平台?

R:我从中国去澳大利亚上学后,发现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里的年轻人想法很自由,我的朋友中有想做自酿啤酒的,也有想要组建独立乐队、出唱片的,而澳大利亚的政府基金每年会给予这些年轻人一些资金上的帮助,但是数额并不是很大。所以,一开始,我想帮他们做一个纯产品预售的平台来获得资金,后来当我发现众筹这种方式更有生命力。

PW:不同于Kickstarter和Indiegogo在美国,你认为来自澳大利亚的Pozible为何能成长为第三大众筹平台,它与其他平台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R:我认为Pozible最大特色是针对不同地区和不同项目来为他们进行众筹方案的设计。例如在澳大利亚,大多数人会选择一些演出、乐队等众筹项目,而在新加坡地区,有不少的众筹项目都是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而基本上99%发起众筹项目的人,都是第一次参与到这种模式中来,他们对文案、宣传都没有经验,我们会为他们规划文案,对每个项目进行指导,这样的方式使得Pozible的项目达标率超过50%。

此外,Pozible会根据不同市场的情况等调整我们的策略,例如我们现在是支持付款方式最多的众筹平台,这些都是我们进步迅速的原因。

PW:Pozible刚刚进入中国,你们针对中国市场有什么样的策略?

R:我的初衷是希望让世界的人知道,中国现在的制造和生产力已经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样了——在中国,智能硬件的设计、生产水准已经要比美国强很多,无论是资源还是产业链,都足够成熟,使得不少美国的智能硬件项目也要拿到深圳来生产。但问题在于,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不了解中国市场,中国的硬件创业团队也缺乏对国际用户的理解。

所以,我们在进入中国市场后要做几件事:第一是将众筹项目垂直于智能硬件领域;第二是对这些创业者做项目辅导,当一个项目进来,如果创业者也想要面向海外市场,那么我们就会将他们的文案、图片等转换处理成欧美用户更加接受的内容;第三是从支付的角度出发,例如如果一个中国用户在Kickstarter上看中一个产品,想要对它进行支持还比较麻烦。而在Pozible上,我们会尽量避免这个问题。

我觉得最大的困难还是集中在支付层面,比如我们在国外市场开展了周期性众筹——并非一次性给一笔钱,而是靠长期的、有规律的资金来维持项目,但是在中国这就很难进行下去。这些问题跟用户习惯有关系,大多数中国用户还是不习惯为一个看不到的产品买单。

PW:说到这点,这也是众筹平台存在的一个问题,现在很多项目从开始众筹到用户拿到产品,其周期太长,而且质量参差不齐。

R:是的,同时还有在等待的时间中出现技术的进步与革新,让原本的产品失去了魅力。就好像Google Glass刚出来时,所有人都为之惊叹,但是到现在,热情就减退了很多。所以,我们在项目筛选中会要求这些项目最好是拿到资金就可以投入量产的阶段,如果你只是概念和原型阶段,那么我们会要求你提交更多可靠的内容后,再进行众筹。

PW:Gyenno one是你们在中国区的第一个项目,你们为什么选择了这个产品?

R:我与Gyenno one的创始人任康第一次见面是在深圳,他们在主打了硬件设计的同时,还对智能手表与手环功能进行了结合,希望在千篇一律的智能手环项目中做出一款不那么一样的产品。看过产品之后,我认为Gyenno one比我见过的其他智能手环在设计上都要好很多,这样的产品和项目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事实也如我所料,在众筹上线之后,已经有十多个国家的人参与了众筹,现在众筹款项已经超过了60万。我也希望借此告诉其他的中国硬件创业者们,不要局限与中国的市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