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 Hunt的“滚雪球”成长史:从创业者社区到硅谷新晋风向标

如果说现在硅谷的人们都在讨论什么话题,Product Hunt可能是最热门的一个。这个以类似于Hacker News或者Reddit的形式,让人们自由地提交、支持自己最感兴趣的产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先后获得Y Combinator的邀请、获得了SV Angel、Google Ventures、Ashton Kutcher等的种子轮融资,在几个月后又获得Andreessen Horowitz领头的610万美元A轮融资。

9月的时候,Product Hunt在Facebook上公布了自己的一个聚会,超过了900个人报名。要知道,这种非正式的聚会,在旧金山多的数不过来,通常都要通过提供免费的食物、啤酒来吸引人,但是Product Hunt选在一家需要自行付费的酒吧里,慕名而却的人却把庭院都挤满了。有人甚至在活动主页下面留言说,“今晚会有人不去Product Hunt的聚会么?”

而另外一个人,直接在去完Product Hunt的聚会之后,在Twitter上把Product Hunt称为“The new startup king in town”。而在过去,这个称号是属于在硅谷创业圈有着巨大影响力的TechCrunch。凭借Disrupt大会、Crunchbase创业数据库和TechCrunch博客本身多年的积累,它才能获得这么一个称号,但是现在,这个称号已经隐隐约约被不到一年的Product Hunt拿走了。

但是Product Hunt的创始人兼CEO Ryan Hoover说自己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称呼。在Twitter上异常活跃高调的他,在接受PingWest采访时却表现得非常谦虚而积极。

“我们很新,新的事物总是有优势。人们会更喜欢它。但是其实很多科技媒体也做得很好。比如TechCrunch,他们会对很多创业公司和创始人做深度报道,我们不会这么做。 当然在介绍产品方面,我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是我们完全在不同的领域,模式不同,我们也更可以扩张。当我们扩张到不同的类目之后,我们会看起来更不一样。”

ryan

但是,人们之所以会这么说,却是因为本质其实是一个创业者社区的Product Hunt,有着非常巨大的能量。在上面获得高投票的创业公司,流量/下载量往往会暴涨(有创业论坛里说几天之内的流量是过去一个月之和),会吸引到媒体的兴趣,甚至直接带来融资。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上的参赛公司有专门的Product Hunt页面,曾经投过Dropbox的Queensbridge Venture Partners会在Product Hunt上面试创业者,500 Startup甚至直接让Product Hunt帮它筛选出部分下一批孵化的公司……

看,这就是Product Hunt的能量。

“滚雪球”般的增长

Product Hunt的形式其实非常简单,注册,然后你就可以提交你喜欢的产品,无论是网站、还是应用、还是智能硬件……提交产品名字和链接,然后为它加上一句介绍语,它就会出现在网站的后台里,通过审核后,被放到Product Hunt的首页上。如果有用户喜欢这个产品,即可以为它“顶”(Upvote)一下,它的排名就会根据被顶次数的多少上升。部分活跃用户,还可以在产品的旁边针对它发表意见,或者与这个产品的开发者一起讨论。它以天为周期更新一次,所以不像Apple Store的排名机制那么固定,用户们每天都可以在Product Hunt上看到那些或赞或酷或稀奇古怪的产品。

看上去这么一个简单的产品,但是却在硅谷刮起了一阵风暴。看看参与讨论的那些人吧:Marc Andreessen、Ashton Kutcher、Dave Morin……他们都是硅谷非常响亮的名字,而在Product Hunt里,他们会和其他用户一起投票、讨论,甚至为了不同的意见而激烈地拌嘴。

Product Hunt现在已经成为了用户发现新产品、创业者们获得灵感、投资人们寻找新机会,以及创始人们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推广的最好地方。而这些加起来,其实就是一个社区。

“因为现在人们太需要一个地方来找到好的产品。Apple Store缺乏一个有效的机制,让好产品可以被发现,或者让产品的开发者可以和用户互动。但是Product Hunt就不一样。你可以看到上面有Instagram推出的最新延时拍摄应用,也有开发者们只花了一个周末、但是人们却认为它有趣或者而有用的作品,他们同样可以获得很多关注。”Hoover说。他喜欢用去“中心化”、甚至“民主”这个词来形容Product Hunt,因为产品的发现和排名都完全是来自于用户,不管是谁,都只有一票。

这其实也就是通过众包的方式,让所有的人都加入到发现和推荐好产品当中来。Hoover管那些发掘出好产品的人叫“猎手(Hunter)”。而对于猎手来说,好产品的标准包括,真正存在的新东西。

“我们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要发布已经存在的产品,而不是有一个产品主页、产品本身却还不存在的东西。另外,我们也不想要发布一些活动,这些都是不被允许的。但是,上面有很多可能你从来都没有搜索过的、甚至你都不知道它们存在的产品,这就是它变得有趣的原因。”Hoover说。

Prouduct Hunt得以滚雪球似发展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它的用户。曾经13岁的时候就在父亲的游戏商店里帮忙打理生意、毕业后又在游戏相关的公司工作了几年的Hoover,深谙应该如何打造一个高度活跃的社区。从硅谷最知名的投资人,到阿姆斯特丹最最普通的创业者,都是Prouduct Hunt上的活跃用户。

而Hoover总是时时刻刻在Twitter上和人们互动。谈论的话题有时是关于Prouduct Hunt的,有时是关于最新的Tesla车型的,有时甚至是关于演唱会的。当然,大部分时间,他都在忙着邀请Product Hunt上好产品的创始人们去Prouduct Hunt上参与和用户的讨论,或者把那些好产品推荐给更多的人。而在他正式宣布融资消息、并介绍他最开始是如何打造Prouduct Hunt的博文发出来之后,他几乎给每一个把这篇文章转发到Twitter上的人点了赞。

“很多人其实也都是通过口碑来知道Prouduct Hunt的。当你开始有了几个有影响力的用户之后,他们往往会推荐给他们的朋友,而这样吸引了更多的知名用户上来。”

开始融资

这些被吸引到Product Hunt中来的知名用户,都是硅谷生态圈追逐的名字。而他们,慢慢都和Prouduct Hunt,以及Hoover本人联系在一起。比如Ashton Kutcher。作为Prouduct Hunt的早期投资人,他其实是自己注册了Prouduct Hunt,成为了较早的一批用户。

“他是在今年早些时候,在Product Hunt成为一个正式的公司之前就注册了。那个时候Product Hunt上有影响力的人还不是太多,所以我也非常兴奋。”Hoover说。而他在博客里写的是,当他看到Ashton Kutcher的用户名出现在Product Hunt的注册名单里之后,他和另外一个朋友兴奋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

而在三个月之后他们就开始融钱。其实是通过知名天使机构SV Angel的介绍,Hoover和Ashton Kutcher联系上了,于是,水到渠成,他们获得了Ashton Kutcher的投资,然后,差不多与此同时,他们也接受了Y Combinator的邀请,加入了这个淘汰率颇高的孵化器。

“我们一起吃饭,聊了聊Product Hunt,之后又打了个电话。他投资的速度非常快。”Hoover这么说当初他和Ashton Kutcher的交往。“我们其实还没谈到过多帮助,我现在注意不要要求太多,也不要太push他,因为在我们进入到其他领域的时候,我相信他可以帮助我们更多。”

但是,让人意外的是,Product Hunt在仅仅几个月之后,又迅速融了自己的A轮,这次领投的是Andreessen Horowitz。不仅很多人惊讶于他们融资的速度,Hoover自己也表示没有想到。

“最开始,我想要自己出钱来养活它,让它变成一个Life-style的产品,但是它发展的非常快,并且吸引了很多机会。然后我们加入了YC,然后Marc Andreessen也联系了我,问我愿不愿意见一面并聊聊。所以我们在Menlo Park见面了,讨论了一下Product Hunt的未来。”

和Marc Andreessen一样,Hoover也是一个Twitter控,而且他明显很尊敬Marc Andreessen。但是对于Product Hunt,显然Hoover认为自己更有发言权。

他说,当融资快要敲定之前,他和Marc Andreessen一起吃了顿Brunch,聊了太多话题。“我们聊到了教育,聊到了Google正在做的医疗方面的进展,他说了很多我都没听说过的东西。他就是那种你可以和他聊很长时间的人,他会教你很多东西。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他非常尊重创始人,让创始人去运营自己的公司。那非常重要。”他强调说,“我对Marc Andreessen说了,我会去听他的反馈,但是我不会照着他所有的话去做,不会他说什么就做什么。”

“我最开始也并没有想要融这么多钱,但是考虑到我们的情况,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他们可以帮助我们扩张到新的领域,帮我们推广等等。现在我们很长时间内都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而是可以专心打造团队、扩张等。”

那些被Product Hunt和投资者“猎获”的明星产品们

正是这样,Hoover打造了一个紧密相连的社区。而他也在努力把一个个散落在他周围的点连起来,变成一个强大的网络:现在Product Hunt上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投资人社区,他们会像普通用户一样推荐产品,但是很多时候他们用Product Hunt来寻找可投公司;记者们在上面逡巡,寻找最新最酷的产品,加到自己的报道中。而Hoover,就在努力把这些资源引导到创业者身上去。

比如说,通过Product Hunt被发掘的Yo和Ethan就是很好的例子。在Yo形成病毒性传播前,他们就已经在Product Hunt上颇受关注了。而最近颇热门的Ethan——一个名叫Ethan的开发者打造的、允许任何人向自己发送消息的应用,也是获得了Hoover不少帮助。

“我和很多投资人、媒体都有很好的关系,所以我很喜欢连接这些点。我会向这些投资人和记者推荐他们可能感兴趣的公司。比如说Ethan, 我知道Business Insider的一个记者喜欢这些故事,所以我在Twitter上向她介绍了一下,于是后来Ethan的故事就被发布在Business Insider上了。双方都很开心。” Hoover说。

而这还仅仅是一个例子。TapTalk,轻拍即可发送视频等信息的消息类应用,也是在Hoover的帮助下获得了融资。

“其实两年前,我就认识了他们的创始人。后来,他来到了旧金山之后,把TapTalk展示给我看,我和他说,嘿,这个产品很酷,你想好在哪发布了吗,他说希望在Product Hunt上发布,于是产品在我们网站上线了。我的一个朋友、SV Angel的投资人看到之后,和我说,我很喜欢TapTalk,你知道他们最近做的怎么样嘛?于是我介绍了双方。最后SV Angel投了他们,也成为了他们那一大笔融资的开始。”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翻翻最近的媒体报道,有不少公司都是通过Product Hunt和投资人搭上了线。老实说,这一度让我想到了Reid Hoffman——那个被称为硅谷人脉之王的家伙。如果继续下去,大部分有潜力的公司都因为Product Hunt和Hoover相识,那么,当那批公司成为下一个Facebook、Twitter,或者下一个Airbnb、Uber的时候,那么中间人Hoover,又可以撬动起多大的资源?

不过,Hoover说,其实Product Hunt上大部分产品的开发者他并不认识,可能有一些人会在Product Hunt的网站上互动过,或者在Twitter上互动过,但是很多人并未见过面。

“但是我确实很喜欢和创始人们互动,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助的。”Hoover说。和很多人评价的一样,他始终是非常积极的——尽管很多人说Yo或者Ethan这样的产品很蠢,但是Hoover认为还是应该抱着正面的心态来看待他们。

“无论是Yo还是Ethan,有些应用可能人们玩一阵子,可能就不会再用了。但是可能有人会因此而受到启发,又或许Ethan会自己再改造出一些东西来。在创业公司的世界,就有这样的蝴蝶效应。”Hoover说。在他看来,Product Hunt就是这么一个社区,始终是正面向上的。“我们就想让大家在一起,建造一些东西,加强这个社区。所以我们现在还推出了13、14岁的青少年们开发的作品特辑,有很多人看了都说,天啊,我现在已经27了,但是还没有自己做过什么!这样也能增强些创业精神,不是吗?”

Product Hunt被过度追捧了吗?

现在Product Hunt已经跨出了硅谷,成为了全世界创业者的社区。Hoover说,他们现在45%的用户是在美国之外,在他们的活动页面,可以看到在全世界都有用户自发组织的活动,从香港到东京,再到柏林。而在这个月,Product Hunt还会第一次举行一个黑客马拉松,而在明年,或许会把黑客马拉松带到全球范围内去。

但是Hoover明显并不担心模仿者的问题。他说,他知道Product Hunt在全球都有很多Copycats,比如日本就有一个,而且他们非常大方地把自己称为“日本的Product Hunt”,中国他也知道有。甚至还有的人把它扩展到不同的领域。

但是Hoover并没有什么顾虑。他说,“你可以在几天内建造这样类似的网站,这很简单,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甚至还有开源的模板让你建,但是社区不是那么容易建立起来的。对于Product Hunt来说,社区和品牌才是重要的。”

我提到了他们在旧金山举办的那次聚会——900多人报名,600多人到场,把酒吧后的院子都挤爆了。这应该算是这类聚会的一次记录了。

Hoover笑了,他说,他们在纽约也有一场办的很成功,但是没有想到旧金山那一次会有这么多人,所以他现在担心,下一次聚会应该选在哪里。而Hoover自己也非常的忙,整个硅谷,都有那么多的创业者希望能和他认识,或者希望把他邀请到自己的聚会上面去。

“我不会说谎,确实在Product Hunt上有一些过度的热潮。我们获得很多注意力,也证明了人们确实是喜欢它。我们的挑战在于,能否继续创新并且,证明我们值得这些热潮。我很相信我们可以。但是可以一年之后再来看Product Hunt怎么样了,它是否继续增长,还有没有成功。事实上,很多被热炒的公司都是有了很新奇有趣的产品,然后人们一窝蜂涌过去,吸引大量注意力,然后人们就厌烦了。

对于Product Hunt来说,产品是永远不会停止出现的。现在这个时代有越来越多的产品被创造出来,所以“被发现”成为很大的需求。其实,很多人并不是为了好玩,而是为了工作,才需要Product Hunt。这是件严肃的事情。“所以我们只要有这样的用户存在,Product Hunt就会一直存在。 ”

Product Hunt真的被过度追捧了吗?在经历了“滚雪球”般的爆发增长之后,Hoover为Product Hunt设计的未来是什么?这些都将会在接下来PingWest对Hoover的第二篇专访文章中得到解答。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