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酷手机,周鸿祎最后一个新年愿望

周鸿祎最近大概很兴奋。

奇酷大神手机在天猫上斩获了第五名的好成绩,京东排名第四,奇酷甚至昨天下午在798中心的Live tank咖啡馆召开了庆功会,奇酷的总裁李旺到场站台,喜悦跃然脸上。

qiku

周鸿祎截至目前一共发布了162条微博用于宣传奇酷手机,曾经的失败之作360特供机只有79条。周鸿祎一度把谁也别拦我做手机挂在嘴边,以至于奇酷手机的每一场发布会都有周鸿祎的出场站台,西雅图之行也不忘宣传自己做的手机。

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到来,在中国的发展要远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迅速,但是让几乎所有人惊讶的是,“免费”概念,“产品为王”的鼻祖360却屡屡缺席,好像自从3Q大战之后,360无论做什么都像小打小闹,既没有拿得出手的王牌也没有什么生态,投资领域也鲜有动作。有一段时间,一度不少人写文章质疑,周鸿祎是不是老了

周鸿祎很焦虑。中国互联网上堪称战神的周鸿祎没有对这些质疑作出任何回应,但颇为有趣的是那之后有一段时间对90后产生了别样的兴趣,认为90后敢做的自己也敢做。或许隐约在暗示着自己没有老。后续陆陆续续做了一些不痛不痒的智能硬件,有的一度反响还算不错,但很快便在爆炸的信息流里销声匿迹了,做了很多但总让人觉得缺些什么。反而让人觉得他确实老了,折腾折腾多个乐子也好。

小米的崛起,包括后来罗永浩几乎是被所有人不看好却把锤子做出来量产,对周鸿祎的打击无疑很大。周鸿祎重新开始审视360的战略规划。实际上国内提出每个公司的创始人要做产品经理的是周鸿祎,为产品经理这一职位赋予特殊意义的也是他。戏谑的是,最后发扬光大的却是个后来者。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初的360特供机,惨淡的销量和不温不火的市场反应,在大多数人看来似乎只是360的玩票之作。周鸿祎事后也承认自己失败了,而雷军是对的,自己没有认真的在做手机,缺失了对硬件的关注。周鸿祎甚至反思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应该拿出孤注一掷专注的精神去打手机战。

于是才有了之后誓死也要做奇酷手机,与合作方酷派,乐视翻脸,分分合合在外人看来比言情剧更狗血的一系列事情。

5月份,奇酷手机品牌正式公布立项,不少人等着再次看到周鸿祎重蹈特供机的覆辙。但是他们或许不明白,这是周鸿祎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看得到,也是唯一能抓得到的安全感,无论这种安全感是否存在,我想周鸿祎都不肯放手。周鸿祎作为曾经横扫流氓插件,挑起3Q大战,又推出搜索挤兑百度又让其白花了十几亿美金为91买单,百战不殆的战神,怎么受得了股价长期被低估,又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中渐渐湮灭,但是周鸿祎是迷茫的,至少在近些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迷茫的。

作为互联网大佬中最爱看书的人,周鸿祎很懂得反思和学习。周鸿祎也破喜爱射击类的游戏,据说是为了让自己更冷静而不是好勇。今年6月,360启动私有化,随后一大波中概股都将私有化回归A股提上日程,当大家对这种投机行为表示鄙夷的时候,在9月底周鸿祎坦言这是国家的意愿,质疑声多少有些平息。周鸿祎似乎从来不在乎也不那么关心资本层面的操作和大家对此的热议,曾经自己也坦言自己比不上乐视的贾老板对资本层面的手法高超。周鸿祎即使过了这么久,仍然将自己称作360最大的产品经理。但是他大概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战略失误?产品分析方向错误?360错失了太多的机会,渐渐从第一甚至第二梯队分离。

之前和友人聊天,什么才是小米成功地真正关键所在,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只谈产品和模式,而忽略了人,雷军在市场基本面并不够好的情况下笼络了一大帮高智人才在身边不求回报地做手机,至今,每一个都可以独当一面。而360似乎至始至终只有老周一个人。

随着奇酷宣布要进军线下,渠道布局,周鸿祎或许真的在不惑之年获得了除了“大数据安全”之外,看得见摸得着的安全感,但是在国产安卓手机市场同质化极其严重,价格战堪称病态的大环境下,作为新品牌的奇酷能走多远依然是个未知数,而这种看似实际或许不切实际的安全感又能存在多久,没人能够回答。即使是周鸿祎自己。

2015年,已经接近年底,互联网市场上非良性的泡沫已接近临界值,资本寒冬也已经到来,有的人已经体会到寒意开始屯粮过冬,有的人可能还尚未察觉,却不知死期将至。

新年即将来临,每个人都想在来年获得幸运,而周鸿祎缺失的安全感或许才是他想要的最大的幸运。人是贪心的,新年会许一万个愿望,那奇酷手机,毫无疑问一定是周鸿祎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愿望吧。

愿望能否成真?总之有个念想也是好的。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