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八个月,快播案尘埃落定:王欣认罪,后悔曾“偏执地认为自己没有犯罪”

2016 年 9 月 9 日上午 9 点 30 分,快播涉传播淫秽物品案今日在海淀法院开庭审理。在审判长询问被告单位、被告人对公诉人指控的犯罪事实的意见之后,快播公司、快播 CEO 王欣及快播团队高管张克东、牛文举均表示认罪悔罪。吴铭表示快播公司犯罪成立。

WechatIMG3

文末附庭审内容全文

今年一月,王欣曾在法庭上一一否认控罪,他在庭审上的一句“技术本身并不可耻”曾经在网络上广为流传。时隔八个月,剧情反转。快播公司表示认罪认罚,对检察院指控的罪名和事实都没有意见。作为快播公司创始人兼 CEO 的王欣也表示认罪认罚,对于一审时的表现,他说:

在我第一次开庭的时候对证据我没有否认过……当时我的观点是认为我们没有主观的违法犯罪行为,我偏执地认为我没有犯罪。

他发表了一长串反思和忏悔,称自己未能监控淫秽视频传播,更多地选择了公司利益而不是社会责任。他说,

借这个机会我对受到伤害的网民道歉。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希望快播的案例成为行业自律的警示。

快播公司的其他涉案人员也都认罪伏法,表达了深刻的反思,承认对社会的不良影响。

至此,快播案尘埃落定。对于王欣这个因快播而成名,最终也因快播而将深陷囹圄的人来说,只留下身后的诸多叹息。

WechatIMG4

快播事件回顾:

2013 年 11 月 13 日,腾讯视频、乐视等多家视频网站及版权方向快播提起诉讼。

2013 年 11 月 18 日,北京市海淀区文化委员会从位于海淀区的北京某技术有限公司查获快播公司托管的四台服务器。之后,经过公安机关对上述服务器中的三台提取的 29841 个视频文件进行鉴定,认定其中属于淫秽视频的文件为 21251 个。

2014 年 4 月中旬开始,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协调公安部、工信部和北京市公安局、广东省“扫黄打非”办、广东省公安厅、广东省通信管理局联合对快播公司传播淫秽色情视频行为进行查处。

2014 年 4 月 16 日晚间,快播连发两个公告,称将关闭 QVOD 服务器,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清理低俗内容与涉盗版内容;同时启动商业模式转型,转向原创内容,重视版权内容和微电影发展。

2014 年 4 月 21 日,大批警察进入深圳快播总部,将公司所有电脑封存调查。随后不久,快播的高管被带走调查。但快播公司法人王欣一直外逃。

2014 年 5 月,海淀区检察院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王欣。

2014 年 6 月 26 日,深圳市市场监管局以快播涉嫌侵权腾讯为由,向其开出 2.6 亿元罚单。罚单称,快播未经许可,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北京爱情故事》等影视剧、综艺类作品,获得非法经营额 8671.6 万元,罚款数额系非法经营额的 3 倍。

收到罚单后,快播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了深圳市监局,请求撤销上述行政处罚决定。

快播公司认为自己属于技术中立性质,仅提供搜索、链接等工具性服务,对被链接作品是否侵权不知情,不存在主观过错;而且,在腾讯发出侵权通知后,快播即采取了删除措施;快播还表示,即使侵权,案件也属于民事案件,深圳市监局无权处罚;另外,快播对执法取证程序是否合规合法、处罚是否过重也有异议。

2014 年 8 月 8 日王欣被逮捕归案,起诉正式开始。

2015 年 2 月 6 日海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2016 年 1 月 7 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地下闭庭审理快播及其高管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取利罪一案。

快播公司及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四名高管出庭受审。庭上,五名被告都否认了控罪,王欣称:“技术本身并不可耻”。王欣以快播是一家技巧公司,不临盆、不发布、不传播淫秽视频,且外部有防备不法视频的“110 体系”为来由,对公诉人的控告停止辩护。

针对公诉人出示的一系列证据,快播方的辩护律师团队觉得,部门证据收集法式不合法、不该被法庭采纳,且现有证据不足以作为入罪根据。

2016 年 1 月 8 日海淀法院宣布择日宣判,公诉人建议判处王欣 10 年以上有期徒刑。

2016 年 9 月 9 日当天庭审,审理王欣、吴铭、张克东、牛文举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快播不服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一案不在审理之列。

附 2016 年 9 月 9 日二审庭审全文和 2016 年 1 月 7 日到 1 月 8 日一审全文:

二审:

1 2 3

4 5 6 7

8 9 10

一审:

1月7日:

k1 k2 k3 k4

k5 k6 k7 k8

k9 k10

k11 k12 k13 k14k15

1月8日:

k16k17 k18 k19 k20 k21 k22 k23 k24 k25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