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中国区大使Ellen Cheng:我眼中最真实的TED

jody

编者按:本文是TEDx中国区大使、策展人Ellen Cheng为PingWest撰写的文章。针对媒体最近热炒TED2013美国大会的现状,她通过分享自己亲历TED的感受和见闻,为读者讲述了真实的TED大会——世界上最顶尖科技会议/组织的理念及使命。以下为正文:

这段时间因为TED2013年美国大会,TED在国内的曝光也开始增多(毕竟连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都开始关注它)。一直以来,由于巨大的稀缺性而导致的精英主义,TED一直饱受争议。而在国内,昨天也有一篇名为《TED:三十当立》的文章被广泛传阅,作者提出了对TED的一些批评和思考。

作为一个分别去过TED美国和英国大会的观众,以及TEDx在中国区的大使,文中的一些看法实在不敢苟同。从我几年前偶然地看TED视频开始,TED真的改变了我的生活,除了结识了许多有共同梦想的挚友,它给予了我重新去相信和爱世界的力量。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对TED本身也有过质疑,甚至有段时间还陷入了信仰危机——对,在某种程度上,它确实成为了我的信仰,因为它汇聚了我的困惑、恐惧、激励和渴望。

当然,不太确认这篇文章如这家媒体大多文章一样,是由多家英文媒体原文编译而成,因为读起来有点诘屈聱牙,比如「精英但非著名的隐士」之类的措辞。在这里我无意展开耗时的辩论,只是希望将我亲历的TED展示出来。

我开始看TED是在2009年,那是TED免费将视频放在互联网之后的3年,也是TED开始发起「开放翻译计划」邀请全世界的人们为TED视频添加其他语言的字幕的那年。也是在那年,TED开始在全球发起TEDx,为当地的思想者和行动者提供一个舞台分享改变生命轨迹的故事,至今为止,已经已经举办了超过5000次TEDx,包括伊拉克和伊朗。

TED在其中奉行的理念被称为「激进式开放」(Radical Openness),而这也成为了去年英国举办的TEDGlobal大会的主题,「激进」代表极致的跨界思考和颠覆传统的叙事方式,而「开放」意味着拥抱各种不确定性和突破各种可能性的边界。而也是因为这种「激进式开放」,TED努力将「18分钟演讲」的魔力发挥到最大化,鼓励讲者用最短的时间分享一个可以对他人带来一生改变的故事。为此,TED深耕每个细节,为讲者和观众带来最完美的体验。在TED的舞台上,追求真理的科学家和心怀梦想的艺术家站到了一起,在「18分钟演讲」这个至简的规则下,激发受众全世界最真挚的情感并创造持久的影响力。

也正是因为这种「激进式开放」所体现出来的前瞻和无畏的理想主义,TED聚合了许多受它感染并且认同它的理念的人们。2010年的TEDGlobal大会上,TED的策展人Chris Anderson使用了「群体加速创新」(Crowd Accelerated Innovation)这个词来解释这种风靡全球的现象—–通过将演讲视频向全世界公开,TED召集了拥有同样兴趣和追求的人群,并将其中最优秀的人们放在聚光灯下。这里,你可以看到Google创始人和奥斯卡最佳影片导演,也可以看到肯尼亚乡村的13岁小发明家和游走印度的普通赤脚医生。 因此,你或许可以批评TED「精英主义」,但是TED绝对不会「势利」。「精英主义」也只是因为它所拥有资源的稀缺性。

而对于「摆在 TED 面前的,是一个很有可能成功的事业,一个巨大的商机,而其网站也是一个流量巨大的广告牌」的说法,也许你应该去看一下TED网站上对于自身的介绍,TED是一个非盈利组织,其广告收入和会议赞助收入都只会用于继续推进TED「传播优秀思想」(Idea Worth Spreading)的使命。不仅如此,TED对赞助方和广告商的审核也及其严格。TED策展人Chris Anderson十年之前买下TED的初衷也是因为经历了互联网泡沫后,发现这个世界正在如此迅速地变化而自己竟然因为醉心商业毫无察觉。于他以及TED的其他员工来说,网站从来不是一个流量巨大的广告牌,而是一个致力于让访问它的每个用户在随意浏览中都能发现思想的瑰宝(serendipity)的地方,广告只是与致力于创新的跨国公司实现共赢的一种方式。

对于「传播优秀思想」这个使命本身,Chris Anderson也早就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在美国著名科技博客Gizmodo关于「10年之后TED会是什么样子」的提问中,Anderson认为「对于这个越来越受技术所驱动的世界,10年的时间因过长而无法预料,但是我们的初心和终极愿景是传播有价值的思想。未来新技术的发展也许能让我们更好地履行这个使命,而我们则将接受和推动这些改变」。不管是赞扬TED的人们,还是持广泛批评意见的批评家,都不可否认自己都被TED传播出来的想法所激励和影响。

而我更认为,中国大陆对TED最高的敬意除了像我一般用业余时间做TEDx的人,还有越来越多山寨和模仿TED的各种组织和会议。我真诚地认为这些组织和会议为传播思想贡献了强大的力量,我也感谢他们为改变中国社会和发掘本土创新所做出的努力。但是,我也希望,在这些科技博客铺天盖地各种诸如「马云最害怕的人是XX」,「企鹅与360 不得不提的XX」或者「类美国XX的中国XX公司融资XX」的口水和八卦中,如果能稍微沉下心来传播世界最尖峰的科技和想法(如TED),也许对中国的改变会更大。

也正如在《TED:三十当立》中引用TED策展人Chris Anderson的原话「有些记者懒于取证,人云亦云。我真希望能找来几个批评者同我们的员工聊聊」。其实就算你自己没去过TED大会,没参加过中国的TEDx,甚至几乎没有看几个TED视频,你也可以完全先来找我聊聊的。

(Photo: TED 2013大会讲者Jennifer Granholm,照片来源:TED官网)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