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野心不小,它要让所有习惯黑暗的设备都习惯光明

“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设备如果需要眼睛,需要感知这个世界,要理解周围的人、物、环境,那就跟我们的部门有关系,就是我们部门主要做的事情。”汤振宇解释到。

汤振宇是英特尔公司感知计算事业部中国区总监,主要负责 RealSense 在中国的技术,包括 VR、AR 以及 MR(merged reality)、机器人,无人机,智能家居等。英特尔的感知计算就是 RealSense,也可以理解是给任何设备加上眼睛,“让所有习惯黑暗的设备都习惯光明。”

在 AR、VR 以及 MR之间,汤振宇认为现在 AR 做的,可以简单理解为将一些数字的图形,投在扫描后的真实世界;看到真实的输出的时候,你的虚拟的东西再叠加到上面,让你可能感觉到一个增强性。

“但我们认为这些没有解决现在人真正需要的东西。”

人真正需要的是一种融合,你希望真实的虚拟的是融在一起的。“这就是我们 RealSense 能够提出来的,或者能够做的东西。”Project Alloy 就是一个 all-in-one 一体机的设备。你看的时候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哪个虚拟的。

RealSense 实感技术的含义是什么?

“你我现在手上,每个人手上的一个手机,或者你的电脑,或者你的手机都有摄像头,这个摄像是一个 2D 的摄像头——一拍完照以后,它就变成一个 2D 的图片,其实是把三维的信息丢掉了,变成一个两维的了。你在图片是一个平面的,他没有大小的概念,没有远近的概念,没有长短的概念。但 depth camera 深度摄像头,其实就把第三维还原给你了,把深度信息的 Z(XYZ 三轴),把 Z 的第三维信息还给你,我可以把三维的世界重新复现。”

所以跟 VR 有关的 Project Alloy,通过实感技术获得了 6DOF 的追踪能力。“真实的世界跟虚拟的世界是一个一对一的坐标关系。我在真实的世界在走路,在动,在虚拟的世界也会同样。这就给一个 VR 最关键的技术之一,因为这样可以把你的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真正的映射起来。”

通过实感技术,Alloy 还可以实现手部操纵的追踪能力。让真实的和虚拟的东西完全无缝的融合在一起,分不清真实分不清虚拟——这是英特尔 Project Alloy 阐述的愿景。

不光是 VR/AR 设备,实感技术还可以应用在包括 PC、平板、手机、机器人、无人机以及三维自动避障方面,实感技术都算是一种基础必要技术。

在美国市场公布了 Project Alloy 计划后,英特尔首次在中国市场对关于 Alloy 的问题进行了回应。在这之前,英特尔还并没有在中国市场的公开场合对 VR、AR 以及 MR 技术、Alloy 头盔进行公开讲解。

tang

Q:英特尔在前段时间有收购一家公司叫 Movidius,视觉处理器以后会跟英特尔的感知技术有什么结合?

A:英特尔有意收购 Movidius 这家公司,从法务上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们是也意向收购他们。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会跟我们部门放在一起,因为从我们 CEO 的角度,或者从整个英特尔布局的角度有着非常清晰的概念,我们提供了视觉、Sensor、三维摄像头。Movidius 可以帮我们填补计算机视觉特别的处理器功能。它专门为计算机视觉做芯片,所以跟我们是一个非常好的融合。

在一些便捷式设备,移动设备上,Movidius 也会跟我们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匹配。如果并购成功,从低功耗,而且是专业级的计算机视觉方面的芯片上,都对我们整个产业的布局非常好。

Q:Alloy 的参考设计方案,现在有没有一些合作的厂商可以推出真正的消费级终端产品?

A:是有一些厂商在合作。但因为英特尔习惯是等我们的合作方宣布他们的产品,我们才会宣布。我们提供一些技术,这个也包括在 IDF 的时候,我们的 CEO 宣布和微软的合作——微软的下一代操作系统,在 VR 的操作系统上的合作。

Q:光线复杂的时候会不会影响摄像头的工作?英特尔 RealSense 现在的摄像头追踪的技术,在应对光线的精度、手势交互以及延迟技术方面有没有解决类似问题,有没有什么突破?

A:RealSense 像人的视觉一样。他主要是通过视觉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人的视觉其实一样的,人已经是上帝创造的最理想的生物。我们的眼睛,适应性能力很大很强的,但突然我打个强光一下肯定就盲掉了,所以视觉一定会有光线的影响,这个是不可避免的。如果说我用视觉方案解决,它一定有一个限制、条件。

我们下一代的产品会比较好的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英特尔 RealSense 400 的摄像头。它可以在很多光线的情况下解决大部分的问题,但你说能不能找到 common case,一个奇怪的配置出来,我觉得一定会有的,因为你要在极限的情况下测,它一定会超过这个极限的。

Q:我们在硅谷了解到 Magic Leap,他告诉我们所有中国的在硅谷的 VR、AR 投资,我们发现美国的这个行业的泡沫要被抽干了。所以为什么英特尔还仍然会这么在 VR、AR、MR 上付出这么大的精力。Magic Leap 到现在做了这么长时间了,他的产品还没做出来,我们这个产品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落地?

A:Magic Leap 是一家独立的公司,不是英特尔的子公司也不是我们的公司,所以我们没有办法评论他的产品,像你说的,他可能需要点时间推出他的产品,我们也在关注这个问题。

为什么英特尔在这个方向还在做 VR,AR,甚至提出 MR 的概念,因为我们认为是一个趋势。就像开始个人计算机 PC 的时代出来,没有人相信会需要一个 PC。当时很多机构报告说这个世界需要 PC 的人不会超过一百个,一千个。但现在是几亿个,几百万个 PC 在全世界在跑,因为人需要一个计算设备陪着你。后来手机也一样,我们叫 perceived computing,感知计算。你的计算能力应该是无所不在的,就像现在的电影一样的,我们从来没有想过电从哪儿来,灯是亮的,屏幕是亮的,都有电。如果以后我们认为所有的地方都有计算能力,包括你的地板等等都会有计算能力,它都会帮你去处理一些事情。

英特尔为什么投资在这儿,因为这是人的常见的一个需求,你用它可以跟这个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更好的融合。可现在关键的问题是技术没到那个地步,比如六自由度的问题都不能被完美解决好。但我们相信通过基础的技术,或者是根本性技术的突破,会带来一个巨大的爆发。我们希望在爆发前就布局好。

Q:除了您刚才说到的 6DOF 技术以外,其他像 AR、MR 它的成像技术是否需要发展?

A:不需要了,其实 AR、VR 或者 MR 的设备,其实跟计算机一些,跟机器人一样,其实它是一个整体的方案,包括 VR 的屏幕显示,包括延迟,包括里面的传感器、交互、动态需要做的一些调节,起来现在每一门都是一个基础的技术。

Q:Alloy 在演示的时候,它的手如果放在下面,上面还会看到那个手,这个对我们的视觉感有影响。我觉得这也是 Google 他们一直在推手柄的问题,您怎么看这两种方式的关系?

A:我用另外一个方式来回答。比如现在很多的计算机上都有触摸屏,可是我们还是会用鼠标、键盘。因为在很多情况下,鼠标、键盘更靠谱。

其实 VR 也是一回事,你可能需要手势的交互,但一些情况下就需要手柄的交互,手势并不会把手柄全部替代掉。因为手柄提供了几个东西:一个是跟踪的范围更大;另一个是手柄会给你一个物理的反馈。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玩射击类的游戏,这个手做的再好,打的非常精准,也没有手柄扣扳机的感觉要好。因为它有物理的触感,你扣到的触感有真正打枪扳机的感觉。

Q:六自由度的追踪目前是最高的,还有上限吗?

A:因为六自由度其实就是你们做的在三维时间里活动所需要的。

Q:刚才提到融合时候把真实的物理带到虚拟里,那个时候可能我们看到的一些画面不是很清晰,包括那个手也会有点模糊,这个日后会不会有更好的发展?

A:第一,它变得更加清晰是一个肯定的方向,包括加速、处理、视觉的提高都会把它变得更加清晰,交互的真实感就会更强。第二,我们正在探索一些新的交互方式,后续我们可能很快会有一些新演示给大家。

Q:除了手势以外,还会有其他的交互方式吗?

A:会,在 12 月份你们会看到新的交互方式出来,但并不是说会突破物理限制——你不会发现一个拿脚的交互。我的意思是,我们会用一种更加自然的交互方式,包括手的交互其实有很多的东西可以做。

如果你们玩过 HoloLens 就会发现,它只有两个手势。所以并不是说一百个手势、一千个手势很黑科技,我们要做的是一个真正有用的交互,我们还在探索。

Q:实感计算在英特尔内部,现在它是怎样的一个地位?这个部门在英特尔的产品线里是一个什么地位?

A: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像我说的,计算机代表着人类,它处理到一定的时候我们需要人类的视觉来感知。但是如果拿到 3D 处理,就会产生非常多的新数据,包括扫描数据、看到的数据,这些数据全部要存储、处理,就要需要云端的功能,包括以后更加真实的强真实感,就需要云端的处理。其实这个跟英特尔整个系统是连在一起的。

在应用上,我们会放在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VR、智能机器人、体育、时尚上等等,我们会延伸到很多的领域,因为它一定会和这个有关系。任何的一个设备,如果它有一定的自主功能,它一定离不开数据。任何一个设备如果自己做一些事情,就一定要这个,它需要理解世界,如果不理解世界就没有办法跟世界交互。

Q:您刚才说到一体机是 VR 发展的最终结果,它跟移动 AR 比,哪个会更有效更方便?

A:大家现在看到的发展有两个方向,而且英特尔在这两个方向上都在发力。一个连线连在 PC 上利用 PC 本身的功能,而且现在每一个人都带有一个电脑;第二,每个人都有手机,我拿一个 Cardboard,往上面一插,看一下片子,玩一下游戏。

为什么我个人认为一体机会是以后最终的目标?因为它到一定的时候,比如我手机的处理能力越来越强,功耗越来越小,戴在身上又很轻很方便的时候,肯定是那个是最好的,因为那样会把从束缚里抽出来。但是现在我认为一体机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它包括处理器、各个方面的性能,包括光学、重量、散热、结构等等,有很多方面的问题需要解决。

Q:您觉得融合现实的主要应用场景有哪些?从目前来看,VR 主要的应用在游戏方面,这对于人类真实参与是不是有一个重要的需求?您认为融合现实应该在哪些场景里会更好?

A:其实融合现实这个词是我翻译的,当时在 IDF 上,有人问我这个词怎么翻译,后来我就翻译成融合现实。我提出这样概念的原因是,第一,VR 大家比较清楚,VR 就是整合创造一个全虚拟化的环境。AR 理论上是增强现实,把现实和虚拟混合起来。其实,AR 真正做好的时候,其实它已经代表了一切。但现在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它跟真实感差别很大,就是一个纯粹的叠加。那个体验感非常差,所以我们想把那个区分出来。

我们希望做到,但我们现在也还没有做到视频中那这样非常完美的程度。但是我们认为真正融合、让你感觉虚拟和真实分不开,才是一个最高的境界。比如我坐在会议里和你开会是真实的,放个投影在这里就觉得不是很真实。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