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如何看待Google Reader和Google

132239519_11n

承蒙引用无需出处的中国新媒体所赐,我的那篇《世界上有两个Google,一个是佩奇的,一个是布林的》中关于“两个Google”一个负责垄断、一个负责创新的说法被再次发扬光大了。唯一的不同是:我并没有带着感情色彩去说这一切。如果说我有一点倾向的话:那我就是认为一个公司能在一边尽可能占据市场同时,从来不懈怠于或忘记做一些非常漂亮和有创意的事,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多见。甚至,Google是唯一同时做这两件事,又能把它做好的。

只是很多人似乎并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希望Google放弃第一件事,专心致志地不为了赚钱只为了改变世界。事实上,在一个梦想和商业道德极度缺乏的国度,一家通常是最有商业道德和理想的公司反而最容易收到苛责。中文互联网界的道德家和评论家们往往把Google当成自己在理想与现实两头不靠的汪洋中漂泊时唯一可以抓住的木头,生怕它朽了和散了。

在他们眼里,Google的一半被用来与竞争对手竞争,另一半被用来创造改变未来的产品(你最近看到越来越多的Google高管内部转岗到Google X实验室)做的还不够,它应该完全就是一个Geek实验室,只负责做各种各样在被从黑盒子里放出来之前不知道会如何的产品,不应该去考虑赚钱的事。事实上,Google在他们心目中“离Google精神远去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7年前Google试图进入中国,并尝试着接受中国的监管政策,将服务器搬到本地来的时候,它就已经让评论家哀嚎过一轮“Google精神远去了”;现在Google Reader被关闭了,于是,Google精神又远去了。

在他们看来,“Google精神”就是实验室精神和“只允许改变世界,不允许考虑商业目的”的精神,就是碎片化的产品架构和在实验室里鼓捣点奇怪东西的精神,就是只允许做那些让一小部分自诩为极客的人们用起来顺手的东西的精神——好吧,连Google智能眼镜和无人驾驶汽车这些可能让更多人生活变得不一样的“未来产品”,都变得缺乏诚意了,都不是真正的创新了。

而说到底,一切还是因为Google Reader。

Google Reader是一款曾经被很多人用,现在也正在被很多人使用的一款产品——我也是其中之一,它用一种最简单也是最丰富的方式组织了我日常最频繁使用的内容阅读源与信息流。而此前将我的Google Reader列表分享给别人(在没有强制分享到Google+之前)也是我和一小撮看上去志趣相投的人接头的暗号。我从来不掩饰我喜欢这款产品,但我也很早就意识到:这款产品长不大。而且多少年以来,它都没有长大过了。

如果你对所谓的“Google精神”有真正了解的话,就应该在第一时间抛开“开放、平等、自由、创新、实验”等政治上永远正确的宏大词汇,而落到一个非常具体的点上:注重数据表现,用数据说话——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出发点。根据一些线索和信息的提示,Google内部讨论关闭Google Reader并不是Larry Page在2011年复出之后展开“大扫除”才开始的,从2009年开始,每周百万级别的活跃用户数就已经让这个产品的生存状态堪忧了。“为什么Google Reader很重要”之所以成为一个需要被反复质疑和讨论的问题,基本症结还是在数据上。一款无法用数据说服内部它很重要的产品,在Google内部的存在感并不会很强烈。

偏偏不幸的是,Google Reader的核心用户,很多偏偏又是那些在Google早期就开始使用它,自以为最了解“Google精神”,而又真的在某种程度上掌握了科技评论和对Google评论话语权的人——当这些人的“用户体验”被伤害或某种奇妙的错觉被侵犯的时候,他们就会出来说:Google精神就离人们远去了。

可事实上是,在绝大多数甚至上亿的Google用户看来,Google并不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他们每天在Google的搜索框里搜索的不是“Alan Mathison Turing”,而是“我的iPhone掉到马桶里了怎么办”之类一连串字符的长句子;他们用Gmail收各式各样的Coupon优惠券和促销信息;他们在YouTube上看各种被授权的电影和电视综艺节目;他们用移动的Google地图驾车导航和搜寻餐馆……他们像中国用户使用腾讯和百度一样地使用Google……这些人就是Google可以用来验证和消费的数据来源,这就是这家公司的实质。即便是那些在实验室里藏着的无人驾驶汽车的模型和还处于半成品状态下、目前拿出来会让人们很失望的Google眼镜——它们未来有一天也将使这个世界上的很多普通人受益——所以,IT评论家们觉得,如果你不真正地爱好科技,才会觉得它们创新呢。

这就是Google和Google Reader的症结。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致力于提升人们阅读体验的产品,比如Reddit、Flipboard、Pulse和Twitter创始人Ev Williams最近创建的Medium——它们从诞生的第一天就不是在一个致力于服务世界上最多数人的平台上运行的,这反而赋予了它们不断提升和改善一款阅读产品的空间。哦,这里还包括这两天从Google Reader“偷”走了50多万用户的Feedly。

但是,Google Reader并没有带来这些太多的改变。从内部的数据上和其它方面,它都缺乏能带来改变的动力。此外,它带给内容来源提供者——那些从事内容生产的网站带来的价值也相当有限。作为一个用户,我毫无疑问地喜欢Google Reader。但作为一个内容网站的运营者,我为我的数万Google Reader和其它RSS工具订阅者时常头疼——我毫不掩饰地说,我在意网站本身的流量,但Google Reader无法给我带来这些。

Google Reader被关闭并不意味着“社交新闻的胜利”,但它与“Google精神”远去之间,也还是分的更清楚一点吧——这是两类不同人的上帝视角而已。Google从一开始就是致力于让这个世界上尽可能多的人而不是一小撮人分享信息的,哦,现在还加上了分享其它类型的数据。

从这个意义上,Google Reader是什么?它就是一些人在理想和现实两头不着岸的状态下,抱着的一块漂浮的木头。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