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移动互联网依然会是门阀派系战争?看看刷机工具的例子吧

国内的移动互联网野蛮发展没几年,就到了几大巨头划分地盘的时候。每一个大一点的垂直类别,前几名背后几乎都有巨头的影子,百度、腾讯、阿里、360,甚至金山、雷军……一个个标签象征着一个个派系,很多小团队们已经被主动或者被动地被划分到了不同的阵营。

 刷机工具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看看这个垂直行业的前三名,刷机精灵在早期就接受了360的投资,后来更是被腾讯以六千万元收购,甚至还传出“马化腾亲自出马劝说”的段子;第三名的卓大师,则与百度关系密切,接受了百度的战略投资(百度持有其15.33%股权)。反而是排第二的甜椒刷机助手,成为巨头派系外的力量。

不过,这并不是甜椒的主观意愿,除去甜椒团队自身的股权结构原因外,时机也成为制肘。用CEO吴衡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一步慢,步步慢”。和多家巨头有过接触的甜椒,其实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能够获得助力,起码,吴衡是这么期待的。

吴衡并不愿意和巨头正面对上,因为他几年前就感受过这种不对等竞争的艰难。早在2010年的时候,他们团队就做了最早的Android应用下载站“安卓在线”。那个时候,Android手机在中国也才刚兴起不久,应用商店的概念还不清晰,吴衡凭借着自己做草根站长的经验,推出了这么个针对Android应用的“天空下载站”。

刚开始,他们遇到的竞争少,网站流量一下子就起来了,“一天有50万的PV,IP也有8万,很受欢迎”,他们团队也顺利拿到了第一笔投资,只是,好景不长,巨头入场,安卓在线的IP很快下降到1万多,吴衡也迅速决定,把重心转移到刷机工具的开发上来。

现在回想起来,他还觉得心有余悸,“和巨头竞争是很恐怖的。如果业务是重合的,它只要改一下规则,你就只能依附于他,或者从它的开放平台之类的地方分到一点点收入。”

这段经历让吴衡意识到和巨头正面竞争的可怕,所以把自家的刷机工具做到行业第二名的他,强烈希望能够和某一个巨头结成同盟——特别是在他的两个竞争对手已经在这方面先行一步的情况下。

“慢一步,步步就要慢”

吴衡对于第二的名头并不服气,这还得从他当初开发甜椒的时候说起。吴衡的甜椒刷机助手在2011年9月推出第一个版本,只比刷机精灵晚一个月。就是这一个月,让吴衡一直觉得很遗憾。“慢一步,步步就要慢。”他说。

吴衡分析了他们和刷机精灵的差距。他说,第一在管理经验,草根站长出身的经历在早期拖慢了甜椒的步伐,刚开始什么都不懂乱指挥,浪费了很多时间,现在才知道,一段时间最多只能同时做好三事情,而且产品每周要快速更新迭代跟上步伐。“刷机精灵熟悉软件开发的流程,团队组建很完善,不像我半路出家。吃亏就吃亏在那里。”

第二就是团队太低调,不会做宣传。“我们的技术积累比较好,差别在运营宣传搞活动。他们百度指数高,和360合作手机卫士推荐,这都带来了很大的用户量,我们也不能再只做自己这一块了。”

刷机精灵借力360和腾讯的做法,对埋头做产品的甜椒产生了刺激。至少在业务层面,甜椒现在也和腾讯手机管家、百度云ROM有了密切合作。

而在资本层面,甜椒也慢于对手。此前曾有传言称腾讯已经入股,吴衡否认了这个说法,称双方确实一直在接触,“但是因为腾讯内部的原因,后来就停滞了。”他们和百度的谈判也在僵持中,都还没达成最终协议。

从吴衡的话里,可以感受到他的焦虑,随着刷机精灵、卓大师都找到强有力的盟友、网龙旗下91以及360这些老玩家也进军刷机市场,甜椒面对的,竟有些像是合围之势,仅仅靠这个30多人的小团队应付这些背景强大的对手,实在有些左支右绌。而且,他还面临着一个严峻的现实——刷机工具还缺乏好的变现方式,能否获得足够的输血,成为关乎生存的问题。

独立之难

也许有人会说,工具类应用这么多,为什么刷机工具就没有办法独立生存,非得和巨头捆绑在一起?

两个原因导致的:第一,刷机工具的重要性,第二,它的局限性。

重要性自不必再多说,各大巨头都推出自有ROM,就是想从系统底层建立自己的应用生态,既然与手机厂商的合作难以展开,那么和ROM天生紧密结合的刷机工具便成为它们最重要的渠道之一。

按照巨头们的思维,既然重要,就要控制在自己手中,要么投资(收购)你,要么自己来,相比之下,无论对于那一方来说,前者都是更好的选择。

而刷机工具难以自主的更重要原因,还是在于它的局限性上。与天气、拍照、笔记等工具类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用户不同,刷机工具的用户数一直很稳定,你去查几款主要刷机工具半年前甚至一年前的数据,会发现没有太大变化,因为市场盘子实在太小。

按照吴衡的估计, Android用户里只有十分之一的人会自己动手刷机,多为18-30岁之间的学生或者白领,而且以男性为主。

“按照10%的刷机用户比例来看,Android手机用户2亿,这个盘子也才两千万,而且这个比例还会随着用户总量的增加而变小。就这么小的盘子,还要几家来分,所以用户数你是看得到顶的。”吴衡说。

而且,按照他们的数据,刷机的机器还是集中在20%的旗舰机里。及至现在,千元智能机已经普及,600元智能机开始浮现,这也意味着核心用户已经基本瓜分完毕,有刷机需求的新增用户主要对接的将是二三线城市的线下小店,和刷机工具不再有直接关系。

所以,对于甜椒等刷机工具来说,之后的机会在于to B,而非to C。他们不再需要有那么多用户,收入的关键在打开to B的入口上。今年下半年,甜椒的重心就将放在在商业化和多元化上,吴衡说,在横向(如批量刷机工具、手机助手)、纵向(垂直链条,如甜椒Recovery)方面,他们都会有新动作。

瓶颈已经浮现,变现却还遥远,再加上投资环境的持续转冷,刷机工具何以需要巨头支持、吴衡何以心急,都变得很好理解。而且,更现实的是,随着巨头们的自有ROM出现颓势,前面提到的刷机工具的重要性也在下降,毕竟除去ROM,刷机工具对应用的推广性并不强。连吴衡自己都说,他从来不觉得刷机工具是一个入口,顶多算一个小的,可以通过刷机装一些应用,但是它不能算是兵家必争之地。“你可以推一两个应用,帮它们获得一两万的量,但是没法推十个,这个属性决定了它无法成为应用商店级别的入口。”

所以,吴衡也在想办法改变刷机工具战略性地位下降这个局面,他说他们将推出一个手机上的授权工具应用,推出的目的,不在于变现,而在于增强自己的话语权——“因为任何一个应用要获得手机上的权限,都需要通过授权工具。”

吴衡说,现在这个环境下,到处都是站队、到处都是派系之争,“你至少要成为一个力量,当神仙打架时,不求能左右战局、但是能起到一定影响的力量。这样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或许,这才是移动互联网的真相?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