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回应“为什么巴黎人拥有FB上的平安信使,而黎巴嫩人却没有?”

两天前,我们曾经介绍过这样一则消息:针对灾难中的巴黎,Facebook启用了“平安信使”(Safety Check)的功能,让用户可以知道他们的亲友在巴黎是否平安。如果它检测到用户在爆炸或者枪击发生的地方,它会给用户发来提示信息,并且告知他的所有好友。

safety check

这个问题为 Facebook 获得了诸多好评。

但是问题来了,受灾的地方绝不仅仅是巴黎一处。11月12日晚,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郊同样发生了爆炸案,43人在爆炸中死亡,240人受伤。

esperio

20151115220840681

仅从打击上看,黎巴嫩人受到的打击绝对不比巴黎人小。如果算上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乃至整个中东已经持续近三代人的种族、宗教、国家战争,这些地方的人们毫无疑问更加需要“安全签到”。但是为什么 Facebook 从来不会给他们做这样的功能呢?

一个黎巴嫩医生写了一篇名为《来自贝鲁特:这里是巴黎,这个世界并不关心阿拉伯人的生命》的日志表达了他的愤怒:

“当我们的人民死去,没有一个国家会费心点亮蜡烛,或者把他们的标志性建筑改变颜色。Facebook 也不会费心为黎巴嫩人做平安信使,这在它们眼中可能是件非常琐碎的事情。因此,这就是我们自己的平安信使。来自于,截至目前,我们从贝鲁特恐怖袭击下活下来的所有人。”

不过,这一次,这篇愤怒的指责得到了扎克伯格本人的回应。

“很多人理所当然会问:为什么我们在巴黎设立了安全签到功能,却不给贝鲁特爆炸案?” 扎克伯格写道。“因为直到巴黎爆炸案开始之前,我们设计的方针都只针对哪些自然灾害中生命受到威胁的人们。从巴黎开始,我们改变了这一点,并且计划对更多的人为性灾难启动平安信使功能。”

自从 2014 年 10 月平安信使功能开始启用之后,Facebook 的安全签到功能启用了五次,基本都是海啸和地震这样的自然灾害。

“谢谢大家表达了与此有关的问题和担忧。”扎克伯格说。“你说得对,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灾难与冲突。我们会平等的关心每个人的苦难。并且尽我们所能去在帮助他们,无论他们身处何方。”

另一个 Facebook 的管理层,负责用户增长的 VP,Alex Schultz,在自己的职能范围内又补充了扎克伯格的观点。

他说,Facebook 会继续做出更有效的平安信使功能,去服务更多的人。

“对于正在进行时的危机,例如战争或者流行病,‘平安信使’功能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没有太大作用:因为这些灾难没有一个明确的起点或者终点。因此不幸的是,你永远不可能知道一个人是否真正会得到 ‘ 平安 ’ 。”他这样写道

“这次的灾难会激发我们去改变我们以往的平安信使方针。当未来,我们再一次遇到其他的严重或者悲惨事件的时候,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希望这个工具能够真正帮助他人。”

世上有没有绝对的平等与博爱?显然没有。然而问题是,我们能不能就此放弃追求平等的努力,甚至对这种不平等司空见惯,甘之如饴?当然不能。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