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投资Uber 35亿美元的沙特土豪,其实可以一口气买下Google、苹果加微软

Uber又双叒叕融资了,G轮,其中,来自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简称PIF)的35亿美元特别引人注目,光是这笔投资就刷新了美国创业公司的单笔融资记录。

说起沙特,你的印象可能是一个躺在油田上闭着眼都能赚钱的国家,其实……事实也是如此。

今年4月,沙特副王储(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宣布,将把PIF的资金规模扩展到2万亿美元,这些钱足以把全世界最值钱的四家上市公司Google、苹果、微软和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全部买下来,还能剩下几千万美元。

不过,对沙特主权财富基金来说,这笔投资算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开端。

为什么这么说?先来看看什么是主权财富基金。

从名字里你应该能看出,主权财富基金是由主权国家政府所建立并拥有的金融资产或基金,一般由专门的政府投资机构管理,资金来源包括国家财政盈余、外汇储备、自然资源出口盈余等。新加坡的国家主权基金淡马锡应该更为中国创业者所知,阿里巴巴、京东、猎豹,甚至一些早期创业公司都曾得到过淡马锡的投资。

作为一个真的富到流油的国家,沙特主权财富基金PIF早在1971年就成立了。沙特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君主专制国家,国王及其家族有着绝对的权力,作为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PIF也是遵循王室法令成立的。成立之初,它的目的就是为关乎国民经济发展的生产性项目提供资助。

不过,在2005年以前,PIF的资金规模一直在500亿美元以下,2003年以后,国际原油价格进入了一个快速快速上升的时期。所以,在2005年,PIF的资金规模就突破了1500亿美元,到了2013年,资金规模更是超过了7000亿美元。

saudi-arabia-pif

图片 / SWFI

石油价格飞涨让沙特积累了巨大的国家财富,PIF也在这个过程中飞速发展。Linkedin上的一份名单显示,PIF旗下已经有了一些列全资公司,如国家医学统一采购公司、教育发展控股公司、沙特农畜产品公司、沙特国际机场、沙特科技发展和投资公司……

从国家、沙特的前缀你应该能想象这家公司的实力,这些垄断性的行业当然也能带来足够的回报,所以,PIF的投资重点一直在沙特国内。据其董事会秘书长Yasir Alrumayyan最近透露,目前PIF对海外投资规模仅占基金的5%。

投资非生产性的海外公司Uber就显得很不寻常,而这个不寻常的举动背后,反映的是沙特当前的困境以及沙特年轻掌权者试图变革的决心。

初中地理课上,我们学习过一个大洋洲的岛国——瑙鲁,这个小岛上覆盖着厚厚的鸟粪,日积月累成为富含磷酸盐的矿物质,这是一种优质的天然肥料,瑙鲁在上世纪以大规模出口磷酸盐而暴富,它曾自夸是全世界人均GDP最高的主权国家。富有的瑙鲁没有税收,医疗和教育全部免费,水、电、住房基本不要钱。

沙特和瑙鲁的情况很像,掌握绝对权力的王室对人民也很慷慨,汽油、水、电都有高额补贴,教育、医疗业基本免费,有2/3的人为政府工作,私企中80%都是外国人。

现在,瑙鲁的磷矿资源早已枯竭,曾经最富有的国家只能靠洗钱、避税及为澳大利亚修建难民拘留所作为财政收入来源。

沙特的石油资源还远谈不上枯竭,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内,石油作为最主要能源的状况也不会发生改变,但是,近年来,国际油价的不断下跌已经给沙特带了一些危机。

现在的国际原油价格只相当于10多年前的水平,而沙特一直以来都严重依赖石油出口,它提供了90%的政府预算、几乎全部的出口创汇以及超过一半的GDP。

彭博社预测,2016年,沙特经济增长率可能只有1.5%,是全球经济危机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同时,一贯养尊处优的沙特还面临着低效的政府投资和浪费。

2006年动工的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区(KAFD)至今仍未完工

2006年动工的阿卜杜拉国王金融区(KAFD)至今仍未完工

今年4月,沙特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自己的住所接受了集体采访,彭博社的记者描述了很有意思的一幕

一个记者问到:到底浪费了多少钱?

Al-Sheikh(王子的财政顾问,哈佛毕业)看着桌上的的录音机,说,“可以关掉吗?”

“不用,你直接对着录音机说。”默罕默德王子说到。

“我估计,每年大概有800到1000亿美元的投资是低效的。”这差不多是沙特全年预算的1/4。

默罕默德王子接着问到,“沙特离财政危机有多近?”

现在情况好多了,Al-Sheikh说到,“但是如果你去年这么问我,我几乎就在崩溃的边缘了。”接着,他讲了一个沙特内阁以外从来没有人知道的事实,去年春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预测,沙特可能面临5年油价低迷的危险,王子的团队发现,王国会很快变得资不抵债。按照去年4月的花费水平,沙特可能在两年内“完全破产”,就在2017年早期,Al-Sheikh说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沙特希望能缩减开支,并开辟更多的收入来源;长期来看,减少对石油的依赖也是更加重要的议题。

开源节流的直接后果是补贴减少以及税收增加,尽管沙特政府强调是对富人加税,而不会触动低收入人群的利益,但已经引得很多年轻人在Twitter上吐槽。

在触动很多人利益的情况下改革,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政治领袖。好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就是这样一个人。

2007年,默罕默德王子在沙特国王大学获得法律学位后,他的计划是结婚,然后去国外留学、开公司。不过,他的父亲,当时的王储萨勒曼希望他能去为政府工作。王子听从了父亲的建议,在当时的国王阿卜杜拉的政府工作了两年,推动法律制度的变革。他的上司形容他说,“王子有无穷的智慧以及对官僚主义的极度不耐烦,过去的程序通常要2个月,而他的要求是2天。”

不过,锋芒毕露也招来了不满,一些老臣向国王进言称他极度贪恋权力。于是,2011年,阿卜杜拉国王任命默罕默德王子为国防部长,但同时命令他永远不能进入内阁。当时,王子简直认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经终结了,心灰意冷的他转而去为时任利雅得省省长的父亲工作。

穆罕默德王子 / Bloomberg

穆罕默德王子 / Bloomberg

转机发生在2015年1月,阿卜杜拉国王去世了。默罕默德王子的父亲萨勒曼接替了王位,很快,他也成为了沙特最有权力的人之一。国防部长、王室首席(chief of the royal court)以及新成立的管理经济的内阁主席都成为他的头衔,全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公司沙特国家石油公司也在他的控制之下。

对了,默罕默德王子只有35岁。

获得权力后,默罕默德王子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减少对汽油、水、电的补贴,并对奢侈品征税。另一项重要的举措是他希望拿出沙特国家石油公司5%的资产进行IPO,并把募集的资金投入国家主权财富基金PIF中,让PIF的资金达到2万亿美元也是他的宏伟目标。

在默罕默德和他的顾问团队(来自哈佛毕业生、世界银行等)的计划中,到2020年,PIF对海外的投资规模占基金的比例将从5%增长到50%,投资领域也将集中在非石油产业。他希望沙特能借此摆脱对石油的依赖。

“我拥有比史蒂夫·乔布斯、比尔·盖茨和马克·扎克伯格创业时多得多的资源,如果我按他们的路径工作,我能创造出什么呢?从年轻时起我就一直在脑海中想这个问题。”默罕默德王子如此说到。所以,以后,我们很可能会在科技领域看到更多PIF的身影。

一个拥有权力、热情的年轻人的改革,不管成败与否,或许都能给我们启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