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klevoss兄弟:寻找他们的下一个Facebook

编者按:这是纽约时报今日关于Winklevoss兄弟的报道,这两兄弟曾经指责马克·扎克伯格的Facebook抄袭了他们的创意,并从Facebook那边狠狠地敲了一杠。现在,两兄弟转型去做投资,不妨看看这两个失去了“社交网络”机遇的聪明人,正在做些什么?

1

如果你坐在Tyler和Cameron  Winklevoss之间,你可能分不清楚你正在和谁说话。两人都长得高大魁梧,拥有宽厚的肩膀与蓝色的双眸,他们是那么相像,甚至连吃的东西也是一样的:一对龙虾卷搭配一些薯条,还有一杯浓咖啡,而餐馆提供的Biscotti饼干,两人都没有吃。尽管周二晚上的餐馆内人来人往、人声嘈杂,但兄弟俩只专注于他们之间的对话。

“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不是为了成名:我们在做什么,为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对问题不胆怯,不害怕。”Tyler补充到,“对我们友好的人,我们也会对他友好。”

Cameron也附和道:“每当有人靠近我们,并表现出难以置信的积极和热情时,这就意味着,他想说‘我支持你们’。但是,冷静点,有时这种热情有时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所说的“这种热情”,指的是他们和Facebook间纠葛。那个2004年还是哈佛小公司的创始人,现在已经是拥有上百亿资产上市公司的当家人,马克·扎克伯格。

在2010年红极一时的电影《社交网络》的描述里,Facebook取得的巨大成功,离不开Winklevoss兄弟的贡献,他们曾愤怒地指责扎克伯格未经允许使用了他们的创意。

电影中,他们的扮演者将他们饰演成因为失去特权而吃惊的孩子,在生理和金钱的驱使下,他们冲进哈佛大学校长的办公室,要求处罚扎克伯格。电影的最后,由于两兄弟的狭隘,他们不仅输了在英国的划船比赛,还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留给他们的只有愤怒。当然,这只是故事的一个方面。

4

 2007年两兄弟参加泛美运动会的划艇比赛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两兄弟的故事随着电影就结束了。但他们忘记了,在随后的几年中,这两位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员,与扎克伯格展开了扩日持久的诉讼斗争。在08年获得6500万美元的赔偿金后,他们回到法庭,试图要求更多,但最后,他们还是放弃了。

“我们已经做了最好的反击”,31岁的Tyler称,“我感觉我们的复仇之路已经走到尽头,要想想接下来该做的事了。”复仇就好比一道菜,像龙虾卷,最好的冷盘,之后便开始胡吃海喝。两兄弟现在比以往都更热情地投资初创公司,主持政治筹款,他们甚至还相互调侃他们在电视广告中的扮演的形象。

去年,他们的公司Winklevoss Capital,他们口中的“天使加速器”,投资了一家购物网站Hukkster和一家名为SumZero的数据管理公司。这家公司的创始人Divya Narendra,与两兄弟在哈佛大学结识,并共同作为与Facebook诉讼的原告。

 

Armie Hammer(右),社交网络中Winklevoss兄弟的饰演者

Narendra也在电影中有出演(两兄弟起诉扎克伯格时的盟友,现在的合伙人),他说:“这个饰演我得家伙和我一点也不像”。

两兄弟还是会低调地适应电影给他们带来的名人效应。“有时我们很享受这个名人的感觉,有时也很讨厌它,就好像我很难把别人的鞋套在自己的脚上,我不需要这样的关注。”

事实上,他们最近在时装周出现,被英国的记者抓拍到,每日邮报记者还气喘嘘嘘地称,“没有及时搭车赶上他们”。去年12月,生活在洛杉矶和纽约的兄弟俩,在好莱坞8000平方英尺的住所, 高调地为 洛杉矶市长候选人Eric Garcetti,主持了筹款仪式。在纽约,他们支持Daniel L. Squadron,呼吁公众为他投票。这是一位新的纽约州的参议员,布鲁克林和曼哈顿下城的代表。

2011年6月他们的诉讼稍告一个段落后,他们于去年秋天参加了“Today”节目,节目中他们不予余力地推荐他们投资的Hukkster,还在“ Wonderful Pistachios”(万多福开心果)的电视广告中出现。其中一个片段中,两兄弟影射了与扎克伯格的故事。一个人称去壳的坚果是个“好主意”,另一个人称,有些人会把这偷走。

在主持人说,“Winklevoss 兄弟很谨慎地做这个事情”之前。兄弟俩笑着打断他:“谁愿意做这些呢?”这一切似乎表明,两兄弟开始忍耐不再继续声讨的日子。

“我不认为我们在镜头前只是做蹦蹦跳跳的事情,”Tyler在“Today”节目中称,“我们只是在谈论,我们能为Hukkster做些什么”。

Cameron补充道:“这是我们的试金石,如果说“有什么目的的话”,就是帮助Hukkster,SumZero公司快速成长。”

3

唯一让他们感觉敏感的话题就是他们在格林威治的成长与他们富有的父母。“父亲是一个纯粹的企业家,”Tyler称,“像扬基队赢了吗’?这样的谈话我不喜欢”,我和Cameron会阅读商业杂志,谈论像比尔·盖茨这样的企业家。”

他们还表示,他们的家族并没有一帆风顺,他们的父母结婚45年,都没有去过哈佛;他们去了格洛夫城市学院,一个在宾夕法尼西部得基督教文科学校。他们的祖父是一位警官和一个车库的管理者,他们的曾祖父是一名矿工等等。

“我们长大了,拥有了许多机会”,Cameron称,“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能继承父母贵族的血统”。

泰勒认为,“我们出生带来了特权,我们可能已经出生在三垒了。但我们的工作,还是要从本垒开始”

一位在格林威治私立学校教过他们的法学老师Christopher Librandi称,“他们拥有非常瞩目的公共形象,作为预科生,穿着旧的卡其裤,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画面。”

“不过,他们是发奋又专注的家伙”他说:“他们也绝对不会厌弃卡其裤。”

在与两兄弟的朋友和同事的交谈中,他们表示他们眼中的这对兄弟,拥有着相同的优点。他们努力去保持优雅礼貌,或是自觉地,或是刻意地去保持平和。

他们喜欢旅行和聊天,他们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差异,却有许多不同。 Cameron习惯用左手, Tyler习惯用右手。Cameron 喜欢穿 Adidas; Tyler 喜欢穿suede帆布鞋。Tyler是个电影迷,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有一部作品,而Cameron看起来对书和音乐更感兴趣。

Cameron说道,“当我们一起照镜子的时候,我看不出我们是同一个人。”

2

在一月份的时候,这对兄弟开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家庭办公室。在硅谷的祖宅,一间5000平方英里的通风阁楼。这个房间用实木地板、Eames风格的椅子和大量的磨砂玻璃。这有点实验的味道,混杂着女性的魅力(Hukkster的员工被一堆购物袋包围)和男性的气质(SumZero的员工被JaveScript的书籍和遥控玩具包围)。这还是他们未来的家,房间配置着土豆片和吧台的椅子,以及一台75英寸的电视机(和兄弟俩的身高一样宽),想要休息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房间,里面有固定的床,供给那些没时间回家的程序员。

这是一个略显陈旧的想法,所有的人都被放置在一个大房间中,也是Tyler理想中的样子。

我们意识到在纽约,员工是在星巴克工作还是在呆在家中,这很难界定,解决的办法就是将他们集中在一个房间。我们作为公司的创建者,我们不希望对一个个零碎的地点进行检查,然后说“再见”。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白色的卧室被预留给DJ项目。双胞胎称,这是给他们工作带了乐趣的工作气氛,我们希望把这里变成为大家愿意来上班的地方。

他们去掉了一些硅谷的标签,他们的办公室中没有乒乓球桌,因为他们很难对热闹的聚会和比赛免疫。在提及SumZero时,Yyler称,“这和华尔街那些家伙做的事情完全不同。”

这一切看起来有些狂傲不羁,不过,不管你信还是不信,两兄弟显然还在这样做。尽管他们认为自己为Facebook提供的想法是重要的,但他们已经不再提及扎克伯格,而是去想一些未来他们与Facebook间的战斗。

“这就像Dacid和Goliath间的战斗,贵族的骑士和计算机天才间的斗争。这是两个特权阶层间的斗争,他们与马克·扎克伯格间的相似性要远远大于不同。”Cameron说道,“这是莫大的讽刺呀”。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