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蹭饭门”:这场“分享经济”的闹剧背后,是创始人的“无知”和工程师的“不慎”

关于号称“共享经济旅游平台”的伴米,在硅谷引发的“蹭饭门”事件,我们此前已经有过报道

Facebook发现多名中国员工因为通过一个名为“伴米”的旅游平台带人来公司参观、吃饭并收取费用而采取了直接解雇的措施。随之而来的,是包括苹果、Airbnb在内的多家公司对此事进行彻查,并对涉事员工予以不同程度的惩罚。

而一夜过去,事情发展到了更加不可挽回的地步:愤怒的硅谷工程师群体们已经把伴米此前“卖人情”、甚至“找年轻漂亮的招聘人员来说服工程师注册伴米”的“劣迹”,都抖了出来。

在这个事情里,我们看到了创始人的“无知”,年轻工程师的无辜和不谨慎,也看到了美国华人们突然正起来的三观和凝聚力。

创始人到底有多无知:触犯一个合理的制度不等于“break things”

其实伴米这个项目的初衷是好的。他们希望依靠美国当地华人为“临时导游”带领来自国内的旅游者在硅谷(现已取消)、旧金山、洛杉矶、纽约等地进行游览。在这个共享经济模式中,海外的“游子”利用自己的时间和对所在城市的了解去满足自助游客想深度游的愿望,并且获得一些相应的报酬。

但是,这家公司从创立之初就大肆宣传自己的硅谷公司游特色项目,并诱导工程师明码标价带游客去公司内部走走。

当程序员把科技公司不对外开放的内部园区和食堂当做是经典旅游资源,把公司付过工资的工作时间拿来赚外快的时候,不但违反了员工的职业道德也对公司的信息安全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直白来说,这就是打着共享经济的幌子,出卖公司利益给自己换取个人利益。

如果说做出这样的事情,可能还是出于“无知”的话,那么伴米的创始人刘畅对此事作出的一个回应,比如要让人给Facebook CEO扎克伯克“小扎”带话,把自己比作“uber”,并称“没空悲情”的态度,则像是“共享经济”的皮扒了之后,露出的难看的三观。

IMG_7150

在另一份声明中,她写道:

“新生事物,被主流社会接受需要时间。互联网的规则是满足用户需求,facebook你刚出现时也被诸多诟病,uber现在在中国还是黑专车,但社会会发展,更开放更包容才是互联网的情怀。”

而创始人刘畅在朋友圈对事件作出了更新的一次回应。她表示:“我很寒心被自己同胞黑,但还是很感谢你们让我们数据飙升,这几天的UV, PV和注册用户都达到历史新高!What doesn’t kill me, make me stronger”。

IMG_7168

从这些声明看来,这个创始团队到目前为止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道德层面到底犯了什么错误,甚至在为因这次恶性事件带来的关注度而表示沾沾自喜。

这样三观不正的回应和对共享经济的误解也是把人震惊的一愣一愣的。

“共享经济”再突破传统它都有一个道德底线—–就是只分享属于自己的东西。Uber共享的是司机个人的时间和私家车,打破的是出租车行业中不合理和过时的规范。而在上班时间开公家车当专车司机是完全不被允许的,这就好像Airbnb也不会允许你把公司的地产拿来出租。

而伴米这样拿其他公司的资源去共享,并且“break”了其他公司合理的规则和利益,实在是不值得任何一种她所谓的“情怀”去包容。

这个团队在法律意识上的缺失不止如此。在他们为了鼓励人们成为伴米,在注册页面非常直白地说,“不会造成收入和税务的问题”,意即无论任何身份都可以成为伴米,哪怕是法律规定不能有额外收入的留学生,而这种收入看起来也是不需要上税的。

Screen Shot 2015-09-02 at 6.18.37 PM

Screen Shot 2015-09-02 at 6.18.48 PM

另外,这家类似于提供旅行社服务的公司也没有为他们的游客进行人身安全的投保。

总之,创业要打破的绝对不是合理的法律和法规,共享经济也不能作为强盗理论的幌子。

高学历的工程师是怎么成为整件事情的“炮灰”的?

这件事情闹到今天,本来无人知无人晓的一个创业公司还是赚足了知名度,但真正吃亏的只有那些被解雇的工程师。如果在被辞退的一个月内无法找到下家,他们丢掉的除了年薪近15、6万美金的高薪工作,甚至将面临身份失效、被驱逐出境的结局。

但是,和舆论普遍认为的他们贪小便宜的想法不同,按照我的观察,有些被辞退的人其实有点无辜,当然也有自己法律意识薄弱,不够谨慎的原因。

伴米宣传吸引追随者的方式非常特别,名人效应也是手段之一。央视名嘴陈伟鸿、逻辑思维罗胖都曾经在硅谷举办活动为这家创业公司出面站台。这是罗胖来参加活动时的宣传:

Screen Shot 2015-09-02 at 2.21.05 PM

他的这句“办事错不了”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说得这么斩钉截铁,但是这种创始人和名人的”闺蜜”关系的确吸引了不少的粉丝和用户。下面是伴米网络上公开的一段关于陈伟鸿做“伴米”的实录

Screen Shot 2015-09-02 at 2.27.23 PM

Screen Shot 2015-09-02 at 2.32.26 PM

Screen Shot 2015-09-02 at 2.27.37 PM

从这段话中,陈伟鸿作为公众人物欣赏了这种“伴米一直专注硅谷,做硅谷公司游”的理念,也使得一大部分参会的年轻工程师听的内心澎拜。

按当天参会者的话来说,那天见面活动说是见陈伟鸿,不如说是听陈伟鸿推荐伴米。从上面伴米自己发布的内容看,“现场观众对伴米这个平台非常感兴趣….也有现场报名做伴米的”。大家其实可以脑补下当时的场景,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有高薪工程师注册成为伴米了。

而这场活动的报名方式也跟一般硅谷的硅谷活动有所不同。这一次,注册活动的每一个人都要先注册成为伴米网站的会员才可以注册参加活动。如果不跟这个网站扯上点关系,你是不可能见到名人的。

的确,通过协办活动增加品牌知名度是个不错的想法,但是这样利用名人效应诱导法律意识薄弱的工程师违反公司规定带人参观公司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除此以外,这家公司年轻漂亮的招聘人员通过私下单独约工程师吃饭来拉拢更多人加入的方法也让平日里交友圈子小,想通过这个平台认识更多朋友的程序员放松了警惕。

但是,被开除的程序员也并不是没有过错。他们作为成年人,应该有自己判断是非的能力,或者作为员工至少要多熟悉并严守公司的规定,在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个决定中应该更加谨慎,尤其是在美国这个信用至上的社会中。

硅谷华人工程师能为他们做什么?

这件事情在硅谷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与其他地方的人更不同的是,这件事情发生在大家周围,而被辞退的人很可能就是我们平日里的小伙伴。

现在几乎每一个群里都在讨论着如何帮助被辞退员工解决眼前的困难,也有些华人工程师互助组织表示愿意帮助他们暂时找到一些工作。

各个群里也有不少人提议希望伴米能以公司名义给Facebook写封信,表示歉意并解释一下事情的原委,至少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坏了整个华人工程师的名声,不过,伴米方面除了表示“不管承担多少责任,担了就是”,目前并没有公开将采取怎样的具体措施来帮助这批陷入极大困境的“伴米”。

最后,我们也想说一句,如果谁真的认识扎克伯格先生,也还是请告诉他:伴米的行为根本代表不了中国工程师和创业者的立场。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