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17张网约车牌照都没吭声,易到拿一张就成了“历史转折”

我的朋友圈被易到的“历史转折”刷屏了。

这么宏大的词汇,我只在历史课本中看到过,而且在长达百年的中国近现代史上,能够称之为“历史转折”的也不过三次。不知道易到拿到北京网约车牌照的“历史转折”应该和辛亥革命、新中国成立、改革开放中哪一次“历史转折”相媲美。

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乐视/易到公关的兴奋。毕竟,负面缠身的易到,能找到积极向上正能量宣传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1

易到拿到北京市向民营网约车平台的首张网约车牌照真的是“历史转折”吗?

1张网约车牌照没什么值得骄傲的,神州专车已经拿了17张

企业宣传文案中常用“首个”、“第一”之类的词汇来放大自己的成绩,但为了防止违法,通常他们会在这类词汇前加一串定语,把比自己更厉害的排除在外。

请注意,易到在首张网约车牌照前加了“北京市”以及“民营网约车平台”了两个定语,去掉任何一个,易到的首张网约车牌照都不成立。

按照网约车新政,网约车平台需要拿到线上“线上能力认定”和线下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两张牌照。“线上能力认定”需要在平台的注册地申请,一省发放全国通用;线下的运营牌照,则要在每个地市单独申请,分别取得。此前,滴滴、神州专车、首汽约车分别在注册地天津、福建、北京取得了线上牌照。

3

事实上,北京市已经向三家网约车平台发放牌照:2月8日,首汽集团旗下网约车平台首汽约车获得了北京市首张线上+线下的网约车牌照;4月6日,北京出租车“96106电召平台”公司运营的“飞嘀打车”获得北京第二张线上+线下的网约车牌照。这样一来,易到只能算第三家在北京获得线上+线下的网约车牌照的平台——当然,前两家都算不上民营网约车平台。

从全国范围来看,1月26日,神州专车在福建获得线上+线下网约车牌照,成为首家获牌的平台;3月2日,滴滴在天津取得了线上+线下网约车牌照。

截至目前,神州专车已经在福州、厦门、泉州、宁波、杭州、苏州、无锡、常州、沈阳、贵阳、青岛、深圳等17个城市获得线下牌照;滴滴已经在天津、成都、沈阳和青岛等8个城市获得了线下牌照;首汽约车在北京、杭州、深圳、南京、宁波、福州等15个城市获得了线下牌照;吉利集团旗下的曹操专车在杭州拿下线上+线下网约车牌照之后,又获得了青岛、宁波等城市的线下牌照。

滴滴、神州专车在北京的线下网约车牌照正在申请中,不久就会拿到。

相比之下,易到的网约车牌照拿得有点晚了,而且线下还只有北京一个城市。

别高兴得太早!融资还没有着落,易到司机提现问题也没解决

易到太需要这张网约车牌照了。

从今年年初就遭遇司机提现困难的易到,被创始人周航一份“强烈呼吁乐视妥善处理好易到问题”的声明,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被传倒闭。为了回击倒闭的传闻,易到在上个月就在声明中曝出,已在3月24日向“北京市交通委员会”提交取得全国线上、北京线下牌照的申请。

易到拿下这张网约车牌照,无疑为融资添加一个重要砝码,但也不意味着融资的困难就此烟消云散。

在周航的声明发出之前,易到就在寻求融资。PingWest品玩在《贫病交加的易到》曾报道,易到的融资有Plan A和Plan B两个不同的方案。其中Plan A由乐视主导,Plan B是周航在2017年2月与雷军顺为资本合作,以低于原D轮融资的乐视出资价格,借雷军之力,以获取对易到的实际控股权。

随着周航与乐视的决裂以及易到三位联合创始人周航、杨芸和汤鹏的辞职,Plan B已经不可行。易到公关部负责人告诉PingWest品玩,目前易到融资进展顺利。这意味着,目前易到的融资还没有尘埃落定。

融资没有着落,司机的提现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4月25日,网上流传,易到每日上线300万资金供提现,承诺5月5日前解决提现问题,否则易到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将被传唤。易到官方否认了5月5日解决提现问题的说法,称“将在5月份解决司机提现问题”。据蓝鲸TMT网援引易到董事长何毅的说法称,5月份是指5月底。

看来,易到司机想要拿回欠款,还要等上20多天的时间。不知道易到官方微博宣称“提高服务品质,让出行更美好”的底气从何而来了。

再正能量的文案,也抵不过“打不到车”和“退款”的杀伤力

易到的官方微博充满了“发烧”的正能量,可评论却不那么祥和。

针对获得网络车牌照的“大喜事”,易到发布了三条微博。一条《获北京首张C2C网约车牌照  易到迎来重生转折点》的文章。还有一条对自身发展的信誓旦旦:“历经7年的发展和沉淀,易到的专车服务已覆盖190座城市,拥有超过600万司机和4000万用户。未来,易到将继续严格守法合规经营,提高服务品质,让出行更美好!”

用户并没有因为易到获得网约车牌照而高兴,也不关心重不重生。他们在评论中关心的只有“为啥打不到车”以及“充值的钱能不能退回来”。

4

易到官微评论进行了设置,非粉丝不能评论

解决不了司机提现问题的易到正在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司机提不了现-司机拒绝接单-乘客打不到车-乘客不敢再充钱。PingWest品玩了解到的数据显示,易到去年10月的日订单为100万,现在,易到的日月活用户(用户+司机)不足10万。

可以说,易到的资金危机以及影响到了乘客和司机对这个品牌的信任——即使司机的欠款全部解决,恐怕也没多少人再愿意冒险接单了,万一再提现困难了呢?这就意味着,大量的乘客打不到车。

目前,大量充值的乘客反映打不到车。易到人工客户取消,面对“余额怎么办”的提问,机器人客服只会回复“您可以叫车使用的”。这样的回复,让焦急打车的乘客情绪崩溃。

乘客崩溃的情绪,一个“历史转折”救不了,三五个“历史转折”恐怕也救不了。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