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周平对话美丽联合 CEO 陈琪:对于四合院的“失败”改造,我没有遗憾

前段时间,很多篇描述“中国式失败”的文章刷遍了朋友圈。这些文章描述了一间经过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先生设计之后变得好看舒适的小四合院,却因为一家人的居住变得面目全非——精心设计的房屋里堆满了杂物。

很多人表示心疼,觉得有些人即使给了他们好的设计也不会懂得珍惜,更不会因此改变他们的生活。

3

“面目全非”的房子

这座房子的设计师青山周平,其正式身份是 B.L.U.E. 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创始合伙人。他来自日本广岛,却在北京的胡同里生活了十余年。他真正走向大众视野正是因为在《梦想改造家》节目中改造了一户老四合院,给这座古旧的老式北京传统居所赋予了他本人独特的建筑设计美学。如果你想感受一下他的风格,可以去北京原麦山丘西单店、华贸店看看,这两家店的设计都是出自青山之手。

无奈的是,青山周平又因为同一个节目“火”了一次,这次却是因为他的设计被“毁”了。

青山本人对这件事的态度如何呢?10月24日美丽联合集团把陈琪和青山拉到了一起,聊了聊生活美学和设计,CEO 陈琪把这件事当面抛给了青山周平,询问他的意见。

没想到,青山周平的回答是“我没有遗憾”。

陈琪在创办蘑菇街之前也是一位设计师,如今的美丽联合集团更是在经历着一场时尚和设计的业务升级。这也是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坐在一起的原因。如果你对蘑菇街和美丽说合并之后发生的变化有所了解,就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当然,除了四合院改造的事儿,两人还聊了很多。我们整理了一下他们的对话,里面有很多对家、空间和城市的思考非常值得一看:

“我没有遗憾”

 

陈琪:

这户人家住成那个样子,周围堆了很多东西,大家因为这个事情又知道了你。我的问题是,你自己到底怎么看这件事?是因为这户人家本身对于美或者对生活的态度,导致他们就不应该享受这样的设计吗?还是因为当时您的设计本身就超过了他们需要的状态?

青山周平:

各种原因都有,包括节目的特殊性,这个节目的设定是,房主回家的时候要有惊喜,所以我们做设计的时候节目组不让我们和业主沟通。这也是整体方案的一部分。其实,一般家庭做设计的时候,平面图、效果图等各个材料都确定之后,我们才会去完成一个项目。

陈琪:

所以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追求节目的效果,刻意地让你并不那么清楚业主的需求?

青山周平:

设计之前有沟通,但后面具体设计的时候就没有了。确实有影响,但对我来讲并不是特别重要。因为我做设计不是为了给他漂亮的房子,这不是我的目的。

我关注的是,这样一个北京很普通的家庭——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这样典型的北京家庭,未来他们有没有生活的空间,北京能不能给他们生活的场所。

所以,一周前我又去了一次。现在发生了很多变化,这些变化让我很开心。他们很开心地跟我说,小孩子很喜欢这个房子,他们觉得生活挺好的。

我的目的不是设计很漂亮的房子,所以我觉得自己大部分的目的其实完成了。

陈琪:

这一点,作为曾经的设计师,现在还算半个设计师,我觉得自己能感同身受。比如说我们自己的产品,很多时候我们设计了很多功能,最后你会发现用户并不一定完全按照你的想法来使用它们。但只要设计的结果是好的,他们很开心,其实我们的设计的目的就达到了。

很多网友都会觉得这件事非常遗憾,也发生了后面这样的事情,您作为设计师觉得有什么遗憾吗?

青山周平:

没有什么遗憾。我设计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通过我的设计传播和表达我的价值观。我认为,家不应该是很封闭的场所,家应该和城市有关——这是我对家的基本的想法。我希望通过具体的空间设计来表达我的想法,这就已经很成功了。

我不仅仅是在给具体的客户设计,这部分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yixi

青山周平的居所(图片来自一席

通过设计,把房子开放给城市

 

陈琪:

在设计你自己的家的时候,按照比较底层的哲学,你是从哪个地方开始出发设计刚才讲到的这种本源的,也许家是什么?梁是什么?你对家最开始的思考是什么?

青山周平:

我设计的时候还是喜欢从城市的方面思考。因为很多现在的房子,和城市越来越没有关系了。小区里那种高楼的房子,都变成了家庭人员封闭的、私密的空间。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理想的家的状态。这样的话,家会越来越失去家的魅力,城市也会越来越失去城市的魅力。

所以,我希望家和城市有关系,家应该对城市开放。这几年,很多人看到的是《梦想改造家》节目中的房子,对我来讲则是“怎样把房子开放给城市”这个问题的思考结果。

比如,我们公司的名字叫做“B.L.U.E.”,这是“北京城市环境原住所”的意思,也是我们想要表达的态度。我们做的项目,有时候可能很小,但我依然希望通过设计带来一些对城市的思考。

陈琪:

我挺认可刚才您说到的家和城市之间的关系,边界不那么清晰可能会比较好。但您也说过“Beauty is logic”,我们从逻辑角度分析,至少在中国,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把自己的家封闭起来,甚至装上笼子把窗户都关上?这可能和几十年前中国绝大多数人都不拥有自己的私有财产有关,他们被迫过集体生活,所以当他们有机会去拥有私人财产的时候,就会非常希望拥有一个非常小的属于自己的空间。

但年轻的人可能不是这样。90后或者更年轻的人,我相信他们会更加接受刚才我们讲到的这种思想,更愿意开放。

青山周平:

对,他们很喜欢分享。

陈琪:

因为他们从小就有安全感,生活也比较富足。所以,我对美学有很大的信心,我觉得美在很大程度上是互相交流以后形成的,如果是比较缺少安全感和会给自己划界的灵魂,就很难感受美。

青山周平:

包括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一个人生活。从前的家庭生活,有的有三四个人,有的有五六个人,家庭里可以更丰富,大家可以做很多娱乐的事。但今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单身生活。你的家不一定是完全是你的房子,可以延伸到城市的很多地方,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城市中的工作空间越来越接近家的概念,很多地方都变成了家,这个时候你的家和你的房子就不能很封闭,因为你是需要别人一起生活。所以,这跟社会的变化有很大的关系。

也许你还有疑问。青山周平这种设计理念是怎样萌生的?在北京胡同里生活的十多年,给他的美学和设计观念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他和胡同里的那一家五口都聊了些什么?如果你想听听青山周平本人讲讲这些……

那就来 PingWest 品玩于 11 月4号、5号举办的 HAY!16 大会吧!青山周平老师将会在 4 号上午的设计空间跟大家聊聊。

来吧,点击这里即可查看议程、嘉宾名单并报名。

HAY16banner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