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业变了!看硅谷是如何“摧毁”报纸和杂志的好日子的

当人民日报官方微博以一个“打通体制内和民间的新闻场”的姿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短短不到3个月就吸引了超过170万的粉丝。这是一场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的较量,无论纽约时报还是人民日报,我们都看到了社交媒体正在改变传统新闻行业。

近日,以高科技创新著称的硅谷迎来了各界传统媒体,探讨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各种话题,有意思的是,大多数与会者都来自纽约和洛杉矶这两座老派的新闻之都。我有幸和一些经历过这场媒体变革的人们交谈,包括华尔街日报的社交媒体总监Liz Heron,以及在硅谷从事了二十余年科技报道的纽约时报编辑Harry McCracken

 

“开源”新闻业

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社交媒体为大众搭建起来的自媒体平台,可以说第一次真正让他们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这确实给新闻“开源”了,但是海量的信息却缺乏有效的事实翻查机制,导致大量的不真实或者不可靠的消息流传在外。这是新闻业“去中心化”和“开源化”必须付出的代价。

 

“社交媒体”总编室

这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就像我们在微博上看到蓝色的企业V用户,和橙色的个人V用户,在新闻界,每一个运营社交媒体的传统媒体也会遭遇这样的问题。就像人民日报有一支8个人组成的微博办公室,很多媒体会为其社交网络分配专门的人马。Liz告诉我们,华尔街日报北美有一支二十余人的社交网络团队,负责包括Facebook在内的各个相关社交网络,而作为集团的社交网络总监,她也对中国华尔街日报的微博团队颇有兴趣。Liz告诉我们,因为是传统老牌媒体的社交窗口,他们的每一个行为都是需要非常严苛的管理的,所以在内部有专门的社交媒体课堂,以规范团队在社交媒体上的行为。

但每一个负责华尔街日报Facebook的人或许也会有自己个人的Facebook,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任何限制呢?Liz告诉PingWest记者,我们在社交媒体课堂上就会有相关的规定,当涉及到一些机密的时候个人账号也是受限的,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给记者足够的自由。

 

读者反馈周期:从几个月到10分钟

有着二十余年科技报道经验的Harry告诉PingWest,早年在的一家月刊杂志做报道,他的任务很规律地按月划分,每个月出一篇特写,在写三五篇小稿子。杂志社会隔几个月会有读者调查,收集反馈意见,但最早也是在他完成稿子一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而现在,Harry的生活以10分钟为间隔被断开了。虽然有些夸张,但他说谁会不关心读者跟自己说了什么?所以他几乎会阅读每一条读者评论,这样即时的反馈,是他在二十余年职业生涯中体会到的一个变化。

 

众包采访提纲

毫无疑问,记者在过去漫长的时光里都扮演着一个大众传媒意见领袖的角色,而社交媒体金可以让读者去主导兴趣和话题的方向。在我和几个记者的交谈过程中,大家都谈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却是社交网络帮助记者扩展了思路。女性网络媒体SugarInc的编辑Annie Scudder告诉我们,他们曾发起过这样一个活动,在采访米歇尔奥巴马之前向公众收集各种问题,也给了读者一个向第一夫人提问的机会。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