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的Twitter和下滑的新浪微博,为什么二者渐行渐远?

twitter-and-weibo

尽管我们从 Twitter 客户端测试版上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新浪微博的影子,新浪微博也沿用了不少Twitter的商业化模式,但讽刺的是,在前者走向纽交所的同时,后者却因为在商业化上的苦苦挣扎,将自己推向了深渊。

新浪微博沿用了 Twitter 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后,拼凑出了一块更大的大饼——他们推出了一项名叫“粉丝通”的广告服务,与Twitter的推广信息模式一模一样,但由于新浪微博允许用户输入更多的字符,且会在时间线内直接展示配图,所以粉丝通推广的微博比推广推文显眼得多。

更重要的是二者在推送机制上的区别——Twitter会分析用户所关注的对象、与推文交互的方式、愿意转推的内容等,来确定将哪些推文嵌入用户的时间线里,严格控制推广推文出现在用户时间线里的频次,而新浪微博在这方面就显得缺乏节制。

除此之外,新浪微博还在首页的发布框下方、右侧栏上安置了显眼的广告,虽然这种做法帮助微博在广告收入上首次突破了3000万美元,但其负面效应更为明显——过渡展示的广告加上频繁的通知骚扰,让微博成为了充斥广告的大卖场。一方面,这惹怒了不少用户,使得微博活跃度急剧下滑;另一方面,根据微博和阿里巴巴签订协议时的活跃度,新浪是有信心完成阿里巴巴给他们制订的流量指标的。但如今,下滑的活跃度使得新浪微博只得依靠疯狂在页面上推送广告的方式去完成“任务”,进一步伤害用户的感受。二者恶性循环,微博加速衰退。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Twitter还是新浪微博,其来自移动端的访问都要超出PC端的比例。但目前Twitter有75%的用户通过移动客户端登录,带来的是他们有超过 65% 的广告收入来自移动设备。而根据比较近的数据,通过移动端访问新浪微博用户的比例与Twitter相近,可其移动广告收入占比不足前者的一半。

同时,Twitter在不断用行动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以内容为主的社交媒体平台,如何一方面帮助用户产生更丰富内容,另一方面如何将它们以“有效信息”的方式呈献给不同的用户——他们收购了电视社交数据分析公司Trendrr和Bluefin Labs、大数据分析公司Lucky Sort、社会化本地发现服务Spindle、音乐搜索服务We Are Hunted和短视频分享应用 Vine,这一切都是围绕Twitter作为信息的载体,向音乐和视频领域扩展以及为用户做出更精准的信息推荐而进行的。

这些动作使得即使广告模式盈利能力受限,Twitter也能够不断开拓新的土壤去给投资人们期望——目前 Twitter 已经与 Comcast 达成合作,允许用户直接在 Twitter页面里观看Comcast旗下NBCUniversal 的视频,而Twitter可以获得广告分成。

反观新浪微博,虽然也跟风推出了即时通讯工具微友、群组聊天应用微米、短视频拍摄工具秒拍等应用,但没有良好的内容生产作为支撑,它们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随之而来的还有那些“不太聪明”的广告、相关微博等内容推荐,而微博搜索这样有希望帮助用户精准找到自己想要内容的产品,却停滞不前。

所以,讨论Twitter的IPO是否能够重振新浪微博为它带给投资人一些信心这样的话题似乎只能当做趣谈。毕竟,在相似的外壳之下,二者已经渐行渐远。

订阅更多文章
更多有趣好玩的内容 尽在品玩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