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来了怎么办?经纬张颖的六个应对策略

编者按:昨天,经纬创投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出席了七牛三周年庆典,并做了“如果泡沫来临,创业公司该如何应对”的主题分享。在给日益升温的投融资和并购浇了一盆冷水后,张颖又给CEO们开出了六个应对策略。

以下是发言摘录:

三、应对策略:

第一,关注销售总监,如果这个人找错了,一进一出浪费的是一年,这一年在寒冬的话对公司是很要命的事情。一般很多的无线互联网公司产品导向,创始人还是产品和技术,在销售方面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是创业公司招这个销售人才的时候,要花所有的精力去摸清楚,他是不是适合这个公司,因为你招了他,你就要相信他招的团队,大概半年左右才能看出来这个人的执行怎么样,执行得不好把他干掉,团队有一批人会离职,前后最少一年,甚至一年半;

第二,高效准确把握融资结构,如果是有条件的,很多家对你感兴趣,你对投资人也要做非常严谨的尽职调查,要求过桥贷款。经纬投了190家公司,某种程度上我们像大数据平台,任何一个时间,我大概能敏锐的感觉到每一个VC公司内部的风格变化,跟投资的策略的变化,他们信誉的加强还是降低。这边我不提名字,但是有一些VC承诺给过桥贷款,借着VIE的结构,大概三到五个月的时间观察数据,当成他们的核心竞争力,什么意思?他会很容易的答应跟你签条款,给你过桥贷款,看你数据,数据不好三四个月就不投了,如果有别人投,要把钱还了,别人不投这个钱当成可转贷款,或者挂在账上。

有一些基金这种办法拿下一些公司,你们要小心,特别是有选择的公司要小心,怎么小心呢,这就是跟你们之前投资人的沟通,因为不但可以拿过桥贷款,同时可以要求一些条款,更加加强对自己的保护;

第三,最保守的财务计算,最激进的花费,看一下自己有多长时间的发展。我看好中国无线互联网,我认为是最好的时代,不代表中间没有起伏,如果有一天融资的寒冬到来,很多的创业者拿到钱的概率就会低,过程会更加痛苦,我只是说你们要准备好。已经融到很多钱的,但每个月花钱金额比较大的公司也要特别小心。冰天雪地里面高速地开车,如果踩刹车慢下来需要一段距离,很可能会打滑和漂移。

今年我们内部将近12家公司融的钱是1亿美金以上,不是上市就是私募。有很多家公司每个月的月花费都是三五百万美金,都是在抢市场、抢用户。我经常提醒他们CEO,我说这就是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打法,我是认的,但是要稍微小心一点。如果寒冬真的来了,你们要踩刹车,本来一个月花300万美金的,如果踩刹车,员工末位淘汰,让一个人走,当月的花费可能跳到五六百万美金,因为员工遣散需要费用,所以花钱要谨慎,特别是融了很多钱的公司也要小心。因为刹车是需要时间的;

第四,巩固董事会席位,捍卫投票权。如果有一个冬天的来临,一个创业者还是需要比较专制的,能控制公司发展方向的。有可能作为投资人说这个事情有点奇怪,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认为任何一个创业公司的成功,95%靠创业团队,5%是投资人,我们只是赌对了人坐一个顺风车,中间阶段性地帮关键的忙,比如融资,资本运作,关键人员招聘的出谋划策、政府公关……但再怎么样,还是要看创业团队,我还是建议所有的创业团队,不管是寒冬,有没有寒冬,想尽一切办法巩固自己的董事会席位,抓住投票权,有任何异议的时候,公司能够完全的按照创始人,创业团队的方向思考和发展;

第五,确保公司上下都很清楚地知道如果有一天,逆境来临公司会做什么。CEO说话要特别的小心,说到什么要做到什么,如果说有一天这个寒冬来了,我一个人都不裁,但到时候又出尔反尔了,人家对你以后所有的东西信心就会崩溃,想清楚自己说什么,说到要做到。任何一个公司,包括我们公司,投资公司,都需要末位淘汰,这是非常健康的制度,也可以非常自然地为万一寒冬到来时保证健康的人员结构做准备。任何公司都需要10%到15%的末位淘汰。寒冬不是坏事,如果市场地位较好的公司,如果碰到了融资的寒冬,可以考虑用自己的市场的地位,自己手上的现金做一些整合,做一些兼并,可以让自己走得更快一点。这方面我认为可能不适合很多的创业公司,但是适合这里面拿到钱,发展很好的优秀公司;

第六,很多人说我刚刚融到钱,现在还有投资人找我,我应该怎么做?我最简单的一个方式,就是说你想一下,一年之后,你自己期待的估值是多少,我举个具体例子,用数字来说可能简单一点,这轮融完是2000美金的估值,账上大概有了500万美金,够你发展一段时间了,但是还有VC不停地找你,这是少数了,但是也要说一下,很可能创业公司是非常优质的,说应该不应该拿他们的钱。我会问说一年之后自己期待的估值是多少,算了一下是6000万美金,我说好,如果那个时候你期待6000万美金,假设你的数据可以做到,如果现在有VC找你,你就6000万美金乘0.7,如果有人给你4000万美金就可以拿,而且是不折腾的VC,多一点钱,稍微稀释的股份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中打仗的时候更加凶悍。

 

另外,张颖认为:

一、最好的时代

1. 我们仍然坚信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中国由出口向生产向消费+服务转型,我们极度看好中国经济的转型,新兴产业具有很大的机会;

2. 无线互联网和互联网等新兴科技公司在中国GDP的占比会越来越大,以后50亿到100亿美金上市公司的退出会是常态;

3. 我不认为移动互联网是互联网的延伸,而是颠覆,恰恰是移动互联网通过手机变成像器官一样,导致有机会颠覆任何一个传统行业,如果任何一家企业不拥抱移动互联网可能是等死;

4. 从无线互联网来看,美国是先行者,但是发扬光大一定是在中国,我坚信未来——不久的将来,移动互联网更多的创新将源于中国,现在我们已经有商业模式的创新,同时,我觉得也会看到移动互联网上更多的技术的创新,这种创新将会领先于美国和日本;

5. 越来越多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会在国内上市。我自己认为在未来的五到七年,我们经纬的退出,或者是经纬在移动互联网的退出,大于50%会来自于A股市场,所以我们在加大人民币的投资,我觉得未来会有一系列优质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在A股上市;

6. 优秀的创业者会得到更加系统性和完整的帮忙,投资机构之间的品牌差距会加大,更多的优质项目和优质的创业者会向一线的投资机构靠拢。一线的投资机构,有品牌的投资机构就是12家左右,这些品牌基金会因为他们的成功退出,他们做的事情,他们给创业者的帮助,而跟其他的基金拉开距离。

二、所谓“泡沫”

所谓的泡沫,是融资的泡沫,过去两三年美国资本市场的火爆,加上阿里、京东等重量级的退出,让资本更加重视一级市场。LP因为从科技等新兴产业的股票上的回报赚了很多钱。LP投资VC和PE的比率一般是固定的,5%到15%,比如说LP有100块钱,本来是要放在基金,VC和PE是10块钱,因为两三年他们自己的规模从100到300块,注定他们在VC和PE的投资要加大3倍,那个时候他们想要加快对VC、PE的投资。

但我们自己有融资结构,三年或者是三年半融一次,我们的融资速度就是这样,基金规模没有很大,导致他们想投一些新的基金,或经常会督促我们,是不是要变得更快。这么多的钱涌入基金必然会加快速度,导致一级市场的竞争非常得凶悍。最近这12个月来,在一级市场,私募市场优质的项目融资的估值几乎是爆涨的,创业者几乎不用浪费什么精力。所有的资金都想聚焦在优质的公司,优质公司的估值会涨得很高,平均估值从ABC轮,跟以前平均的常态相比都应该是涨了3倍左右。

 

来源:经纬创投公众号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