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好买,专业的操控员难找:Skycatch想搭建无人机操控员的交易平台

你可能也发现了,无人机正在脱离“玩具”的戏称,开始应用在各个商用领域:采矿作业中,无人机可以从高空中俯视爆破区域,帮助工作人员了解情况,以免因炸药未完全炸裂而发生意外事故;地图测绘时,无人机可以拍摄高清图片和视频,帮助专业人员据此更新地图、制作3D模型;以及,无人机还能搭载太阳能长时间停留在高空,帮助卫星无法覆盖到的偏远地区搭建快速、稳定的网络连接。

在无人机商业道路上,除了Google、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头推动,3D Robotics、大疆(DJI)、亿航等公司也已经在研发、生产并销售无人机方面取得了不错成绩,DJI刚刚就发布了极具前瞻性的产品 Inspire One。而与它们不同,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创业公司Skycatch则开始将自己定义为“无人机领域的Uber”。

这句话不难理解:Uber和Airbnb所代表的共享经济正在从本来的打车、租房行业扩展到科技、生活的方方面面,“无人机领域的Uber”指的就是无人机领域的共享经济。简单来讲,Skycatch并不销售无人机,它们在做一个无人机平台,帮助需要无人机和无人机飞行员(即操控员)的公司和能够操控无人机的独立个人在Skycatch平台上各取所需,各自付出金钱或收取报酬。

在Skycatch推出的Workmode平台上,任何需要无人机及无人机操控员的公司都可以寻找到第三方拥有无人机的个人操控员,来完成指定的矿区拍摄、地图测绘等工作,根据工作的不同,每次大约花费几百美元左右。

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些对无人机作业有需求的公司直接一次性购买无人机不就可以满足自己需求了吗。的确,Skycatch的客户中的确有公司购买了DJI的Phantom航拍无人机,但后来发现无人机可以买到,但如何让其平稳的飞起来才是需要解决的难题。也就是说,有资质的无人机操控员才是该领域共享经济的核心。

通过Workmode,任何公司都可以雇佣操控员携带无人机去作业区域拍摄高清图片或视频,这些操控员只需将拍摄到的图片视频上传至Skycatch平台上,Skycatch会整理、分析、处理数据,并打包给客户,之后操控员便能够得到相应报酬。整个过程,对独立第三方的无人机操控员来说,工作流程简单便捷,他们也乐于花费时间和经验来换取报酬。对公司而言,相比起以往每次雇佣专业服务需要花费几千至数万美元,节省时间和成本。

在Skycatch公司创始人兼CEO Christian Sanz看来,这就是Workmode的意义所在——搭建一个对接需求和供给的平台。实际上,Skycatch并不是一开始这是这样打算的。Skycatch是一家总部在旧金山的无人机技术和服务提供商。它制造生产无人机,拥有操控员,通过无人机采集数据并出售这些数据,或者帮助客户采集数据从中收取服务费用。其卖点既不是无人机,也不是操控员,而是背后建立起的一套能够帮助客户分析和处理无人机数据的工具。

要知道无人机一小时就能采集1TB的数据,如何从中寻找到对客户真正有价值的数据本身就是一大难题,同样也是商业机会。但对客户来说,有的时候可能并不需要Skycatch提供的一整套完整的高级的数据采集、分析、处理服务,这通常意味着价格也非常昂贵。对Skycatch来说,有时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和操控员去应付那些简单的无人机数据采集工作。

Workmode就是将数据采集和简单处理的服务平台化,Skycatch从中收取一定服务费。既满足了那些仅需要简单数据采集工作的客户,也让Skycatch能够专注在提供高级的数据分析处理服务,毕竟并不是所有客户都只是需要简单的无人机拍照和摄影服务。

在Workmode上,第三方独立操控员需要通过一个实地飞行测试和涵盖拍摄技术、航空法规等基本知识测试,才能够成为“认证飞行员”。普通操控员也可以不用认证就在Workmode上注册,但Skycatch只会为那些认证飞行员提供担保。

如Uber一样,Skycatch同样需要面对监管问题。在美国,无人机尚处在法律的灰色地带,既没有明确法令禁止,也没有明确表示其合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最大的担忧在于无人机在人口密集的公共场所的安全问题。在Sanz看来,监管本身是一件合理的事情,Skycatch也在和FAA积极配合沟通。但对Skycatch来说,无人机主要应用在工业场合,并不影响公共安全。

不过,Skycatch或许还有后路可退。在美国之外,Skycatch也谋求了大量发展机会。Workmode将会在下个月法国举行的Le Web大会亮相,而不久后也将会在澳大利亚提供服务。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