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件创业只有“用户体验”,没有“大数据”

稍微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越来越多的创业者选择了智能硬件这一行业,虽然相比起前些年,现在的硬件制造资源变得越来越丰富和容易获取,但是生产“实实在在”的产品会比软件或服务这种“虚拟”产品更加依赖资金的投入,说的直接点,缺了钱,任何一个生产环节都无法进行下去。所以投资方则成为了硬件创业的重要一环,在2014年互联网大会的智能硬件分论坛上,几位投资人就谈了从资方的角度出发对于智能硬件行业的看法。

DSCF3484

主持人:

PingWest CEO 骆轶航

嘉宾:

IDG资本投资副总裁:连盟;戈壁投资总监:杨世毅;DCM高级投资经理:高健凯;联想之星执行董事:刘维;邦讯技术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庆文。

文字根据论坛内容整理。

骆轶航:最近不断有人讲智能硬件未来下一个中心在深圳,但同时发现任何关于智能硬件、可穿戴设备论坛所有的事都发生在北京,每天不断各种各样深圳的人来北京参加会,不断有北京的硬件创业者去深圳找供应商,今天几位嘉宾都有在两地工作的经历。所以第一个问题,深圳是智能硬件所谓的创新中心这个命题是不是成立?

杨世毅:我自己经常往深圳跑,也见过不少智能硬件的创业者,整体来说深圳是智能硬件产业链中很关键的角色,但是它不是中心。过去的深圳承担了制造业基地的角色,优秀的智能硬件公司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北京,他们永远也离不开深圳,深圳永远是帮他们解决制造的问题。之前我看到美国有做睡眠监测的团队,把产品做出来,刚开始是在欧洲就跟深圳沟通,发现第一代产品出来的时候很烂,各种脱胶、开线,监测不准,这种问题很明显。

高健凯:我同意这个说法,北京很多创业者是很有优势的,无论是做算法还是VC的钱都在北京,基本上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产业链中任何一环都是非常难被取代掉的。当然,深圳空气好,深圳也有大公司为小公司提供人才,所以深圳是有一定的机会但是不是现在。

张庆文:北京诞生的人才更多,而珠江三角洲和长江三角洲是整个硬件产业配套链,这点上无可替代。

骆轶航:我有一个在某巨头负责硬件的朋友,他说我接触了很多国内的硬件创业者,几乎一说话就可以判断是来自北京的还是深圳的。上来就聊主板、工艺、细节产业链,这是深圳的。上来就聊我们是用大数据的思维和互联网的思维做智能硬件,这是北京的。张总是做制造出身的,产业链会更加的熟悉,张总会有自己的立场。当下阶段一边谈大数据,一边谈制造,而这两个环节哪个更加重要呢。

杨世毅:我觉得是看重的是想法,现在做硬件的很多,真正有系统性的原创性想法的人不多。系统性是拆解、细分每个功能点如何实现,要把一个产品完整的定义出来。除此之外团队的其他能力,比如运营能力则是另外一个重要的部分。

高健凯:我认为解决方案是这个问题的核心,目前很多团队上来就讲我们有多少年供应链的经验,但是似乎很少听到产品解决用户什么样的问题,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深圳都有这样的问题。光懂硬件、大数据还不够,懂不懂渠道的管理,懂不懂海外,这相当于产品经理的能力。回到问题上,相比起有硬件制造的经验来说,认识到要解决的问题有多严重,希望通过什么样的手段去解决才是一个好产品的关键。

张庆文:要把一件东西做好,最关键的是用户体验。产品还没有使用哪来的大数据,拿iPhone举例,以前的手机一大堆的说明书,光学就要学两天,iPhone出来之后让用户可以一下子就上手,这就是用户体验,没有大数据。

骆轶航:三位都谈到了懂用户,这个问题之下,“懂用户”这三个字,怎么去懂用户。懂用户是两个层面,尤其是智能硬件,要能够懂生活场景, 还要懂设计,要漂亮,可穿戴设备要和用户整体搭配,智能家居要和家很搭配。这是最重要的两个点,这也是大家比较欠缺的东西,就所谓的懂用户场景、懂使用习惯,也要懂设计。各位觉得这两点上有没有什么做得比较好的一些产品,短板创业者到底应该如何去弥补?

张庆文:我比较喜欢墨迹天气的产品,功能并不是很强大,是从装饰品的角度先让用户使用再来谈功能,这是我们公司倡导的理念,首先要有好的设计,其他的是用软件实现难度并不大。怎么把外观跟体验当成奢侈品是最关键的一点,要让用户有拿得出手的感觉。

刘维:我们自己投了一家具有十多年儿童产品经验的公司,他们做了一个很不错的智能儿童玩具,围绕着内容儿童故事的方向,预定量无论是线上的渠道还是线下的传统渠道都很大。我认为目前比较懂用户的还是这样一群持续关注一个市场的人们。

高健凯:找到精准的目标用户很重要,没有一个产品是包打天下的,要找到目标人群之后发现他们使用原有的产品上的痛点,设计是感性的通过衡量进行评估的事,不同的设计师对于美和工业设计的理解是不同的,主要的核心在于能不能找到好的设计的合伙人或者是专家来帮你,他可能对用户有很好的理解。

骆轶航:我比较喜欢的产品智能的袖扣和智能项链的配饰,包括一款胸针,放在枕头下面可以监测睡眠。但是目前创新的智能硬件门类做得很漂亮基本上是由西半球的同行们去完成的。作为投资人,怎么投出或者怎么去找新的团队或者发现新的趋势,是看硅谷投资还是看概念投资?

张庆文:我们作为企业的角度可更关心的是能不能有用户,考虑赚钱是另外的一回事,考虑怎么有更多的体验,这是我们做投资的角度来看的。

刘维:投资人有自己的世界观,我个人的很喜欢中国属性很强的产品。当然我们在硅谷的投资更多的是智能硬件底层的技术。一些比较时尚类的东西先天是会担心品类比较小,比如说家庭安全方面,美国已经有很多很好的产品,美国人的安全水平、美国人房子水平,基础设施的水平和中国大不一样,中国对家庭的安全是有诉求的,但是通过小区去推、物业去推会有很重的服务费,所以并不能说看中直接赚钱的效果。

高健凯:我特别喜欢可以改变人机交互的产品,每次人机交互方式的改变都会引发重大的革命,一开始文字输入变成图形的输入,后面是手势输入,下一步改变人机交互的是什么。

杨世毅:现阶段国人最关注的是健康,所以健康领域是我们看好的一个领域,是不断的拓展投资机会,比如睡眠的产品,我们去年就知道要投睡眠的产品,但是直到今年才找到这样的团队。

骆轶航:众筹这个事很多人拉我下水,但我认为这个东西外热内冷,筹到多少钱,众筹背后的那些人是不是真正的消费者,我想知道大家认为众筹生态系统中扮演的角色是怎样的。是帮助投资人发现更好的硬件项目,还是把环境搞得很乱,释放很多错误的信号。

张庆文:众筹是个人初创的企业,众筹的平台上主要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展示产品,第二个目的是来确认是不是可以获得后续的费用。从投资者的角度,我们做企业投资一般不会投众筹型的企业,不管是团队的实力和资金的实力都跟不上,你做得很好,但是因为后面跟不上项目就流产了。

骆轶航:最后一个问题,最近有创业团队在埋怨巨头,我本身态度很中立,我想知道从大家去投早期的初创公司的角度,怎么看待这些巨头或者是跟风或者是学习的问题,这个事的分寸在哪,大家怎么看待这些公司布局、跟风、借鉴和带给创业者的感受?

杨世毅:自由的市场竞争能够把好的团队留下来,能力不太强的团队清洗掉,这是正常的商业规则,没有什么可以去指责的,做社交腾讯做得很好,但是陌陌也做起来了,一个非常容易被拷贝的,没有技术门槛,没有数据挖掘价值的我倾向于不投。

高健凯:有巨头在竞争是好事,团队创业初期的时候应该考虑到这样的可能性,什么事情是适合于团队做、什么事适合于巨头来做,很多巨头做决策的过程是比较冗长的,要想清楚哪些专业的技能是巨头手上没有的,了解巨头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是很重要的。

张庆文:企业的角度,不管巨头怎么样,也不是赢者通吃。亚马逊的公司足够大,但是在软件和整个数据分析全球是老大,可是做了几年的硬件不成功,硬件和软件架构和产业链各方面测试的条件都不一样。所以关键是要定位好自己在某个细分领域找准自己的位置,要找准你要卖什么客户。不可能通吃,,把东西做得足够好,把渠道和营销做得足够好还是可以打出一片天地。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