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C2014# 智能家居,要不要做平台?

智能家居是未来创新一大热点,那么当前互联网或者硬件厂商都是基于哪些想法切入这个新兴领域?当诸多参与者都想着做平台时,每一家又都是如何思考平台间竞争的?未来,如果你可以选择的话,你最想要家居场景是什么样的?在PingWest SYNC 2014北京活动上,我们邀请了海尔商用产品开发部部长国德防、虫洞语音助手CEO俞志晨、Broadlink CEO刘宗孺、墨迹天气(空气果)副总裁姜川以及北极光创投Analyst陈粲然一起讨论了这些话题。

陈粲然:大家分别介绍一下产品切入智能家居行业的背景吧?

姜川:墨迹最开始做的是一款天气预报应用,现在有接近3亿用户,根据我们统计的情况看,用户一般是在需要出行时才会用墨迹天气,但大多数时候用户只有25%时间是在户外,剩余的75%在户内。这样墨迹天气app只服务了用户25%的时间。在互联网开始向智能硬件方向发展的时候,我们也在想怎么把软件端的用户倒流到硬件。

国德防:互联网带给我的冲击很大,今年我已经来北京参加了很多互联网行业的活动。对于海尔来说智能家居是关乎未来生死存亡的一次变革。基于这些考虑,我们选择做星盒这个平台,以后各种各样的家电产品都可以接入到这个平台上。

俞志晨:虽然我们是做语音助手的,但语音只是途径和交互方式,智能家居需要的是一套软硬结合的产品,所以未来我们也会跟海尔这样的公司合作,一起来提供一整套软件、硬件相关的产品。至于是否会自己做硬件,暂时还没有这样的想法。我们自己倾向于认为智能家居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依然有很大的变革空间。

刘宗孺:我们对智能家居的思考是:第一,设备首先要联网,但联网后也不能叫智能,只是说可以远程控制;第二,首先要保证互联互通,而且是连接足够多的厂家;第三,把AI和数据挖掘引入智能家居产品,让它们能真正帮助人做判断,人不再需要参与其中。当然,现在Broadlink还在做最基础的工作——让它们互联互通。

陈粲然:宗孺刚才提到智能硬件要相互连接,但现在有两个状况,其一是每一家都想成为平台;另外一点是,一些比较大的,无论是传统领域大的公司,还是像小米这样的公司,它们会借助平台的力量做一些连接的初创型公司和合作伙伴的事情,所以我想听一下你们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如何思考,如何去想办法连接更多的产品跟用户?

刘宗孺:我们一开始就定位绝不做平台,我们想的是做中间的纽带,平台只有像Google、苹果这样的公司才做的起来,比如来说,我们会分别和苹果、微信这些厂商合作。对于苹果来说,它也没办法把那么多产品都接入到自己的平台上,所以这中间需要一个纽带。

国德防:对于海尔来说,不做平台就意味着成为代工厂,所以平台海尔一定要去做,但具体怎么做,还要基于用户需求来挖掘。在未来,或许软件和硬件可以互为平台,大家可以相互使用这些东西。

姜川:平台有两种类型,第一是通过产业化带来的平台,如比PC互联网化、移动互联网兴起,每当遇到这些时期都会诞生一些平台。还有一个就是用户带来的平台,比如通过某一个应用形成平台。第一种非常难,因为需要时代机遇;但第二种只要有好产品都是可以实现的。现在墨迹有3亿用户,希望能做出一个和健康、生活相关的差异化平台。

陈粲然:志晨他们做的虫洞也是一个平台,只不过基本不会和智能硬件发生冲突,但他们最大的挑战其实来自于智能语音这件事情,大家说了很久、炒得很热,但我们也知道用户离和智能设备用户还比较远,在现在的状况下,你们和智能设备合作会考虑一些具体的、比较实用化的产品么?

俞志晨:2012年Siri刚出来时,智能语音这个领域很火,但由于这类产品并没有人想象的智能,所以2013年就开始降温了。不过虫洞却一直在这个领域慢慢积累。一开始大家都停留在功能层面,但未来人工智能的终极目的是颠覆人本身,当然这需要有一个周期不断去完善。

陈粲然:简单描述一个让你个人生活更高效、舒服的未来智能家居场景吧?

姜川:如果我们把人作为一个生物的个体的功能延伸出来,一个很大的生物生态环境之中。未来应该是生物化的生态化的。

国德防:满足一切需求,人想要什么智能家居产品就能给你什么。

俞志晨:所想即所得,用户甚至不需要再说出来。

刘宗孺:做一个无感的家。传感器和AI技术就像是人体的自然延伸,人不用做什么就可以获得最舒适的感受。

订阅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