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科技VR负责人罗子雄谈了他眼中的VR,但对自己在做的事守口如瓶

和一开始就“昭告天下”的手机相比,锤子的VR项目太低调了。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公众都是从招聘信息里猜测锤子在做VR。7月15日,在极客公园举办的奇点·创新者峰会上,锤子科技VR项目负责人罗子雄第一次对公众谈了他对VR的理解。

行业定义者和追随者出现后,VR才会真正普及

“VR、AR、MR(混合现实)、CR(影像现实,早期Magic Leap的说法),我不知道未来还会出现什么R,但它们都可以被称为HMD设备,头戴显示器。”罗子雄认为每一次信息平台的更迭也是显示平台的更迭,而头戴显示器会是人类的最后一块屏幕。

从石头、纸张、电视到电脑、手机,人类发展史上一直难以兼顾显示设备的便携性和显示面积,直到头戴显示器的出现,“它可以移动,而且一上来就是360度的显示画面,已经是最大的显示器。”

虚拟现实其实不是一个新概念,早在1968年,伊万·萨瑟兰就做出了世界上第一台虚拟现实设备“达摩克利斯之剑”,而罗子雄把任天堂在1995年推出的商业化产品Virtual Boy作为现代虚拟现实设备的开端,如此算来,虚线现实的商业化开发已经21年。

任天堂1995年推出的Virtual Boy

任天堂1995年推出的Virtual Boy

参考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的发展,罗子雄认为头戴显示器也会经历三个阶段:首先出现一个行业定义者,这个定义包括软件、硬件、SDK和输入设备,例如苹果的Maciintosh电脑、iPhone,这个阶段的定义者一定是封闭的;定义者出现后,会出现一个跟随者,就像微软的Windows、Google的Android,跟随者会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定义者和跟随者出现后,这个行业才会真正普及开来

从一个产品发明到出现一个定义者往往需要很长时间:个人电脑经历了13年,智能手机经历了14年,头戴显示器虽然已经走过了21年,但依然没有出现一个定义者。

阻碍VR发展的四个限制

罗子雄认为,虽然Oculus、HTC Vive有可能成为封闭的行业定义者,但总体上,我们还处在非常早期的不成熟阶段,目前主要有四个因素制约头戴显示器的发展。

1. 没有统一的交互系统。HTC Vive、Oculus、PS VR,以及移动端的Gear VR是四种完全不同的交互设备。与之相比,个人电脑的交互设备是统一的鼠标、键盘,而智能手机是基于Multi-Touch(多点触控)的显示屏,输入设备变成了手指和触控笔。

2. 没有统一的操作系统。DayDream是Google推出了VR操作系统,Google希望它能成为虚拟现实的Android系统,不过目前来看,这一目标还远未达成。HTC Vive、Gear VR、PS VR,包括还未入场的苹果,它们都有自己的VR操作系统。这无疑会增加开发者的负担,阻碍VR的普及。

Steam为HTC Vive推出的操作系统SteamVR

Steam为HTC Vive推出的操作系统SteamVR

3. 硬件指标限制。硬件限制主要来自显示器的分辨率和处理器性能,现在,主流一线VR厂商的屏幕分辨率是2160×1200,但是分配到每个眼睛的只有一半,就是1200×1080。“更糟糕的是,实际上肉眼接受的极限分辨率是730×730,这是什么概念,在2016年的今天,我们的VR设备能够看到的像素等于1998的15寸CRT的显示器”。

另外,处理器性能也是一大限制条件。即使在上述像素条件下,处理器消耗而性能依然是1080P显示器游戏计算画面的2.1倍,而这还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数据。现在,全世界只有3%的电脑能满足VR的基本需求,1%的电脑能满足理想需求。

4. 人类自身的限制。主要指人类对一种完全不同的体验可能产生的晕眩、困惑和恐惧。

“虚拟现实首先做的事情是拷贝现实,然后超越了现实。我们可以飞翔可以到任何地方看到任何事物,我们感觉是万能,但大脑和肉体还是一个原始人。我们看到的画面在飞翔,但是屁股告诉你坐在凳子上,这个结果会让你非常晕眩,恐惧感更强,曾经的恐惧感来自前方45寸的屏幕,现在恐惧感来自四面八方,360度的恐惧。”

锤子的VR会是怎样的?

被问到锤子VR的问题时,罗子雄选择了回避,他拒绝透露任何关于具体产品、发展方向的细节。不过,从过往信息以及罗子雄的演讲,我们也可以做出一些合理推测。

2015年7月,罗子雄在微博上发出了一份招聘启事,表示要做一件“有挑战的工作”。招聘职位大多和游戏有关,当时普遍的猜测是锤子也要做游戏了。

不过,当时的招聘启事有两个细节:第一,它是一个独立于锤子日常招聘的页面(black.smartisan.com),从域名来看,它也代表着锤子的“黑科技”;第二,招聘职位中还出现了“光学工程师”,职责是“建立起光学试验的设备和设施方法,采集数据,并设置测试集”,正是这个职位让人第一次把锤子和VR联想到了一起。

锤子的“黑科技”招聘页面所用的背景图

锤子的“黑科技”招聘页面所用的背景图

罗子雄证实,锤子确实是在2015年正式进入VR行业。从当时的这份招聘来看,锤子很有可能把重心放在为虚拟现实设备开发游戏上。

VR产业的上游是数十年如一日改变显示效果和性能的计算机图形学家、芯片厂商、显示器厂商们,而游戏开发更多是比拼创意,从Smartisan OS来看,审美、创意或许正是锤子擅长的。

不过,还要考虑到的是,几年的发展过程中,虽然为供应链交足了学费,但锤子已经具备了在合理时间内生产出合格硬件产品的能力,推出自己的VR硬件产品,也并非不可能。

在罗子雄看来,HTC Vive、Oculus可能成为VR行业规则的定义者,就像当年的苹果。同时,在一个行业非常早期的阶段,即使无法成为定义者和追随者,创业者也有很多机会,“伴随Windows的发展,也诞生了Adobe、Autodesk这样伟大的公司。”

你觉得锤子有可能成为VR行业的Adobe吗?

订阅更多文章